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自治專輯】中國留學生不可以參選嗎?

【學生自治專輯】中國留學生不可以參選嗎?

中國留學生參選淡江學生會會長的爭議,在昨晚(8/13)台大教授范雲公開表態支持後,再度引起多方論戰。大學五年裡有四年的時間都花在學生自治,經常對外戲稱自己輔修的是「學生會系」的許韋婷,試圖從學生會的法律依據,以及學生自治的本質與實際運作的狀況,爬梳整個爭議的脈絡。
至於作者是否支持中國留學生參選的權利?也許可以從文中找到蛛絲馬跡……

強盜、土匪、與他們的盟友(下)

強盜、土匪、與他們的盟友(下)

台灣目前似乎面臨著最糟糕的組合:有領土控制野心的境外盟友,以及從來說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只願意在島嶼內據地為王、還是總想著回去哪片大陸的統治者。不過別忘了,在民主制度下,人人都有選擇統治者的資格,而民主制度下的言論自由、多元資訊流通更讓我們能夠分辨與拒絕心不在焉隨時想落跑的土匪以及不安好心的境外盟友。倘若沒有這些民主機制的存在,人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統治集團成為真正的土匪。

強盜、土匪、與他們的盟友(上)

強盜、土匪、與他們的盟友(上)

壞人有兩種,四處流竄搶了就跑的強盜,與劃地為王割據一方的土匪。搶了就跑的強盜與村落的關係是短期而暫時的,因此強盜的行為從來毫無節制、能搶多少是多少。就算島嶼終於被掠奪一空寸草不生也無妨,反正海那一邊聽說有個一眼看不完的草原,這裡搶完了永遠有那裡可以去。若是壞人總是覺得有另一片偉大豐饒的神州更值得前往,那麼小島自然很容易被掠奪至盡然後輕易丟棄毫不可惜。

中國的威權鞏固模式與台灣的民主深化危機:寫於「六四」25週年

中國的威權鞏固模式與台灣的民主深化危機:寫於「六四」25週年

今年剛好是「六四」25週年。但對許多台灣人來說,六四,彷彿只是教科書上一個遙遠的歷史名詞。天安門、靜坐學生、坦克車,也彷彿只是螢光幕上一個超現實的歷史場景。1989年爆發於北京天安門廣場的六四事件,是否可能對當前的台灣具有任何啟示?本文介紹「協調財」(coordination goods)的概念,作為理解六四的一個觀點,並以此觀點來理解六四之後北京政權對中國民主化的壓制,進而以此觀點來思考「兩岸政商聯盟」近年來對台灣民主深化的潛在威脅。

「依」法而治還是「以」法而治? –民主與法治的關係

許多人都琅琅上口「民主離不開法治」這句話。然而,法治的意義經常被誤解,一個似是而非的法治觀念是以法治理(rule by law)。「依法治理」和「以法治理」只有一字之差,其間的區別卻是民主與獨裁的差異。以法治理是以法治之名來限制人民權利、假民主之名行獨裁之實,而不是以法治的內涵來保障人民權利。對於執政者來說,最理想的狀況莫過於所有人民都是順民,完全服從政府法令,沒有人挑戰政府,而rule by law這樣的觀念,就是獨裁國家執政者統治最好的工具。

難以對話的兩種民主觀?秩序、政府效能 vs 自由、人權保障

難以對話的兩種民主觀?秩序、政府效能 vs 自由、人權保障

無論是否支持民主體制,台灣社會中有相當一部份民眾所想像的「民主」與人民主權、自由權利保障這樣的民主核心理念有一些差距。年輕世代特別重視參政權的發揮以及表意與結社等自由權利的保障。藍營中超過四成的受訪者認為法律與秩序是最重要的民主意涵,而僅有少數受訪者認為多黨競爭與媒體自由是民主的重要特徵;在綠營中,有顯著較高比較的民眾認為多黨競爭與媒體自由是民主的核心特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