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榮峰/澳洲國立國家大學戰略及外交雙碩士


12325172_10153300995797852_33058327_n

1989年當時的匈牙利總理米克洛許內梅克(Miklós Németh)。圖片:2015世界公視大展提供。

 

柏林圍牆的倒塌,被視為冷戰結束的歷史道標。

然而,卻很少人知道,讓鐵幕驟然崩解的蝴蝶效應,究竟從哪裡颳起?

 

《1989》這部丹麥紀錄片找到了散落在四個關鍵時空的歷史線索,幫觀眾推敲課本上找不到的鐵幕秘辛;甚至,關係到現代德國對待敘利亞難民的態度,以及俄羅斯「教訓」喬治亞和烏克蘭的方式。

原來這一切從上個世紀就開始。

 

12299787_10153301004452852_1305018824_o

鐵幕中東歐的相對地理位置,由左而右分別為東德、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羅馬尼亞。圖片:2015世界公視大展提供。

 

1956年10月底,布達佩斯,匈牙利十月革命爆發。

接連幾週,蘇俄軍機坦克壓境,強力鎮壓撲滅革命,兩年後當時匈牙利總理被以「叛國罪」處死。一個五歲男孩,米克洛許內梅克(Miklós Németh),則在全村唯一一台收音機前,靜靜地將這些都聽進了心中。這位男孩可能沒想到,未來有一天也被迫要為匈牙利的未來做出艱困的選擇

 

1989年8月上旬,匈牙利西境,東德難民潮。

近十萬東德難民在夏日湧入匈牙利,布達佩斯及西境邊界到處充滿帳篷,東德人口中不斷喊著感謝匈牙利。莎菲和先生華納柯特也加入了這個遷徙,希望能到西方追求自由安全的生活。

 

1989年8月底,莫斯科,克里姆林宮與西德政府熱線。

蘇俄領導人戈巴契夫向西德總理赫莫特柯爾((Helmut Khol))說了句「匈牙利總理是個好人」之後,悄悄掛上了電話。幾天後,匈牙利宣布開放邊界,24小時內從奧匈邊界湧向西方的東德難民就高達三萬人;匈牙利成為蘇聯鐵幕第一道破口。

 

1989年11月9日,東柏林,柏林圍牆開放。

東德共產黨政治局委員夏波夫斯基(Guenter Schabowski) 一時口誤,導致柏林圍牆開放,東德民眾迅速湧入西德,蘇聯在幾個月內全數瓦解。此前兩個月,東德試圖關閉前往匈牙利的交通動線,引發東德境內連續兩個月大規模暴動。

 

12277179_10153300995812852_800517233_n

根杜拉莎菲(Gundula Schafitel)曾是逃到匈牙利的東德難民之一,她的不幸卻意外地改變了整個世界。圖片:2015世界公視大展提供。

 

為什麼是匈牙利?

1950年代,時任匈牙利總理的納吉·伊姆雷 (Nagy Imre)在經濟上企圖推動部分市場經濟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在政治上則透過本土民主轉型來擺脫蘇共對匈牙利的控制。

只可惜類似的經濟改革早了鄧小平三十年、民主轉型早了李登輝四十年,不見容於當時的蘇俄。伊姆雷卻相信了蘇共「會放過匈牙利民主轉型」的承諾。

1956年反對史達林共產極權主義的「匈牙利十月革命」爆發,蘇聯軍隊趁機入侵匈牙利國首都布達佩斯「鎮壓」,直接清除匈牙利民選政府,並扶植親共政府上台,1958年6月16日,將伊姆雷以叛國罪處以死刑。

收音機前的男孩內梅克,後來成為了一位經濟學家,並成為鐵幕崩潰前,共產匈牙利的末代總理。

這位純粹被委任收拾計劃經濟失敗殘局的看守總理,在政府帳上發現一筆秘密支出後,意外槓上匈共領導人、進一步周旋在蘇共與東西德總理之間,最後因為一個東德難民華納柯特之死,決定冒險引爆東德壓力鍋,終於推倒了柏林圍牆。

究竟,五歲時在廣播中聽到伊姆雷「選擇與匈牙利人民站在一起」的內梅克,後來面對了什麼艱難的抉擇?

當內梅克突然發現自己成為了另一個伊姆雷,他該如何在「槍桿子出政權」、「黨高於政府」的共產匈牙利堅守良心?在「保護匈牙利」跟「保護東德難民」之間,又有哪些關鍵時刻促使他下定決心維護人權?

《1989》觸及了許多政治議題,冷戰、權力鬥爭、白色恐怖、轉型正義等‧‧‧‧‧從關鍵個人的角度去反推蝴蝶究竟是何時揮動了翅膀,推動了時代的巨輪。

 

如今,俄羅斯、匈牙利、德國、難民等關鍵字組合,再次隨著敘利亞危機躍上媒體版面,令人不禁覺得恍如隔世,看完這部紀錄片,或許你會跟我一樣驚訝,原來1989的鐵幕離我們並不遙遠。

接收最新文章訊息,歡迎支持菜市場臉書專頁訂閱 RSS

本文採用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4.0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蔡榮峰 在崩潰前哼著歌,屬於每個自由靈魂的匈牙利1989 (引自菜市場政治學 http://whogovernstw.org/2015/11/29/jungfengtsai7/)

在崩潰前哼著歌,屬於每個自由靈魂的匈牙利1989
Tagged on:                     

4 thoughts on “在崩潰前哼著歌,屬於每個自由靈魂的匈牙利1989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