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金馬獎電影看宰制中國「低端人口」的多重結構

從金馬獎電影看宰制中國「低端人口」的多重結構

其實「低端人口」並非學術用語,而是中國官方對特定群體的稱呼,明顯帶有階級歧視意味。

透過電影和紀錄片,我們得以窺見中國「低端人口」長期蒙受社會階級、全球發展不均衡、戶籍制度、性別文化等多重結構的宰制。儘管中共當局在十九大時宣稱「不久將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但卻在十九大後立即強力清掃「低端人口」,反而更加突顯「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對「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所構成的巨大制約。

✌ 中國人民生活一定會一年比一年好!
✌ 繼續清除一切侵蝕黨的健康肌體的病毒!

當全球化來敲門:台灣金融市場與監理制度的變革與現狀 (系列之三)

當全球化來敲門:台灣金融市場與監理制度的變革與現狀 (系列之三)

本篇為系列之三,由於篇幅有限,將快速地帶過全球化對台灣金融市場的影響,說明舊有的金融統治邏輯如何因應全球化的挑戰,然後將焦點放在在金融監理的改革。在研究了金管會成立的歷史背景後,作者認為,台灣的金融監理機制雖然以金融全球化為名,在表面上做了改變,希望對金融市場進行更有效監理,但骨子裡的監理邏輯並沒有完全改變,當國內邏輯碰上國際市場標準,是此次兆豐事件發生的主要原因。

血汗經濟崩世代──直面台灣青年過勞死的真相

血汗經濟崩世代──直面台灣青年過勞死的真相

二○一四年三月,台灣爆發的太陽花學運成為舉世矚目的焦點。為什麼會有這場運動?除了反對兩岸服貿議題本身的政治黑箱之外,許多媒體或輿論將太陽花學運的社會基礎,指向了所謂的「崩世代」困境。崩世代是怎麼產生的?筆者與幾位共同作者指出,全球化之下財團更能掌控政府政策,台灣的權貴階級自我複製,資本外移導致創業與就業困難,社會流動停滯與青年貧困,青年世代難以成家生育,其後導致了人口老齡化問題。然而,青年世代為何、又應該如何面對未來的經濟崩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