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榮峰/澳洲國立國家大學戰略及外交雙碩士、何為/巴塞隆納自治大學翻譯暨跨文化研究博士候選人

2015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現場

2015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現場(作者提供)

你是哪裡人?我是加泰隆尼亞人

加泰隆尼亞剛於今年(2015)9月27日完成議會選舉。獨立派政黨聯盟「Junts pel Si」(西班牙語,意為「一起説好」)及分離主義政黨「人民團結候選人黨」(CUP)合共取得72席,佔議會一共135席中的多數,在獨派相對多數情況下,加泰隆尼亞議會隨即於11月9日投票表決,以72票贊成對63票反對,正式啟動獨立程序,將以「民主脫離」(democratic disconnection)方式與西班牙說再見,預計18個月內實現獨立。西班牙最高法院也迅速裁決該表決結果違反西班牙憲法,應視為無效。雙方在12月國會大選前將統獨議題鬧上各大國際新聞版面,引起不少話題。

 

議會總席次135席,68席即達到絕對多數(Mayoría absoluta)

議會總席次135席,68席即達到絕對多數(Mayoría absoluta)
【獨派政黨】
藍綠:獨立派政黨聯盟(Junts pel Si)66-67席
黃色:人民團結候選人黨(CUP) 10-11席
【統派政黨】
橘色:市民黨(Ciudadano)19席
紅色:工人社會黨(PSC)14席
鮮藍:人民黨(PP)10席
紫色:加泰隆尼亞可以黨(Catalunya Sí que es Pot)14席
藍色:聯合黨(UNIÓ)0-2席

圖片來源:西班牙國家報(El País)

 

許多評論家都表示,加泰隆尼亞獨立呼聲之所以高漲,近年西班牙經濟大幅衰退恐怕是主要因素。馬德里政府債台高築,西班牙因而淪為歐豬五國之列,2013年甚至放寬投資移民項目,還被媒體稱為買房送居留權、賣護照救經濟。

超高的青年失業率也逼迫大批年輕勞動力外流到其他國家尋求就業機會,即使去年開始西班牙經濟稍稍回溫,但2011年起出現的人口淨流出現象,使得經濟復甦速度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連當時在位的西班牙國王卡洛斯一世(Juan Carlos I)頒發國家留學生奬學金的儀式上都語重心長地說:「我希望當各位學成歸國時會有更多的工作機會等著你們,你們也能回國定居。」

相較之下,加泰隆尼亞自治區的重要性則被凸顯:只佔西班牙總人口15%的加泰隆尼亞,卻貢獻了全國1/5的GDP、1/4的對外出口產值,是西班牙境內最重要的工業區和旅遊勝地之一。近來引爆民怨的,是加泰隆尼亞從西班牙政府取得的中央統籌分配款比例,從2003年16%一路被爆砍至2015年的9.5%,地方稅賦反而跟著撙節政策加重,形同加泰隆尼亞每年「倒貼」西班牙中央政府140億歐元。

這種經濟上的相對剝奪感,是大部分媒體理解加泰隆尼亞鬧獨立的主要因素。

然而,加泰隆尼亞獨立並非只是涉及一個地區的經濟自主權這麼簡單的議題,而是延續了300年的「聯邦主義」與「單一民族國家」之爭。前者猶如歐盟精神,試圖創造兼容並蓄的多元框架,後者則像是「中華民族」這種政治建構出來的單一國族概念。

沒有誰對誰錯的路線之爭,反而更讓世人霧裡看花。

本文試圖從歷史脈絡及語言政策來理解加泰隆尼亞獨立的本質,在各時期找出加泰隆尼亞的身影,探討加泰隆尼亞人長達三百年的自我認同是如何發展而來的,藉由加泰隆尼亞這面鏡子照見臺灣自身的追求。

 

亡國三百年,民族國家進行式

臺灣的高中歷史教材舉例最早的民族國家時,一定會提到西班牙,短短幾行的敘述間,彷彿1648年西發利亞條約(Peace of Westphalia)簽訂後,西班牙就變成了現在我們所見的現代國家的樣子,於是乎大部分的人在理解加泰隆尼亞人(以下簡稱加泰人)為什麼有時候不是西班牙人、加泰隆尼亞語(以下簡稱加泰語)並不是一種方言的時候,只能用我們自己的統獨、母語情境去想像。

事實上,加泰人滅國三百年的奮鬥史,圍繞著「伊比利半島聯邦」的理想,而兩次王室聯姻、法國長年入侵以及近代歐洲情勢則造就了今日的加泰隆尼亞與西班牙。

今日的加泰隆尼亞在歐洲中世紀,是個以地中海貿易興起的獨立政治實體──巴塞隆那伯爵公國(Comtat de Barcelona),西元1150年與接壤的亞拉岡王國(又稱阿拉貢,Aragón)因王室聯姻合併,成為亞拉岡聯合王國,並且已經存在類似明文憲法的現代政府雛型(Generalitat de Catalunya),該聯合王國強盛時期曾統治今日法國科西嘉島、義大利南部及其西西里島、薩丁尼亞島,成為現代加泰人國家認同的歷史雛形。

 

橘色為原亞拉岡王國領地,與巴塞隆納伯爵國合併後的亞拉岡聯合王國則將領地擴展至其他膚色區域。

橘色為原亞拉岡王國領地,與巴塞隆納伯爵國合併後的亞拉岡聯合王國則將領地擴展至其他膚色區域。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1469年亞拉岡聯合王國與卡斯提亞王國(Castilla)聯姻,並且在驅逐了伊比利半島上最後的穆斯林勢力後,兩國於15世紀末合併成西班牙王國,成為今日西班牙的原型。在這次的整併中,剛開始加泰隆尼亞的地方自治權也被保留下來,但作為新王國西班牙的一部分,並因卡斯提亞王國原有的姻親關係,被納入哈布斯堡王朝家族,就此捲入歐洲三百年權力鬥爭,以聯邦為雛形的自治權也嚴重受到侵蝕。

18世紀歐洲兩大家族陣營為法國波旁王朝與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此時本屬哈布斯堡陣營的西班牙雖擁有百年來擴張的廣大海外殖民地,卻因為王室絕嗣而捲入兩個王朝的鬥爭,倒楣的加泰隆尼亞正好地處法國與西班牙交界而遭逢戰禍。

此時屬於波旁家族的法國路易十四權勢如日中天,欲透過佔領具有廣大海外殖民地的西班牙稱霸歐洲,1688年發動大同盟戰爭( War of the Grand Alliance),攻擊仍屬哈布斯堡王朝陣營的西班牙,1697年巴塞隆納遭到法軍圍攻,加泰隆尼亞地區戰火連年。最後法國未能透過發動戰爭達成戰略目標,而是靠著政治手腕迫使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的老國王卡洛斯二世(Carlos II)將王位繼承權給予法國路易十四的孫子菲利浦五世(Felipe V),波旁王朝雖然成功奪取西班牙的王位繼承權,但哈布斯堡王朝也不是吃素的,於是兩大王朝於1701-1714年爆發了「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連年遭受法國侵擾的加泰人當然不願支持法國波旁王室的血脈,於是在繼承戰爭中選擇支持奧地利哈布斯堡,無奈這次押錯寶,換來了幾百年的鎮壓。

歷時了十幾年的王位繼承戰爭,1714年9月11日這天,巴塞隆納在經歷了14個月的圍城後終於被攻破,加泰隆尼亞被西班牙國王菲利浦五世「回收」,1716年菲利浦五世為鎮壓加泰隆尼亞地區,施行中央集權、強幹弱枝,頒布了《新政赦令》(Decreto de Nueva Planta),解散加泰隆尼亞重要政治機構、消滅地方士紳以及貴族階級、禁加泰隆尼亞語、並以卡斯提亞語(現代西班牙語前身)為官方語言、剝奪所有行政、財政、經濟自治權。

自中世紀起的亞拉岡聯合王國自此徹底滅亡,聯邦主義的理想遭到消滅,加泰隆尼亞地區被降格為西班牙的一個省,此後的300年被迫在以卡斯提亞文化為主的國家政策下,奉行「一個西班牙民族」的國族主義。9月11日遂成為了今日「加泰隆尼亞國慶日」(Diada Nacional de Catalunya),2014年9月11更是「亡國300年」的重要紀念日。

 

t1

加泰隆尼亞「本土化」復興的起落

19世紀初西班牙捲入「拿破崙戰爭」,實質上被佔領、成為法國用來對抗英國的緩衝國,在這個過程中西班牙各地發動了「獨立戰爭」(Guerra de la Independencia Española),加泰隆尼亞稱其為「法國戰爭」(Guerra del Francès),如同日治台灣早期抗日的狀況,各族群以游擊的方式共同對抗外來殖民者,間接凝聚了「西班牙」意識,加泰隆尼亞地區也因此降低了對原有西班牙中央的敵意1。有趣的是,在精神層面上,拿破崙帶來的自由思想及國族主義反而促使了加泰隆尼亞地區的文藝復興,而法國的入侵也使得後來復國的西班牙政權對加泰隆尼亞地區控制力遭到削弱,開啟了加泰隆尼亞百年本土化運動。

當時的巴塞隆納搭上歐洲工業革命的末班車,成為西班牙境內最先進的都市,本土資產階級因此受到歐洲浪漫主義思潮影響,成為1830年代加泰隆亞文藝復興運動的主要推動者,這個運動迅速由巴塞隆納擴及整個加泰隆尼亞區域,成為今日加泰隆尼亞獨立的最重要的背景因素。

從工業革命以來,加泰隆尼亞對本土文化的認同與其現代化的過程重疊,差不多在工業化、中產階級出現的同個時期產生,與香港發展的情況有些異曲同工之妙,「先進性」與「本土化」在大多數時期都能畫上等號,例如高第(Antoni Gaudí i Cornet)的建築就是最好的例子,就算是21世紀的我們也看得出來他的風格領先同時期西班牙其他地區的建築,而這還只是其中一個例子而已。

好景不常,從香港的例子我們也不難體會,商業再如何發達、文化如何昌盛,仍抵不過政治與軍事掌握在中央手裡,要保留自我只能仰賴中央善意,這種情況可遇不可求。1923-1930年里維拉將軍(General Primo de Rivera)獨裁時期、1936-1939年西班牙內戰時期、1939-1975年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法西斯獨裁時期,加泰隆尼亞文藝復興皆受到嚴重打壓,說是軋然而止也不為過。尤其佛朗哥政權企圖透過「再西班牙化」(reespañolización)來阻止加泰隆尼亞邁向獨立,避免鼓勵其他地區跟進或讓伊比利聯邦主義再次復活,危及大一統西班牙的存在,於是菲利浦五世《新政赦令》的幽靈於20世紀再次復活,加泰隆尼亞地區被迫「全面卡斯提亞化」,所有本土文化一律禁絕,配合國家白色恐怖的嚴刑峻罰,現在白髮蒼蒼的老一輩想到都還會泛淚。

中世紀的亞拉岡聯合王國大概做夢都沒想過,卡斯提亞最終還是反噬了加泰隆尼亞。

所幸1940年代以後,佛朗哥政權為了在冷戰中交好資本主義陣營、「守護民主自由」,只好在文藝方面逐漸鬆綁限制,企圖營造民主國家的表象以爭取英美盟國支持;自此,被中斷了半世紀的加泰隆尼亞文化復興運動才又開始萌芽。不過大多數的加泰文出版品還是違禁品,只能以地下形式發行,集會結社自由仍受到極大限制,這種高壓統治一直到1975年佛郎哥去世後才出現轉機。

1976年西班牙舉行內戰後第一次議會民主選舉、1978年頒布新憲法,1979年在新憲法的基礎上通過《加泰隆尼亞自治章程》,地位僅次於憲法,前述那個中世紀亞拉岡聯合王國的現代政府雛型重生為名稱一模一樣的加泰隆尼亞自治政府(Generalitat de Catalunya),擁有語言、治安、傳播、財政等高度自治權,遠高於巴斯克自治區以外的其他西班牙行政區。2007年生效的《歷史記憶法》更加速了整個西班牙社會的轉型正義,該法令明定否定佛朗哥政權合法性、強制拆除所有佛朗哥銅像及紀念標誌、設立白色恐怖賠償機制、流亡海外者歸國等,其中歸國者不少就是當時因為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而被迫出逃。

2014年退位的西班牙國王胡安卡洛斯一世(Juan Carlos I)是後佛郎哥時代的第一任國王,在位期間經歷了上述西班牙民主轉型的主要時期。受到崇尚自由主義的父親影響,確立了西班牙國王必須兼任巴塞隆納伯爵(Comte de Barcelona)的制度,希望藉此喚起光榮的歷史記憶挽留加泰隆尼亞民心。

只不過,300年歷史的傷痕尚未撫平,西班牙的財政惡化就再次引燃加泰隆尼亞出走的決心,這把燎原之火不曉得最後會燒向馬德里還是巴塞隆納?

(繼續閱讀本文下篇

 

西元1150年,亞拉岡女王佩德羅尼拉(Petronilla of Aragon)與巴塞隆納伯爵拉蒙貝倫格爾四世 (Ramon Berenguer IV)的世紀聯姻,促成了亞拉岡聯合王國的誕生。巴塞隆納伯爵身後的國旗後來也出現在現代加泰隆尼亞獨立旗上,為Generalitat de Catalunya。

西元1150年,亞拉岡女王佩德羅尼拉(Petronilla of Aragon)與巴塞隆納伯爵拉蒙貝倫格爾四世 (Ramon Berenguer IV)的世紀聯姻,促成了亞拉岡聯合王國的誕生。巴塞隆納伯爵身後的國旗後來也出現在現代加泰隆尼亞獨立旗上,為Generalitat de Catalunya。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參考資料:

  • Generalitat de Catalunya (1998).  Ley 1/1998, de 7 de enero, de política lingüística
  • 郭秋慶,2002,《西班牙中央與邊陲的衝突──論加泰隆尼亞族群政治的建構》,成大西洋史集刊,Vol 10,pp.139-159
  • 舒瑩昌,2003,《加泰隆尼亞於歐洲整合過程中其國家認同之轉變》,南華碩論
  • 林達,2014,《加泰羅尼亞為何要獨立》,東方早報,8月31日

 

  1. 題外話,據說著名料理西班牙蝸牛(Caracoles)就是在拿破崙圍困巴塞隆納時,因物資缺乏而出現的戰爭美食

接收最新文章訊息,歡迎支持菜市場臉書專頁訂閱 RSS

本文採用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4.0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何為 蔡榮峰 加泰隆尼亞,失語三百年(上) (引自菜市場政治學 http://whogovernstw.org/2015/12/23/jungfengtsai8/)

加泰隆尼亞,失語三百年(上)
Tagged on:                     

5 thoughts on “加泰隆尼亞,失語三百年(上)

  • Pingback: 加泰隆尼亞,失語三百年(下) | 菜市場政治學

  • December 23, 2015 at 10:08 pm
    Permalink

    幫補充
    Felipe V是Carlos II的大姐María Teresa和法王路易十四的孫子。由於Carlos II被診斷出無法生育,所以繼承權遂由他姐妹們的子孫競逐。

    原本María Teresa在遠嫁法國時,就曾經放棄自身與後裔的西班牙繼承權,使得Carlos II以他二姐的外孫José Fernando de Baviera為繼承人。但是命運捉弄,José居然比Carlos II還要早去世,西班牙王儲突然懸而未決,這就點燃了未來西班牙繼承戰的戰火

    Reply
  • December 26, 2015 at 7:13 am
    Permalink

    卡斯提亞語不是「西班牙語」的前身,而是後者是前者的別稱,或更正確地說,「西班亞語」是擴張卡斯提亞語代表性至全西班牙的政治稱謂。
    儘管台灣及英語系國家多用「西班牙語」來稱呼卡語,很多西班牙及美洲人仍偏好用卡斯提亞語(castellano)來稱呼。1978制定的西班牙憲法甚至明確表示除了卡語外還有其他的西班牙語言(lenguas españolas),而沒有單一絕對的「西班牙語」。

    Reply
  • Pingback: 為什麼西班牙跟加泰隆尼亞就不能和睦相處呢? – 菜市場政治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