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榮峰/澳洲國立國家大學戰略及外交雙碩士、何為/巴塞隆納自治大學翻譯暨跨文化研究博士候選人

 

《加泰隆尼亞新聞社》報導,現任加泰隆尼亞外交部長阿爾賓雅娜(Roger Albinyana i Saigí)今年初在電視上公開宣示,未來的數年內將在世界各地開展50個駐外代表辦公室,每個辦公室會負責數個鄰近區域國家的外交事務。目前加泰隆尼亞在美國、英國、德國、歐盟總部布魯塞爾都設有外交辦事處,近日擴展了義大利、奧地利辦事處,共7個駐外辦事處。

像加泰隆尼亞這樣的國中之國,即便西班牙不願放手,到底又該拿什麼來挽留?

上篇,我們曾提過上世紀末獨裁者佛郎哥去世後,西班牙開始民主轉型,一戰以來奄奄一息的加泰隆尼亞本土化得以重燃生機;而其中最重要的關鍵因素,就是母語活化。在本篇我們要來談談,加泰語的回歸對加泰隆尼亞獨立之影響,加泰社會又和台灣較熟悉的香港社會又有何共通之處?

 

Catalonia_Spain_Separatism_1

圖片來源:Before It’s News

 

 

一度退守鄉野的母語

加泰人做為西班牙的一份子,當然會說西班牙語,但更多時候,自主意識甚高的他們把西班牙王國遠遠拋諸腦後。在加泰隆尼亞,他們說加泰語(Català)、依循加泰隆尼亞傳統生活。

西元1939年,為期三年的西班牙內戰(1936-1939)以佛朗哥將軍的獲勝畫下句點,但西班牙卻就此走入獨裁政治的禁錮。為了鞏固中央的權力以及國家的統一性,佛朗哥將軍大力打壓加泰隆尼亞地區的文化,意圖把這片臨海的東北角完全卡斯提亞化,巴塞隆納市區的道路名稱也曾一度因政治意圖而遭變更,例如現今的「對角線大道」(Avinguda Diagonal)在佛朗哥將軍執政值時期則被稱作「大將軍大道」(Avenida del Generalísimo)。

加泰語,作為傳播文化的媒介,自然無法倖免於這波打壓的浪潮下,一如上個世代被箝制的臺灣本土母語,加泰人不再被允許於公開場合使用自己的語言,更甚者,學生若與同儕以加泰語交談,往往就得面臨幾個巴掌或是更嚴重的懲處,與臺灣黨國時期的「掛狗牌」等處罰方是如出一轍,嚴重打壓了當地母語的地位與發展。一時間,加泰語淪為難登大雅之堂的語言,只在鄉野間或是家人的喁喁私語中存活,而任何有助傳播加泰語言、文化的出版品也被全面禁止,許多出版社因此遠遷海外。

在那個世代長大的加泰人,即便在家庭生活中保留了聽說加泰語的能力,但因學校只教導西班牙語,缺乏正規的加泰語訓練,他們已經無法流暢地書寫書面文章,所有的正式文章都只能以西班牙語為母語思考、打草稿,再將之翻譯成加泰文。

加泰隆尼亞語言及文化被打壓了近四十年,直到1975年佛朗哥將軍過世才得以藉著西班牙民主轉型的機會得以復甦,隨著加泰隆尼亞自治權的回歸重見天日。為了提升加泰語的地位,加泰隆尼亞政府於1983年通過「加泰隆尼亞語言正常法」(la Ley 7/1983 de normalización lingüística en Cataluña),明文規定加泰隆尼亞地區的公務人員、各級學校的老師需通過加泰隆尼亞語語言測驗,公務部門也開始實施雙語政策。爾後,1998年的「加泰隆尼亞語言法」(la Ley 1/1998 de política lingüística)又更近一步擴大加泰語的使用範圍和層級,不只增加了加泰語的報章雜誌以及電視頻道(TV3),更在國小落實加泰隆尼亞語沉浸計畫」(Immersió lingüística)。

在加泰隆尼亞地區,所有的小學課程,無論是歷史地理、自然科學或是音樂、體育課皆以加泰語授課(唯一的例外是西班牙語課),而來自拉丁美洲、摩洛哥或是中國移民的小孩,學校除了額外安排基礎加泰語課程之外,平常也跟著當地孩童一起用加泰語上課。加泰隆尼亞政府希望藉由自然的加泰語習得環境來保護這個僅西班牙27.4%人口使用的語言,而這個政策無疑是成功的,和上一代比起來,現今加泰地區年輕人的加泰語能力有著顯著的提升,他們用加泰語思考,用加泰語寫作,用加泰語談笑風生。

更甚者,加泰人有時會被西班牙其他地區嘲笑「說得一口破西班牙語」,因為他們早已習慣用加泰語思考再翻譯成西班牙語,有些表達方式難免帶著濃濃的加泰語色彩。不過,能用自己母語來思考,對加泰人來說再自然不過,帶加泰腔調的西班牙語又何嘗不是種浪漫?

 

f2

作者提供

 

母語,東西方明珠的敲門磚

加泰語在短短數十年間從谷底翻身成為普羅大眾的語言,甚至是加泰人的驕傲,其轉變不只歸功於當地政府部門的推廣,更需追溯至加泰隆尼亞的歷史軌跡。作為西班牙商業重鎮,加泰隆尼亞自十八世紀起經濟蓬勃發展,工業化和現代化程度遠勝於首都馬德里,形成邊陲地帶較中央地區先進的局面。另一方面,繁榮的經濟帶動當地中產階級興起,這群布爾喬亞(中產階級)秉持著對自身文化的認同,大力推動當地文學、藝術發展,塑造加泰隆尼亞傳統文化的榮譽感。在經濟發展加以文化認同的推廣下,加泰隆尼亞傳統文化遂成為先進文明的象徵

不只如此,加泰隆尼亞的知識分子更將這分認同感導向「族群民族主義」(ethno-nationalism)的道路,促使許多來自西班牙南部安達魯西亞地區的移民家庭也能藉由學習加泰隆尼亞語言和文化而融入當地社會,也就是說成為「加泰隆尼亞人」不需要血緣上的象徵,而是透過掌握說寫加泰語的能力以及融入加泰隆尼亞文化這個過程,無論你來自何方都可以獲得這個社會的認同,這正是加泰人追求的可達成式(achieved)族群社會;與蘇格蘭一樣,加泰人追求的民族主義是以地方公民社會價值觀為標準的公民民族主義」(civic nationalism),而非傳統血源意義上的「種族民族主義」(ethnic nationalism)。如果在加泰隆尼亞地區生活過,便會感受到他們對自己文化的追求,外來的訪客如果可以說上幾句加泰語,也會得到更友善的回應。

可能有些人對於加泰語、加泰隆尼亞文化認同感以及他們族群社會的建立有種既視感,那是因為離臺灣不遠的香港亦是以相同的模式建立起「港人社會」。香港因地理及政治因素,在二十世紀一直是中國最先進的地區,和北京政府的關係一如加泰隆尼亞地區和馬德里政府,都是對峙的先進邊陲地帶-落後的中央地區。

從二戰到97回歸這段期間,中國各區人口大量湧入香港,在各黨派的政治意識操控之下,這些移民對香港這塊土地缺乏認同感,造成香港社會動盪不安,當時英國殖民政府為解決層出不窮的社會問題,最後選定就當時社會背景而言較為中立的粵語作為共同語言,以此語言導入文化認同進而塑造香港價值感,期許建立一個所有移民都能尋得歸屬的社會。另一方面,香港發展相較於同時期的中國先進許多,並且在亞洲獨領風騷,被公認為四小龍之首,於是粵語、香港文化遂成為先進文明的象徵,外來移民為了進入這個「文明先進」的社會,更是積極學習粵語融入香港文化,讓自己成為「香港人」。在那個世代,香港文化也隨著電影、歌曲等大眾媒體遠播整個東亞,港式粵語也成為了該時代不可抹滅的標誌。

綜觀加泰隆尼亞和香港的例子,不難發現加泰語和粵語盛行的原因正是他們背後所代表的文化價值,唯有學會它們才能獲得融入加泰隆尼亞社會或香港社會的入場券。

 

2015年加泰隆尼亞獨立遊行一景,旗幟標語為「再見,西班牙」。

2015年加泰隆尼亞獨立遊行一景,旗幟標語為「再見,西班牙」。作者提供

 

 

追求更優質的「獨立」方式

加泰隆尼亞喊出的「18個月獨立」,逼得西班牙最高法院急忙跳出來喊違憲、西班牙央行警告「加獨新貨幣」將被排除在歐元區之外,甚至在去年蘇格蘭公投時馬德里方面就趕緊表明了「萬一蘇格蘭獨立成功,一定會阻止蘇格蘭加入歐盟」,這番話當然也是殺雞儆猴,說給加泰人聽。

不少觀察家都認為「加獨」成功機率不高,但歷史、母語的力量卻不容小覷。

過去300年的奮鬥怵目驚心,尚未取得實質獨立地位的保障之前,誰知道今日的兢兢業業會不會又成為明日泡影?無論加泰隆尼亞最後是否獨立,其「聯邦主義」的理想性格正透過歐盟的形式重生;或許「取得在歐盟內與西班牙擁有平等地位」才是「加獨」的真正目的也說不定。

加泰隆尼亞自治政府幾乎擁有一個國家政府所能具備的各種功能,而加泰隆尼亞以母語為主的文化獨立性則是其他欲獨立地區通常不具備的優勢,加泰隆尼亞的母語使用已全面恢復到百年前具有吸納移民、讓社會有機增長的基本功能,繼續發展下去的話,未來會如何還很難說。

究竟加泰隆尼亞這次是不是真正鐵了心要跟西班牙爭取獨立,接下來這一年就會見真章。

在臺灣,原住民各族語、客家話、臺語的歷史脈絡與加泰語相似,在各時期強勢外部文化的打壓下,皆被刻意營造成低等文明的象徵,從此本來具備社會功能的母語被強行灌上「方言」之名,這些長期實施的歧視性政策正是造成當前各種母語日益凋零的主因,不似加泰文化在18世紀藉由當地中產階級的努力,翻轉其文化價值進而為加泰語拓展出生存空間。

臺灣,也是個多元種族的社會,或許我們可以藉由加泰隆尼亞的歷史發展獲得省思,將我們的社會建構模式由講究祖先血緣的「歸類式(ascribed)社會」,轉向追求文化認同的「可達式(achived)社會」,透過追求在地化參與的「公民民族主義」、翻轉多元母語的價值,進而保存我們的語言,增加自身文化的獨立性。

 

菜市場政治學延伸閱讀:蘇格蘭獨立運動的特色:公民民族主義

 


參考資料:

  • Generalitat de Catalunya (1998).  Ley 1/1998, de 7 de enero, de política lingüística
  • 郭秋慶,2002,《西班牙中央與邊陲的衝突──論加泰隆尼亞族群政治的建構》,成大西洋史集刊,Vol 10,pp.139-159
  • 舒瑩昌,2003,《加泰隆尼亞於歐洲整合過程中其國家認同之轉變》,南華碩論
  • 林達,2014,《加泰羅尼亞為何要獨立》,東方早報,8月31日
加泰隆尼亞,失語三百年(下)
Tagged on:                         

4 thoughts on “加泰隆尼亞,失語三百年(下)

  • Pingback: 加泰隆尼亞,失語三百年(上) | 菜市場政治學

  • December 24, 2015 at 8:14 pm
    Permalink

    關於語言文化政策,臺灣是極度落後國家。以臺灣族群語言的多樣性,至今連一個自治行政區都沒有,遑論自治語言。另外,加泰隆尼亞和愛爾蘭在族語復振的強烈對比讓人不自得不信:經濟獨立才能真正確保文化獨立。

    Reply
  • August 3, 2017 at 6:31 pm
    Permalink

    加泰隆尼亚和西班牙文字不通,民族不同,和台湾很不一样。若是台湾原住民占人口绝对多比例,台加二者才有可比之处。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