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權政治之困境》推薦序:事先張揚的警告 ——論新加坡政治生態的悄然轉變

《威權政治之困境》推薦序:事先張揚的警告 ——論新加坡政治生態的悄然轉變

大部分有關新加坡政治的討論都圍繞人民行動黨。這樣說,意思有二:第一,政治分析都以執政黨人民行動黨的成員、政策、行為為觀察軸心;第二,基於第一點,可以預想,不以執政黨視角為中心的政治分析空間相當有限。《威權政治之困境》是重要的書。這本書展示了新加坡模式的種種警號,也為執政黨提供了真誠的建言。如果人民行動黨漠視書中所言,那麼,使之擺脫威權政治之困境,便不再是新加坡民眾的責任。

書介:《他們說我是間諜:人類學家與她的祕密警察監控檔案》

書介:《他們說我是間諜:人類學家與她的祕密警察監控檔案》

如何理解威權統治的影響與遺緒,成為新興民主社會無法迴避的問題。蘇聯解體後,中東歐社會探索自身歷史的經驗,也有些作品透過各種書寫與翻譯而引入台灣,但相較於主流關注政治、法律與歷史面向上的討論,衛城出版的《他們說我是間諜》則藉著人類學田野研究的特殊性,進一步呈現更加微觀的「威權統治下的人生」。

再論漢學參與臺灣研究如何可能: 回應王德育教授和Christopher H. Achen教授

再論漢學參與臺灣研究如何可能: 回應王德育教授和Christopher H. Achen教授

2022年四月中旬,雷瑪麗博士和筆者在Taiwan Insight上發表了一篇文章,討論漢學參與臺灣研究的議題。隨後,我們粗淺的意見得到王德育和 Achen教授寶貴的意見,雖然他們的立場和我們相反。
我樂見此發展,但也發現部分讀者,特別是臺灣學者們對我們的看法有一點誤解。因此,我必須回答王教授和Achen教授的挑戰。

什麼是「不自由民主」?有人說台灣是不自由民主、而中國正邁向民主,這有什麼問題嗎?

什麼是「不自由民主」?有人說台灣是不自由民主、而中國正邁向民主,這有什麼問題嗎?

今年是1989年六四天安門血腥鎮壓事件發生以來的33週年,有人發文追悼六四,卻在文中指出「台灣走向不民主、中國走向民主」。
本文主旨即是來分析這個詞的意義,並且將會指出:台灣不管用任何一個國際上廣為接受的指標來看,都是完全的自由民主國家,而且並沒有任何倒退回不自由民主的傾向;反而是中國近年來的民主自由各方面表現都是持續探底的。

《螺絲愈來愈鬆》推薦序:消逝的美國夢與還沒醒的美國人 

《螺絲愈來愈鬆》推薦序:消逝的美國夢與還沒醒的美國人 

《螺絲愈來愈鬆》整本書的內容編排非常有意思,雖然一開始會覺得有點突兀—本書貫穿了好幾位美國人的生命史,從二戰後的復甦、狂飆的人權運動、美國獨大與石油危機,全球化造成的資本與產業外移,直到網路泡沫與次級房貸風暴。特別地是,這本書刻意地依照時間排列,讓讀者用上帝視角的方式, 看著不同角色在同樣日期的新聞報紙底下,分別過著怎麼樣的生活。這種排列方式如同班納迪克.安德森在《想像的共同體》一書裡提到的共時性(Simultaneity),而這個成為民族主義(Nationalism)基礎的共時性, 或許也暗示著本書試著提供的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