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民主論:菁英政治會比民主政治還要好嗎?

反民主論:菁英政治會比民主政治還要好嗎?

羅爾斯、佩迪特、審議民主論者、廣大覺醒公民…… Brennan在這本最新著作中,一次挑動所有民主擁護者的敏感神經,開宗明義對民主政治提出尖銳質問:「我們真的希望人們參與政治嗎?在多大程度上,人們『應該』被允許參與政治?」於此,他展開對民主的批判,並辯護某種「賢者統治」(epistocracy)作為民主制的替代方案。Brennan精準地打擊了民主擁護者對於民主政治過於簡化的想像或假設,迫使他們必須正視這些對民主的挑戰,修正自身對民主的認識。

川普與沒有健保的人《執政第一天之後:川普勝選對於ACA的意義》摘要與簡評

川普與沒有健保的人《執政第一天之後:川普勝選對於ACA的意義》摘要與簡評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在選前的發言曾表示,若他當選,就任第一天要做的事情當中就包括要求國會全面廢除歐巴馬健保(Patient Protection and Affordable Care Act,ACA)。這個在2010年通過的法案可說是歐巴馬任內最主要政績,但這法案卻也是許多共和黨人及保守派公民的心頭之恨,他們認為此法大大限制了人民的自由和利益,從2010年通過到現在許多州政府已經狀告聯邦政府多次ACA違憲,自然這會成為川普訴諸的主要政見之一。如今,川普當選了,他可以如何對ACA下手呢?

健康可以買得到嗎?日常用詞的政治

健康可以買得到嗎?日常用詞的政治

這篇討論的目的只是要強調,使用「購買健康」來描述健康政策的目標是帶有立場(且對筆者來說非常危險)的修辭,而不是中立的陳述,因為在其背後蘊含的是我們對於「健康」本質的想像,以及相應的對於國家健康政策角色的期待。最後,對於公共衛生從業人員、研究者及學生來說,更應警覺到,公共衛生之所以為「公共健康」(public health)而非集合健康(aggregative health)的意義,以及這個領域的歷史起源為何。

是你的、是我的、全民健保?

是你的、是我的、全民健保?

根據新聞指出,行院內政委員會去年9月初審通過《兩岸關係條例》第22條修正草案,將陸生來台「停留」改為「居留」,以便讓陸生符合《全民健保法》居留滿6個月就強制納保的資格。未來法案若三讀,陸生納保後保費將比照現有外籍生,自付6成(每月749元),政府補助4成(每月5百元)。本案即將在2015/11/27週五交付立法院院會表決。本文作者提出了幾個問題,希望供讀者們參考這個事件背後代表的意義,並且持續展開對話,以期待能有更合理永續的全民健保政策。

下一個二十年?全民健保的改革與永續2

下一個二十年?全民健保的改革與永續2

在本文第一篇(連結)當中,作者討論全民健保的定義,以及保險負擔分配不公平的問題。本文第二篇將討論的是:「世代分配與連帶感」、以及「基層醫護發聲不足」兩大問題。作者希望藉由這些討論,讓讀者們對於台灣健保能有概括性的認識,對於健保衍生的各項議題也能有個討論的參照點。

下一個二十年?全民健保的改革與永續1

下一個二十年?全民健保的改革與永續1

全民健康保險(National Health Insurance, NHI)是什麼?是你每個月的薪水被扣一項的健保費、是你老闆的人事成本、是政府的良法美意(與社福支出兼財政赤字)?是在出事情的時候,保障你能以可負擔的(甚至便宜的)價格及時取得醫療服務的政策?另一方面,對於幾乎所有醫療工作者來說,健保卻又好像是萬惡的根源,像是醫護過勞、照護品質降低、急診壅塞、藥物退出台灣市場、專業失去自主性,凡此種種似乎皆可歸咎健保,「健保不倒,台灣不會好」這類口號,已傳誦在許多基層工作者之間。本文分析三個關於健保非常關鍵的問題:「保險負擔分配不公平」、「世代分配與連帶感」、以及「基層醫護發聲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