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映真實民意:網路、市話與手機民調的差異

反映真實民意:網路、市話與手機民調的差異

民主政治最大的特色,就是政府首長及民意代表由人民以平等、公正的選舉產生,也由於選舉結果往往難以預測,因此民意調查成為預測選情的途徑及工具。民調有許多的方式,由早期傳統的市話民調,到現在的網路時代,愈來愈多媒體使用即時網路民調,而市話民調也遇到愈來愈高比例「純手機族」的挑戰,讓學界開始重視手機民調的應用。然而,無論是什麼樣的民調方式,最重要的是看民調方法是否有進行抽樣。

黨內初選殺紅眼,對大選結果有利還是有害?

黨內初選殺紅眼,對大選結果有利還是有害?

距離明年總統與立委選舉只剩下不到三百天,我國主要政黨也紛紛準備開始總統與立委候選人的提名作業。民進黨即將在四月中進行全民調初選,而國民黨光為了初選方式就吵翻天,目前仍未定案。假如大家為了爭奪初選殺得刀刀見骨,那麼到了大選豈不是無論誰代表出征都已經黑掉了嗎?這樣對大選結果到底是有幫助還是有害?

什麼是棄保效應?為什麼會出現三位候選人同時都不想公布民調?

什麼是棄保效應?為什麼會出現三位候選人同時都不想公布民調?

最近年底地方選戰逐漸加溫,尤其最熱鬧的台北市長選舉更占盡所有版面,各候選人的支持者與反對者無不時時刻刻緊盯著各網站平台各地征戰。但就在熱戰方酣的當下,出現了一個非常有趣的情景:整個八月,全國所有媒體,沒有任何關於台北市長選舉的民意調查!有趣的是,同樣是選舉前夕,四年前八月各個媒體跟團體至少公布了6次台北市長民調結果。而今年八月的另外幾大都市市長選舉也都有新民調數字。

如何估計手機族對民意調查的影響?解三元一次聯立方程式

如何估計手機族對民意調查的影響?解三元一次聯立方程式

隨著年底地方選舉越來越接近,各家民調滿天飛,各政黨也常透過電話民調來決定要派誰代表黨出馬參選。然而,各家民調公司在進行電話民調時,大多是透過電腦自動隨機撥號,看要做哪裡的民調就撥哪裡的區域號碼,後面數字隨機打七個。然後,讀者你馬上就也看到一個大問題了:「家裡沒電話只有手機的人怎麼辦?」的確,很多在外租屋、在外就學、在外工作的菜市場讀者都跟我一樣,家裡根本就沒有電話,因此一般依據市話來進行民調的公司根本聯絡不到我們。但是這樣的「純手機族」到底有多少人呢?聯絡不到純手機族,是否會顯著造成民意調查的偏差呢?

台灣民眾遇到戰爭時會支持作戰嗎?民調結果十分分歧

台灣民眾遇到戰爭時會支持作戰嗎?民調結果十分分歧

在政治科學的研究中,民主國家的民眾對於戰爭的態度一直是一個重要的議題。從形式上來看,總統與國會都需要民意授權,所以民眾可以透過選票向官員們表達對戰爭的意願與檢討。一些研究更認為,民主制度帶來的透明度可能影響了民主國家平均而言比較容易打勝仗,民主國家裡的民眾更反對跟同是民主國家開戰,導致民主國家間戰爭比較少。

更重要的是,筆者從既有能找到的問卷中發現,隨著研究時間、題目描述方式等不同,使得結果有非常大的差異。

總統怎麼「使用」民調?白宮解密檔案的統計分析

總統怎麼「使用」民調?白宮解密檔案的統計分析

在傳統政治學裡的民主理論與模型中,民選政府是全民民意的代表,候選人為了追求最多選票,會讓自己的意見靠近全民的中間。這個模型有兩大假設,一是民眾都知道每個政策的重要性和偏好為何,二則是政治人物們只有乖乖聆聽選民的話然後照做。換句話說,每個政策在推動的時候,就是做個民調,然後總統照民調多數意見去做就對了!這兩個假設看似美好,但似乎好到無法致信——總統真的是乖乖聽多數民意在決策的嗎?信或不信,是要透過實證資料去檢驗的,但是要怎麼用科學方法去檢驗呢?

關於「推論統計」與「無罪推論」:法院判決的類比

關於「推論統計」與「無罪推論」:法院判決的類比

不時聽聞司法案件的判決,讓社會上很多人覺得不滿,認為又是「恐龍法官」的錯。事後的評論者陸續提到「無罪推論」這個原則。這令人聯想到,「無罪推論」原則與推論統計「假設檢定」中的「虛無假設」有著相似性。大學部統計方法課程,到了假設檢定這個單元時,台下的年輕同胞們,常覺得困惑。在這裡,我們將「假設檢定」與司法審判過程做個連結,試圖理解法官如何由無罪推論出發,判定被控告者是否有罪。

對比式選舉民調的錯誤解讀

對比式選舉民調的錯誤解讀

媒體一再以抽樣誤差為標準來判定對比式民調中候選人支持度差距是否具有統計顯著性,這是對選舉民調的錯誤解讀。這種錯誤,不但國內媒體常犯,國外亦然。而且不但媒體,連影響重大的政黨提名制度也犯同樣錯誤。本文透過對統計觀念的解釋,說明應如何比較民意調查所呈現不同候選人的支持度。

什麼是「誘導式民調」?以MG149帳戶民調為例

什麼是「誘導式民調」?以MG149帳戶民調為例

民意調查對選民以及政治人物來說都是一個重要的工具,人們可藉以瞭解民意的分布狀況,當成制定政策、選戰策略、價值判斷等參考資料。然而,有些民調的目的卻不在於瞭解民意,而是在於塑造某種特定目的,本文以最近的案例來簡介「誘導式民調」。誘導式民調很常見,問卷設計者不是缺乏訓練就是明知故犯,希望藉由此機會說明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