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 / 許韋婷、蘇純郁                   ◎ 圖表 / 陳一仁

 

澳洲的天然礦產豐富,地廣人稀,其實是一個最有資格開發核能的國家。他們擁有豐富鈾礦,分別坐落於昆士蘭,北領地,和南澳。近十年來,每年鈾礦 (U3O8) 產量均超過 7000噸。然而,即使澳洲擁有極佳地利開發核能,卻只有一次興建核電廠的案例。當然,這個開發案後來仍宣告失敗。

20150823_p3

Nuclear power plant in Korea. Source: IAEA

 

還沒開始就被立法禁止的核能發電

在1969年,澳洲政府提案在新南威爾斯州南邊,靠近澳洲首都特區的傑維斯灣 (Jervis Bay) 興建第一座核電廠。此核電廠計畫供給新南威爾斯州和澳洲首都特區的用電,並提煉鈽金屬 (Plutonium) 以開發核武。當年的總理戈頓 (John Gorton) 承認:「我們有意興建核電廠,是因為這項建設不只能供電給大眾,也可以在興建後再決定是否要開發核武。」但此項提案被 1971 年新上任的總理麥克馬洪 (William McMahon) 以建廠和營運的預算編列、反應爐技術有困難,以及對於是否發展核武存疑為由,延遲實施一年。一年後,由於上述疑慮仍未能解決,內閣決議不再考慮此提案。

1998年,澳洲更進一步立法通過「澳洲輻射防護與核安法案 (Australian Radiation Protection and Nuclear Safety Act 1998 )」,明文禁止興建或營運各項核能設施,包括製造核燃料的工廠、核能發電廠、核燃料 (鈾) 濃縮廠,及再加工處理廠。儘管如此,2000 年後仍有部分人士認為核能相較於火力燃煤發電,是相對乾淨並可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能源,運用核能以取代燃煤發電的政策與評估報告在國會也不斷被提出

 

發電方式多元,但火力燃煤發電高占九成

2011-12年間,火力燃煤發電仍占全國總發電量的 90.6%,其中包含煙煤 (Black Coal) 47.4%、褐煤 (Brown Coal) 21.7%、天然氣 19.3%,石油及其他約各占 1%。再生能源雖只占總發電量的 10%,仍可細分出水力發電 (5.5%),風力發電 (2.4%),生質能發電 (0.9%),及太陽能發電 (0.6%)。

燃煤發電是澳洲目前最主要的發電方式,也是溫室氣體排放的最大元兇。因此,澳洲在煤礦的處理與發電上,已採用多項淨煤技術 (Clean Coal technology) 來改善燃煤的效率,與降低數項汙染源、廢水,以減少對環境的傷害。其中一項開發中的碳封存技術 (Carbon capture and storage, CCS) ,被認為可以達到真正零污染排放。澳洲現有的燃煤發電廠,目前已有四座導入淨煤技術,昆士蘭州及維多利亞州正在興建擁有最新淨煤技術的發電廠,其他各州也有類似提案。

 

調整能源政策,加入阻止全球暖化的行列

除了降低燃煤發電對環境的衝擊,澳洲近幾年亦調整其能源政策,以回應國內越來越多人對於「全球暖化」的擔憂,碳稅的實施即為其一。由於澳洲的碳排放量,在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國家中,總排放量排名第二,人均排放量則排名最高,政府一直不願意承諾配合京都議定書,與其他國家一起改善全球暖化與氣候變遷的問題。直到 2007 年工黨執政,陸克文 (Kevin Rudd) 擔任總理後,才正式簽訂京都議定書,並於 2010 年推出碳排放稅 (簡稱碳稅) 的政策,希望藉此達成 2020 碳排放量減少 5% 的目標。

然而,由於事前未與相關產業進行充分溝通,引起民間極大反彈,最後工黨為避免即將到來的大選慘敗,由吉拉德 (Jullia Gillard) 取代其總理職位。但大選後,工黨仍然失去許多席位,最後在綠黨與其他獨立議員的支持下,才勉強組成政府。為了回應綠黨的支持,吉拉德於 2012 年實施爭議性極大的碳稅,對前三百大汙染產業徵收每噸 24.15 澳元的高價稅額。只是,該政策才實施一年,就被回鍋擔任總理的陸克文宣布將提前一年取消,以挽救工黨的聲望,但最後仍不敵宣布只要贏得大選就馬上取消碳稅的自由黨艾伯特 (Tony Abbott),於去年九月失去政權。艾伯特擔任總理沒多久,即於今年三月提案廢除碳稅,但在參議院被工黨與綠黨的聯手擋下,目前僅能等待之後參議院改選贏得多數席次後,才有可能成功廢止。

 

穩健發展再生能源,降低對環境的傷害

相較於命運多舛的碳稅,再生能源的投資與相關政策則順利許多。2009年,政府即成立「再生能源中心 Australian Centre for Renewable Energy (ACRE)」,在 2012 年併入「澳洲再生能源處 Australian Renewable Energy Agency (ARENA)」之前,掌管超過 200 億台幣的預算,推廣再生能源的技術研究與使用。ARENA 則在 2012 年開始,整合再生能源中心、澳洲太陽能研究所 (Australian Solar Institute) 以及資源、能源與觀光部 (Department of Resources, Energy and Tourism) 的相關研究工作至今,使得澳洲的再生能源研發處於領先地位。

除此以外,政府還設置許多機構與擬訂相關規範,全面發展與推廣再生能源 (見圖一),並 在開源之餘,也有許多提升能源效率的節能策略 (見圖二)。在政府的推動下,澳洲現已開發所有的水力發電,並有超過 100 座運轉中的水力發電廠;在適合發展風力的西南方、南方與東南邊界設立發電廠,近幾年為成長最迅速的再生能源;運用甘蔗渣、垃圾掩埋氣、木材廢料、木漿黑液(black liquor)、能源作物、農產品、都市固型廢棄物 (municipal solid waste) 等資源進行生質能發電,且因具有氣候、農業科技及自然資源的優勢,未來有不可限量的潛力。而太陽能發電在政府鼓勵下,目前更廣泛地運用到許多家庭上,有些裝置太陽能光電系統的用戶,不僅發電足以提供居家使用,更有剩餘電力可賣給政府,成為家庭額外的收入。

圖ㄧ:澳洲能源相關單位對照表
圖ㄧ:澳洲能源相關單位對照表

 

圖二:澳洲節能策略一覽
圖二:澳洲節能策略一覽
自由黨政府預算刪減,影響再生能源未來

不過自由黨政府去年五月公佈的預算,卻刪減了幾十億台幣的再生能源相關經費;且為了節省更多經費,領導再生能源研發的ARENA 也將被併入工業部門 (Department of Industry),前景堪慮。許多關注再生能源政策的單位,包括首當其衝的 ARNA、再生能源最大的提供者 Infigen,推動相關法案最力的綠黨皆同聲表示反對,並正尋求民眾連署支持,向國會施壓,駁回預算刪減的計畫。這些再生能源的支持者們認為,預算的刪減將使許多進行中的研究被迫中止,澳洲不僅將因此失去相關科技的領導地位,也將更難達到原先設定的降低碳排放量目標。澳洲在能源政策上將走回頭路,還是持續邁步向前,預算的刪減與否影響甚鉅。

原文刊載於島國連線INA


參考資料與延伸閱讀:

一、能源政策相關報告與法規資料

二、各類能源介紹與統計資料

‘Clean’ coalHydropowerWind energyBioenergySolar energy

三、媒體報導與民間報告

接收最新文章訊息,歡迎支持菜市場臉書專頁訂閱 RSS

本文採用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4.0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蘇純郁 許韋婷 澳洲-擁有得天獨厚的核能發展條件,卻選擇放棄的國家 (引自菜市場政治學 http://whogovernstw.org/2015/08/23/wei-ting-syu3/)

澳洲-擁有得天獨厚的核能發展條件,卻選擇放棄的國家
Tagged 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