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稱帝?中共政治「制度化」的背景脈絡和其影響分析

習近平稱帝?中共政治「制度化」的背景脈絡和其影響分析

我們必須要了解到民主與獨裁的不同在哪裡。這是台灣與中國最大的不同所在,也是台灣人能夠保有自己生活方式的最關鍵所在。

獨裁國家跟民主國家最大的不同之一就在於「權力轉移」的方式。民主政治是以人民掌舵票選出公僕,由人民來決定政治權力的代言人和代理商的輪替,以定期的選舉來決定政府首長和民意代表。但獨裁國家通常不會有這樣的設計,政權轉移往往都是以非法手段收場。

關於中共政治的發展對地球來說當然是非常重要的。一方面中國的政治經濟影響力實在太大,它早就深深地影響我們的生活,也影響著全球企業做生意的方式;一方面兩岸如此毗鄰,而且中共對台灣的領土主權野心一直都毫不掩飾,中共就是對台灣民主體制的最大威脅,沒有之一。

以「銳實力」的角度切入:回應《澳洲工作場域中的認同政治》

以「銳實力」的角度切入:回應《澳洲工作場域中的認同政治》

《妥協或激化國族主義?澳洲工作場域中的認同政治》將紐約時報報導的框架,設定為台灣人與中國國國族主義在海外的碰撞。然而,從此時紐約時報的報導本身和報導的時間點來看,比起「台灣人」,「澳洲」也許才是紐時這篇報導的關鍵字,澳洲是最近全球關注中國「銳實力」(sharp power)影響的顯著案例。

威權與憲法

威權與憲法

一般而言,我們認為威權政體中憲法是沒有意義的政治文件,憲法對於任何政府的權責規範或者對於人民權利義務的保障,都不過是沒有實質內容的文字而已。那麼,既然憲法無法約束威權統治,為什麼中國共產黨中央要進行修憲?修改一個普遍認為沒有約束力的文件,究竟有甚麼意義?

中國會打台灣嗎? 中國領導者眼中的理性是什麼?

中國會打台灣嗎? 中國領導者眼中的理性是什麼?

鑒於中國決策模式的不透明,我們沒有辦法知道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們到底如何決定是否對台動武,但是我們可以從過去做學者們關於中國安全政策的研究中推測他們是如何做決策。一般認為,中國領導人往往是「被某種因素推著做決定」,而非先訂定一個明確的目標並且一直向前去。至於那個因素到底是甚麼,學者們的答案約略可以分成三個類別。

檢察權力菁英與內部民主:評檢察官協會的「票選檢察總長」

檢察權力菁英與內部民主:評檢察官協會的「票選檢察總長」

隨著現任檢察總長顏大和任期於今年四月底到期,接任人選一事逐漸引起社會注目。當然也引起各方勢力檯面上和檯面下的角力。這其中最值得討論的應該是「中華民國檢察官協會」即將於1/26所舉辦的「票選推舉檢察總長」。然而檢協會所提出的勾選名單卻不合司法人員人事條例規定,也不是真正檢察體系內部民主的票選。這次票選活動,無疑是檢察體系權力菁英想要繼續複製既得利益的作法。

選舉制度多重要?看看棒協改選就知道了!

選舉制度多重要?看看棒協改選就知道了!

這兩年體育改革延燒,各運動協會在體育署的要求下要改選。但這幾天媒體批露,成員最多、大家最關心的棒球協會,將不甩國體法規定的「限制連記法」,而堅持用自己的「全額連記法」來選出新一屆的理事。選舉不就是投票嗎?不就是得票多的贏嗎?大家幹嘛那麼在意用甚麼選舉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