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狼共舞?台灣民眾對兩岸經貿交流的看法

與狼共舞?台灣民眾對兩岸經貿交流的看法

兩岸經貿交流的熱絡,可能超乎很多人的想像。二○一五年台灣和中國大陸(包括港澳)的貿易總額,約一八八二億美金,居然與世界第一和第三貿易大國美國與日本同年度的貿易總額一九三六億美金相去不遠。全球再找不到另外兩個政治上對立,但經濟上相依相連如此深的政治實體。然而,值得我們關注的是,兩岸的經貿有很高的不對稱性。台灣去年對大陸的出口金額一四三三億美金,占了台灣四成的出口總額,但進口只有四四九億美金,台灣的貿易順差幾乎達一千億美金。由於台灣對大陸經濟的緊密相連和高度依賴,讓很多人擔心大陸會不會以商逼政,要挾台灣在政治上讓步。

從中共領導人的視角來看兩岸:(1) 權力地位的影響

從中共領導人的視角來看兩岸:(1) 權力地位的影響

身為台灣人,無論你是站在統獨光譜的哪一端,都無法否認兩岸關係是台灣生存發展的重中之重,更是每次總統大選最熱門的議題。從1996年總統直選開始,我們可以發現,總統候選人在總統選舉時為求勝選,必然採取「選票極大化」的策略,以爭取最多選民的支持。曾於選舉期間高喊「獨立萬萬歲」的陳水扁,卻於2000年就職時提出讓獨派大為不滿的「四不一沒有」。而2008年競選總統的馬英九也曾於報紙刊出「台灣的前途由台灣人民自己決定」這幾乎與民進黨《台灣前途決議文》訴求相同的文宣。由此可見,總統選舉相當程度影響著台灣總統的兩岸政策。那反觀台灣海峽的另一端──中共領導人的政治繼承是否也會影響他們在兩岸關係上的決策邏輯?

一次理解南海爭議

一次理解南海爭議

馬總統登上太平島的意義是什麼?為什麼他要登上太平島?我國對南海的主張是什麼?為什麼跟中共的主張看似很像(到底誰學誰啊)?關於南海議題,周邊國家現在到底是在爭什麼?為什麼近年來南海爭議再起?菲律賓為什麼要對中國提出仲裁案?這個仲裁案對我們有什麼影響?我們的總統和執政團隊,真的是「護土不力」嗎?相信有不少人看了最近的新聞事件後,都會有類似的疑問。

是你,是我,還是大家的統獨立場都在改變?!(2)

是你,是我,還是大家的統獨立場都在改變?!(2)

在本文的上篇,作者用調查研究的資料告訴大家,不同的世代對於統獨、對於戰爭的看法,都有所不同,然而,到底是什麼因素造成這樣的世代差異呢?從某個時間點的調查資料可以告訴我們當下的民意分布。例如,我們知道台灣的年輕世代整體而言是傾向支持台灣走向獨立,但是,問題在於,在這群年輕世代中是否每個年齡群體的統獨立場都相同?以及,同樣的這一群人成長到不同年齡之後,各自的統獨立場又是如何變化?這樣的問題就很難透過靜態的調查結果來解釋。因此,本文進一步介紹「擬似定群」(pseudo panel)資料的概念及應用。

是你,是我,還是大家的統獨立場都在改變?!(1)

是你,是我,還是大家的統獨立場都在改變?!(1)

各種民意調查結果和研究報告都顯示,不同世代的台灣民眾對兩岸議題的看法有不小的差異。很多人根據這樣的資訊就推論台灣的統獨立場明顯的受到世代效果所影響,他們認為,年輕一代的台灣人對兩岸關係的看法必然跟其他的世代有所不同,他們不僅僅是偏向「獨立」,甚至還會越來越不喜歡「維持現狀」這樣的說法。有人進一步的解釋,這是因為年輕世代對中國沒有幻想,所以台灣新世代的統獨立場呈現的是一種「天然獨」的現象。這些看法最假設台灣民眾的統獨立場必定具有「世代差異 」,而這樣的差異不會改變。真的是這樣嗎?

其實,TWN代表的是……:ISO組織及國家編碼的小故事

其實,TWN代表的是……:ISO組織及國家編碼的小故事

馬習會引起大家對於國家定位、名稱的高度重視。此篇專題文章寫於馬習會前兩週,主要是因為,前陣子「台灣國護照貼紙」的事件引發網路上的熱議,行政院出來警告說使用護照貼紙是違法的。接著就有許多人在網路上面表達對於貼紙的正反意見. 本文主要想告訴大家,簽證上面的TWN,其實背後是有故事的。

實驗室裡的太陽花:與中國簽訂自貿協定有何特殊之處?

實驗室裡的太陽花:與中國簽訂自貿協定有何特殊之處?

2014年三月份在台灣,我們經歷了一場非常大型的抗爭:太陽花運動。許多人說:上街抗議的都是「沒競爭力的年輕人」,台灣一定要簽自貿協定才能夠促進競爭力。政府及學者們拚命告訴大家服貿利大於弊(GDP會增加)、經濟與政治無關,但最後宣傳的效果似乎不是很好,人們還是對服貿有巨大的疑問。其實,到底誰參加社會運動、為了什麼而參加,這些都是可以被檢驗的實證問題。 值得研究的問題有很多,本文主要是想回答幾個問題:是「沒競爭力」的年輕人在反貿易嗎?對於「與中國簽貿易協定」這件事,人們真的能像政府說的那樣子,視為一般的自貿協定嗎?

在自己土地上打別人的戰爭——敘利亞內戰四週年回顧

在自己土地上打別人的戰爭——敘利亞內戰四週年回顧

敘利亞,這個人口總數比台灣略少,同樣是在大國版塊夾縫間求生存的中東小國,內戰至今已屆滿四年。這場始於2011年阿拉伯之春、以解放自由為號召的內戰,在美中俄及波斯灣地區強權的介入之下,已經嚴重變形,成為各懷鬼胎的代理戰爭;敘利亞儼然成為中東的巴爾幹半島,我們看到的可能只是煙硝的開始。不得不說,敘利亞內戰僵持的原因錯綜複雜,難以一言蔽之,本文選擇以較宏觀的角度,由地緣政治及大國角力的觀點來進行分析,試圖了解各方背後的動機,為目前的主要情勢做總整理。

不能認命的反抗-對台灣太陽花及香港雨傘兩場抗爭失敗的省思

不能認命的反抗-對台灣太陽花及香港雨傘兩場抗爭失敗的省思

2014年台、港分別發生過去25年來最大規模的群眾運動:太陽花抗爭及雨傘革命 ,這兩場分別由318佔領國會行動及926佔領公民廣場行動所引發的大規模抗爭備受國際矚目,更入選美國《赫芬頓郵報》(Huffington Post)本年度全球八大人民抗爭。可惜的是,這兩次行動最後都以失敗告終;見證失敗後,大家有必要反思其個中原因。祗有認真地檢討、批判及承受失敗,才能痛定思痛。美化失敗的後果令民眾誤以為抗爭有實質的成果,之後就不容易引導大家繼續抗爭,這在後太陽花的抗爭中尤為明顯。

全球民主退潮下看「中國模式」與「太陽花運動」

全球民主退潮下看「中國模式」與「太陽花運動」

根據「自由之家」的年度調查,全球已經連續九年處在民主退潮中。也就是說,自2006年以來,每年自由分數衰退的國家要多於增長的國家,而2014年尤其慘烈,自由衰退的國家是自由增長國家的幾乎兩倍。進一步追究自1970年代中期以來的「第三波」民主化為何在二十一世紀出現頹勢?有些國家是因為個別內政問題,如蔓延的貪腐問題(菲律賓)、無能的政府治理(巴基斯坦)、難以消彌的族群衝突(肯亞)、日趨惡化的經濟不平等(墨西哥)、政治菁英對憲政體制的藐視(泰國)等,讓該國人民與統治菁英對民主體制喪失信心而放棄。但也有一些國家則是受到俄羅斯、中國、委內瑞拉這些看似更有效能的威權政體的鼓舞而漸漸遠離民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