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馴服的正義-《正義與差異政治》推薦序

不馴服的正義-《正義與差異政治》推薦序

楊的女兒說,我母親幾乎沒有拒絕過一個弱勢團體對她的邀請。我想起有一次到市中心玩耍,遠遠看到楊在一個旅館門前的走廊,和一群失業員工一起舉牌繞圈子,抗議旅館不當遣散,他們就這樣輪班繞圈抗議了一整年。我不知道楊一天有多少時間,她是系上花最多時間改學生寫作的老師,也是最願意瞭解和討論同事學術想法的人。楊不只是一位難以超越的哲學家和老師,她還是個慷慨的人。慷慨在人類還知道什麼是高貴的古典世界時就是高貴本身,它還有另外一個名字叫做「壯美」。

這是一個慷慨的人,這是一本壯美的書。

人民能不能被信任?

人民能不能被信任?

最近英國的脫歐公投以及美國的總統大選,許多英美的媒體、文化、學術、經濟和網路精英們都公開表達了對人民政治判斷能力的高度憂慮和不信任。這些精英平常都是鼓吹民主、自由和平等的意見領袖。他們擔憂民主出了嚴重問題。但是如果希拉蕊當選,或者如果當初脫歐公投被否決,他們也會說,民主會自我矯正。到底民主出現了嚴重問題,還是民主沒有問題?我認為英美民主出現了嚴重問題,可是我們需要更多民主以挽救民主,而不是去憂慮人民素質的低落。人民需要的是更多權力,而不是更多教育。我知道這樣的想法會嚇壞許多自認支持民主的精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