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現狀」?台灣人視自己為台灣人,不是中國人

什麼是「現狀」?台灣人視自己為台灣人,不是中國人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與蔡英文總統的通話,引起全球關注。許多人都擔心美國會改變長久以來的一個中國政策,造成中美關係的不穩定。而即將卸任的歐巴馬總統在白宮的年終記者會上面,也針對一中政策和台灣問題發表了一段談話,以總統身份談論台灣問題,尤其是明確講出美國認為的現狀定義,算是很罕見的事。本文運用台灣國家安全調查報告和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的長期調查資料,來描述台灣人是怎麼看待兩岸關係的現狀。本文的英文原版投稿至華盛頓郵報的Monkey Cage專欄,標題為:The Taiwanese see themselves as Taiwanese, not as Chinese。

遲到的新中國:價值觀的競爭與結構變遷

遲到的新中國:價值觀的競爭與結構變遷

中國現代化的歷程從19世紀中旬就開始了。1840年中英鴉片戰爭以來,中西文化的衝突與適應事實上一直是中國社會的主要問題。許多政治改革、知識運動、社會改造的目標都是為了處理此一困境。可是從歷史結果來看,我們可以斷言多數努力並沒有取得成功,反而陷入混亂、分歧、戰爭或是狂亂的政治運動之中。總的來看,中國現代化如此困難的因素之一,應該與其存在著競爭性價值觀有很大的關係。

政治科學2016新書介紹:《Uninformed 無知大眾》

政治科學2016新書介紹:《Uninformed 無知大眾》

Arthur Lupia是美國政治學界頂尖學府密西根大學的政治學教授,專長為研究人類行為、民調、實驗法。尤其,他的一大研究重點與貢獻,在於研究人類如何獲得、更新資訊,以及人類資訊運用以及民主之間的關係。這本今年剛出版的新出《Uninformed》結合了他過去幾年對於政治傳播與政治知識的研究結果。
從政治科學的角度來說,這本書全面反省、也重新振興(或摧毀)了政治知識近半世紀的研究結果。而從公共領域及公共知識的角度來說,這本書則提點了無數的知識社群經營者該怎麼做。

當政治進入校園II:第三勢力在校園

當政治進入校園II:第三勢力在校園

上篇〈當政治進入校園:中山學生的投票行為〉發現中山學生在「總統票」與「政黨票」的投票行為上,與台灣社會有相當不同的選擇。除了有更高比例的人支持蔡英文外;政黨票更驚人地有49%的學生支持「第三勢力」。相較於台灣社會,第三勢力在中山的得票率顯得高出許多!就此,本篇將進一步對投給第三勢力的學生有一些簡單的分析,嘗試了解學生投給第三勢力背後可能的因素。

本文主要將第三勢力的分析集中在時代力量及綠黨社民黨聯盟。

政黨票民調如何對小黨不利?

政黨票民調如何對小黨不利?

還記得選舉日前各政黨對立委不分區政黨票的搶票大戰嗎?在投票日前整整兩週,無論在新聞裡、政論節目中、社群網站上、親朋好友間,要怎麼投政黨票往往成為言論交鋒、甚至反目成仇的一大炸彈!為什麼投個票也要那麼痛苦,大家不能想投誰就投誰就好呢?這個案例恰恰好顯示台灣民眾在準備投下立委不分區政黨票的那一剎那,同時受到了「制度」、「偏好」、「賽局」、與「資訊」四大因素的交互作用。使得原本搞不好能得更多票的各小黨,因為民調較低、選民看民調改策略、最後真的讓各小黨得票也較低,使原本不利小黨的民調成為大黨自我實現的預言。

希望在於人民、改變始於團結-為什麼要看「拯救消失中的身份」?

希望在於人民、改變始於團結-為什麼要看「拯救消失中的身份」?

《拯救消失中的身份》是「2015世界公視大展精選影展-崩壞、重生」精選影片。本片描述2014年的皇后大道,人力車依然在老街跑動,漁港繁華喧鬧,東西文化看似完美結合。但是2014年同時也是香港人民重新演釋「獅子山精神」的時刻。10月23日,獅子山山頂被掛上黃底黑字「我要真普選」巨型橫額。10月28日,雨傘運動剛滿月,影后葉德嫻與歌手黃耀明、何韻詩在雨傘廣場的萬人矚目下,合唱了《獅子山下》。

香港人為什麼要「拯救消失中的身份」?
只因人民心中有希望,團結才能有所改變。

是你,是我,還是大家的統獨立場都在改變?!(2)

是你,是我,還是大家的統獨立場都在改變?!(2)

在本文的上篇,作者用調查研究的資料告訴大家,不同的世代對於統獨、對於戰爭的看法,都有所不同,然而,到底是什麼因素造成這樣的世代差異呢?從某個時間點的調查資料可以告訴我們當下的民意分布。例如,我們知道台灣的年輕世代整體而言是傾向支持台灣走向獨立,但是,問題在於,在這群年輕世代中是否每個年齡群體的統獨立場都相同?以及,同樣的這一群人成長到不同年齡之後,各自的統獨立場又是如何變化?這樣的問題就很難透過靜態的調查結果來解釋。因此,本文進一步介紹「擬似定群」(pseudo panel)資料的概念及應用。

是你,是我,還是大家的統獨立場都在改變?!(1)

是你,是我,還是大家的統獨立場都在改變?!(1)

各種民意調查結果和研究報告都顯示,不同世代的台灣民眾對兩岸議題的看法有不小的差異。很多人根據這樣的資訊就推論台灣的統獨立場明顯的受到世代效果所影響,他們認為,年輕一代的台灣人對兩岸關係的看法必然跟其他的世代有所不同,他們不僅僅是偏向「獨立」,甚至還會越來越不喜歡「維持現狀」這樣的說法。有人進一步的解釋,這是因為年輕世代對中國沒有幻想,所以台灣新世代的統獨立場呈現的是一種「天然獨」的現象。這些看法最假設台灣民眾的統獨立場必定具有「世代差異 」,而這樣的差異不會改變。真的是這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