◎ 顏維婷/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政治學博士候選人

 

7月9號,人口兩億四千五百萬的印尼人(其中合格選民有一億九千萬人)選出下一任任期五年的總統,這是印尼人第三次直選自己的總統。投票於7月9日下午一點結束,目前正進行開票,正式的結果7月22日才會出來。不過根據印尼國內可靠的快速計票(quick count)顯示[1],Joko Widodo (人稱Jokowi, 二號候選人)將以52%左右的絕對多數當選印尼總統。

一路走來,這場總統大選的激烈程度遠遠超乎各界預期;兩位候選人的民調由原先差距將近20%到最後不分軒輊。選前,國內可靠的民調中心甚至拒絕公布最新民調數據,就怕影響大選結果。這場選舉結果不僅關乎印尼未來的民主進程,更關乎亞太地區未來的區域和平與民主前景。為何印尼此次的選舉事關重大?我們又該如何理解印尼這次選舉及其意義?

 

兩位截然不同的候選人

1

註解:參選的兩組候選人、政見、其各自所代表的政黨群
資料來源:筆者

原本,這是場選情一面倒向Jokowi(二號候選人)的選舉。Jokowi是一位迅速竄起的政治明星。他的政治資歷很淺,來自於中爪哇省(Central Java)的Solo市,原本是位賣家具的商人,2010年當選該市市長後,因其廉潔形象、具魄力的政治手腕和執行力,迅速在印尼竄紅。2012年他更挑戰首都雅加達(Jakarta)成功,擊敗時任的執政者成為雅加達首長。印尼人常笑稱Jokowi就像是印尼的歐巴馬,替印尼政壇帶來一股清流。雖然Jokowi 2012年9月才當選雅加達的首長,但其所擁有的影響力和民意基礎,讓各界自2013年中起就視Jokowi為熱門的總統候選人。若Jokowi當選,他將成為印尼第一位在威權時期(1966-1998)結束後才開始參政的總統。

相較於Jokowi代表政壇新力量,另一位候選人則是已在政壇打滾超過30年的Prabowo Subianto。與印尼大多數台面上的政治人物相同,Prabowo是政壇的舊面孔。Prabowo的父親是早期強人統治者蘇哈托(Suharto) 重要的左右手; Prabowo自己則是Suharto的女婿,軍人出身,在威權體制時期靠著蘇哈托庇護擔任重要軍職,也因威權時期各式尋租(rent seeking)機會而極其富裕。換句話說,Prabowo是來自「舊」政治的一個典型代表,而其在選戰中也刻意塑造強人形象,不管衣著乃至語言的選擇,都讓人聯想到印尼早期的強人政權。在Prabowo從政的歷程中,曾發生多件違反人權的爭議事件,包括派兵鎮壓亞齊省(Ache)與東帝汶(East Timor)的獨立運動。其中一件至今仍為人詬病且在選戰中受到攻擊的事件,是1998年5月亞洲金融風暴後,蘇哈托準備下台之際,Prabowo綁架了若干支持民主的民運人士,很多人至今還下落不明。那次事件也讓Prabowo在蘇哈托下台後被迫退役,遠走他鄉自我流放至約旦(Jordan)。

這是印尼史上第一次出現兩位背景截然不同的候選人,前兩次總統選舉(2004和2009年),總統候選人多少都與「舊」政治有一定關聯。這次總統大選,Jokowi代表政壇新面孔,挾著親民的形象,競選活動開跑後,民調穩定地維持在40%以上。普遍來說,國際社群也一面倒支持Jokowi。原因無他,Prabowo過往破壞人權與反民主的紀錄讓各界對他的基本價值多有疑慮;例如,若Prabowo當選,他是否會願意繼續支持民主體制[2]?然而,過去二個多月競選期間最令各界吃驚的,是Prabowo快速竄升的民意。Prabowo原本不是一位具威脅性的候選人,他的民調在4個月前還只有15%,但其民調在過去兩個月上升了將近20-30%;反觀Jokowi則持續在45%左右,甚至還下降了一點。

 

Prabowo支持度攀升的根源與意義

Prabowo開低走高的民調著實讓國內外各界吃了一驚。撇開兩組候選人競選的風格與策略(一般普遍認為Prabowo的團隊較具組織力,而Prabowo本人也比Jokowi更擅長發表演說),急速攀升的支持度透露著有不少印尼選民仍舊支持 總統候選人=強人 的形象,特別是對於住在鄉村地區教育程度與經濟程度都較低的人,Prabowo訴諸的強人領導形象符合他們對統治者的想像。另一相關的原因,則是Prabowo獲得較多政黨支持[3],特別是四個主要穆斯林政黨,有三個支持Prabowo。較多政黨支持隱含兩個意義:其一,對於社經程度較低又地處偏遠的人民來說,政治離他們的日常生活很遙遠,他們很容易用已知的政黨與組織作為「資訊捷徑」(information shortcut)來幫助自己做選擇,而非主動去比較個別候選人的政見[4]。其二,較多政黨支持形同較高的動員能力;在印尼的脈絡裡,很多時候較高的動員能力仍與買票賄選脫不了鉤。就筆者在當地的所見所聞,這次大選前在非都市的偏遠地方,一張選票的價格大概可以喊到5萬至10萬印尼盾(Rupiah)之間(大約150到300元台幣),以印尼最低工資(每月)只有約莫5000元台幣上下的標準來看,「賣」一張票可賺的錢不少。

換句話說,帳面上Jokowi與Prabowo的支持度反映的是更深層印尼選民結構的成熟度與人民對民主的詮釋;這場選舉變得不僅是一場總統選舉,而是印尼人民如何想像與決定這個國家民主未來的走向。究竟,人們是對於強人統治仍有一定期待?還是願意替印尼的民主選一條新出路?

 

走在十字路口的印尼

無論如何,選前幾天不分伯仲的民調結果都已替這場選舉添加了許多變數,迫使印尼站在民主的十字路口上。緊繃的選情預見了大選可能出現兩種結果:第一種情況是Prabowo最終超越Jokowi贏得總統大選,印尼將獲得短期的平靜,但長遠來看,Prabowo是否願意並持續支持民主體制是一個很大的問號;第二種情況是,Jokowi將以些微差距贏得選舉,Prabowo並不一定會接受,相近票數將造成短期內社會的動盪,但動盪平息後,長遠來看印尼的民主體制將更進一步的扎根。

5

註解:選舉當天的投票實況。最後兩張照片顯示,在將票投進票匭後,須將手指染上紫色染料(24小時內不會掉色),以證明完成投票,這是為了防止選民多重投票。除此之外,附上選後 唱票過程實況短片。資料來源:筆者

 

目前看來,印尼正處在第二種情境中。可靠的民調中心快速計票皆顯示Jokowi以至少4%的差距領先對手,只是由於正式結果還未出來,一切仍是未定之數。不過,Prabowo顯然不想輕易認輸,因此在選舉結束後的當晚,發生了兩位候選人同時宣布自己當選的奇妙景象。往前看去,從現在至22日正式結果公布的這十幾天極其重要。印尼必須全力防止選舉舞弊發生,尤其要防止票匭在運送與向上加總的過程中出現舞弊(這是被評為最有可能發生舞弊的環節)。倘若最終結果真是Jokowi獲勝,則印尼民主進程的責任則無可避免(也有點諷刺)地落在Prabowo身上。如果Prabowo真如他自己所宣稱是民主制度的支持者,那麼承認敗選並呼籲選民理性、維持國家和平,將會是他展現支持民主體制的絕佳機會;只是,國內外各界皆擔憂他是否願意輕易承認敗選。若其最後仍拒絕認可Jokowi當總統的正當性,以Prabowo的動員實力,屆時對印尼將是一場災難。另有一種較佳的情境,是於快速計票領先4%的Jokowi,能在最終選舉結果上拉大自己跟Prabowo的差距,越大的差距就越能確保選舉的正當性,減少政局動盪的可能性與長度,此結果將會是現狀中的最佳解。

總的來說,印尼無疑正處在民主發展的十字路口上,這場選舉關乎印尼是否能持續深化民主,因此國內外各方皆屏息以待,等著看人民最終期待的到底是怎麼樣的領導人。印尼的民主進程亦關乎東南亞地區未來民主發展的可能性。在東南亞,新加坡和馬來西亞依舊屬於一黨獨大的威權政體,泰國前不久才剛發生史上第12次政變,菲律賓雖然也是民主體制,但一般被認為體制脆弱,唯獨印尼的民主體制令各界驚嘆地越發展越健全。這場選舉結果將影響印尼民主未來的方向,作為世界第三大民主國家與第一大穆斯林國家,大家都在等待並期待最好的結果。

 

印尼小簡介:

印尼於1945年獨立,為總統制國家,於1998年蘇哈托(Suharto)下台後成為民主國家。在亞洲金融風暴前,歷經長期威權統治,尤以1966年至1997年蘇哈托領導的新秩序(New Order)時期最為著名。蘇哈托下台後,經過幾年由人民協商會間接選出總統,自2004起年正副總統改由全國人民直選,連選得連任一次,任期一次五年。

目前的總統蘇西洛(Susilo Bambang Yudhoyono)是第一次由人民直選出的總統,今年10年任期屆滿無法再選。印尼的國會選舉與總統選舉舉辦在同一年,國會選舉結果會影響各黨是否有提名總統候選人的資格。

合格的總統候選人必須符合下列任一條件:其所屬政黨獲得國會至少20%的席次;其所屬政黨獲得至少25%人民的選票(25%的選票並不一定會全部轉換成席次)。


[1]:印尼國內有多家民調中心,最具公信力的民調中心只有兩家,分別是CSIS-Cyrus Network與Saiful Mujani Research and Consulting,而這兩家民調中心的出口民調皆顯示Jokowi將贏得本次總統大選。

[2]:各界對於Prabowo是否真心支持民主體制一直存疑,這也成為選戰話題之一。數周前一場公開座談中,Prabowo一句「直接選舉可能不適合印尼的文化」,引發各界撻伐,雖然競選團隊事後出面解釋,卻也無法化解國外各界對Prabowo的不信任感。相關新聞請見: http://www.thejakartaglobe.com/news/direct-elections-un-indonesian-prabowo/

[3]:Prabowo為何會獲得較多的政黨支持與印尼現存盤根錯節的政經利益有關。對於目前的既得利益者來說,相較於Jokowi這位政治新人,Prabowo的勝選較容易幫助他們鞏固現存的政治利益。

[4]:2012年Pepinsky, Liddle與Mujani的研究顯示穆斯林只有在不清楚各政黨政策時,才會投票給穆斯林政黨,利用穆斯林政黨來當作「資訊捷徑」。更進一步的資訊請參閱:http://onlinelibrary.wiley.com/doi/10.1111/j.1540-5907.2011.00570.x/abstract

接收最新文章訊息,歡迎支持菜市場臉書專頁訂閱 RSS

本文採用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4.0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顏維婷 民主的關鍵時刻:印尼總統大選分析 (引自菜市場政治學 http://whogovernstw.org/2014/07/10/wei-ting-yen-1/)

民主的關鍵時刻:印尼總統大選分析
Tagged 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