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內初選殺紅眼,對大選結果有利還是有害?

黨內初選殺紅眼,對大選結果有利還是有害?

距離明年總統與立委選舉只剩下不到三百天,我國主要政黨也紛紛準備開始總統與立委候選人的提名作業。民進黨即將在四月中進行全民調初選,而國民黨光為了初選方式就吵翻天,目前仍未定案。假如大家為了爭奪初選殺得刀刀見骨,那麼到了大選豈不是無論誰代表出征都已經黑掉了嗎?這樣對大選結果到底是有幫助還是有害?

重陽敬老金有影響到台北市長選情嗎?

重陽敬老金有影響到台北市長選情嗎?

根據台北市政府統計資料庫的資料顯示, 2014年重陽敬老金的領取總人數有將近39萬人,柯文哲在2015年上任後旋即改變敬老金請領標準,導致從2015年開始,領取禮金人數僅剩下1萬多人。一來一往受影響的高齡選民有近38萬人,遠大於柯文哲這次選舉流失的27萬選票。一個有趣的問題是,重陽敬老金的政策變動是否有影響到柯文哲的選情? 從報章媒體的報導看來, 雖然這項政策的爭議大,但實際上是否導致選票流失仍舊是個大問號。

林佳龍為何慘敗?以網路社群討論進行內容分析的觀察

林佳龍為何慘敗?以網路社群討論進行內容分析的觀察

在剛剛結束的2018九合一縣市長選舉中,民進黨遭逢大敗,蔡英文總統為此辭退黨主席一職以示負責。作為2020總統選舉的前哨戰,民進黨在最具指標性的六都選舉中,勉強保住桃園與台南,痛失高雄市與台中市。如果說高雄是因為韓國瑜突如其來帶來的韓流讓民進黨措手不及,那林佳龍市長在台中大輸盧秀燕21萬票就是更讓大家始料未及。也因此,從開票當天晚上開始,網路社群上開始各種討論為何林佳龍會在這次選舉大敗。究竟,林佳龍為何會大敗呢?

「基進側翼」假說:光譜上極端的候選人會分裂選票並讓對手當選嗎?

「基進側翼」假說:光譜上極端的候選人會分裂選票並讓對手當選嗎?

在一場選舉當中,如果出現了一位立場比較鮮明、在光譜上面比較極端一邊的候選人,將如何影響選舉結果呢?對於主要大黨來說,該怎麼面對這樣的「側翼」對手?他們會把立場比較鮮明的選民都給吸走嗎?若從現實生活的例子來看,我們要怎麼解釋2016年大選時,民進黨選擇在立法委員選舉跟被認為是光譜上「同一邊」的時代力量合作,不怕被搶走選票嗎?

轉型正義會影響選舉嗎?除垢與審判對選舉公正性的正面效果

轉型正義會影響選舉嗎?除垢與審判對選舉公正性的正面效果

近日促轉會前副主委張天欽的不當言論,引發社會爭議。爭議的焦點在於轉型正義與選舉掛勾,而有「選舉操作」之嫌,而從其他國家的經驗來看,除垢也常常引發社會大眾直觀的聯想,被認為是執政者或政治競爭者之間,進行政治攻訐與泥巴戰的工具。不過,施行除垢真的會敗壞選舉公正性(electoral integrity)嗎?

台灣民主「倒退」了嗎?回應天下雜誌《用錢買的台式民主》專題

台灣民主「倒退」了嗎?回應天下雜誌《用錢買的台式民主》專題

天下雜誌在最近的一期封面「用錢買的台式民主」,八個大字怵目驚心。文案更重批:「有錢才能參選,造成金權世襲,華人世界唯一民主國家,為何民主倒退?」出動「民主倒退」如此重量級詞彙,聽起來事態嚴重。全文圍繞著選舉經費太高、競選支出缺乏監理、政二代數量太多恐造成世襲等主題打轉。然而,縱觀全文,我們好像沒有看到,到底何謂「台式民主」?全文隻字未提如何衡量民主的好壞?倒退又是相對何時哪種狀況而言?更沒有定義「台式」民主是什麼,如何有別於其他種(可能更好)的民主?

政治科學家怎麼看待台灣選舉的「母雞帶小雞」?

政治科學家怎麼看待台灣選舉的「母雞帶小雞」?

隨著年底地方縣市議員選舉日逐漸接近、各黨的提名也逐漸確定,候選人之間激烈的競選與合縱連橫也敲鑼打鼓地展開。由於執政的民進黨在台北市選情在民調上尚未起色,而最大在野黨國民黨也被說是在打佛系選戰,兩大黨支持者甚至幹部都擔心這無法起到「母雞帶小雞」的作用。等等,什麼是母雞帶小雞?

狙擊民主:從歐美大選干預疑雲看「數位原民」的網路政治學

狙擊民主:從歐美大選干預疑雲看「數位原民」的網路政治學

從2016年美國大選開始,俄羅斯企圖透過網路干預各國選舉的指控不絕於耳。如今,從美洲到歐洲,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利用網路資訊,影響他國內政的輿論戰可能成為未來的新常態。想了解這種以資訊為核心的新型態「準戰爭」,究竟是如何進行的,就得先了解逐漸成為各國人口中堅的「數位原民」世代,以及目前網路活動對現實政治參與的影響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