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士清/台灣經濟研究院助理研究員

 

2014年APEC峰會在11.12正式結束,本屆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主題乃「共同面向未來的亞太伙伴關係」,設定三大優先議題是「推動區域經濟一體化」、「促進經濟創新發展、改革與增長」、「加強全方位基礎建設設施與互聯互通建設」,會議成果多數偏向北京的單方期待。筆者正逢北京體驗APEC blue,北京在峰會期間似乎回到大年初一的感覺,而新華社和CCTV將北京APEC峰會形容成盛世格局,一般北京老百姓也體驗不到,反而會私下消遣APEC。基於新現實主義者的觀點,APEC不可能實現會員體具體合作的目標,合作者從相對利益出發會產生「囚徒困境」的問題,APEC會員體以自願為特徵為協調的單邊計畫不會促成亞太地區貿易自由化,相反的會導致會員體之間分歧與矛盾。

國內傳媒針對APEC的媒體議程很有意思:馬習會不會、峰會期間的蕭習會、和峰會不太有關的王張會,當然也有峰會花絮:APEC Blue、歐巴馬吃口香糖進場、普汀對中國第一夫人展現紳士風範、安倍遭習近平冷眼對待等,最重要的還是中韓簽署FTA的快速進展。除了幾家平面媒體針對APEC優先議題進行分析外,今年北京APEC到底再討論什麼,可能要花點心力來探討一下。

 

apec-2014-group-photo

來源:http://www.channelnewsasia.com/news/asiapacific/china-lights-the-way-to/1464924.html

 

ㄧ、煞費苦心的北京APEC營造區域經濟強權的形象

北京本次作為2014年APEC領袖年會的東道主,相較2001年的上海APEC年會,中國目前的國際影響力可謂突飛猛進,北京必然以APEC平台作為議題槓桿,突顯出中國在區域經貿整合的角色,強化亞太地區政經影響力的話語權。北京自接下2014年APEC主辦權,迄今共計29場APEC資深官員會議中國大陸便主辦25場主辦,顯示北京在APEC場域全力鋪陳推動區域經濟整合的決心。但國際現實不若新華社報導般的美好,包含美國、日本、俄羅斯等大國的態度偏向消極,韓國和中國配合良好,菲律賓作為明年APEC主辦會員體,背後有美國撐腰,預計海洋議題和中國也是不同調。本次APEC優先議題聚焦在「推動區域經濟整合」、「促進創新發展、經濟改革及成長」、以及「加強全面連結及基礎建設發展」(見下圖)。根據APEC北京高峰會的宣言草案顯示,本屆APEC會議將就亞太自由貿易區(Free Trade Area of the Asia-Pacific, FTAAP)提議,制定2025年實現自由貿易區的具體目標。但北京其實沒有足夠的國際政經實力撐起FTAAP,只是想透過FTAAP的倡議突顯營造亞太區域經濟強權的形象,然而FTAAP不可能回到「朝貢貿易」。

 

apec
2014年APEC年度主題與優先領域

來源:中華台北APEC研究中心

 

二、亞太自由貿易區(FTAAP)是否還是空中樓閣

亞太自由貿易區最早在2006年的APEC越南河內會議提出,迄今仍被擱置一邊的原因甚多,APEC作為實現亞太地區自由化的機制與手段,在現實主義者眼中影響力還是太弱。迄今檢視APEC在推動區域經濟整合的各項政策工具中,包含支持多邊貿易體系、反對貿易保護、加強全球價值鏈及供應鏈連結性之合作、促進投資自由化與便捷化等,倡導「亞太自由貿易區」在北京APEC領袖年會具有議程設定中的價值。目前亞太地區最主要的兩個區域經濟整合分別為「跨太平洋夥伴協議」(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及「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RCEP),TPP及RCEP完成談判後,經濟規模分別可達27.25兆美元及21兆美元,占全球生產總值約為38%及29%。該二項協定亦被視為達成亞太自由貿易區的重要途徑,TPP由美國所主導且條件嚴苛,但若說RCEP是中國主導恐怕也是言過其實。隨著與東協貿易額增長放緩,中國大陸想要加速整合東協各國實現恐怕是一頭熱,東協諸國對於中國大陸企圖主導RCEP也充滿疑慮(如下表比較所示)。

 

項目TPPRCEP
基本資料1. 源於紐西蘭、汶萊、新加坡、智利之P4協定。
2. 鼓勵APEC成員加入行列,同時開放非APEC成員申請。
3. 談判始於2011年。
1. 源於ASEAN與中國大陸、印度、日本、韓國、澳洲、紐西蘭之ASEAN+ 1 FTAs。
2. 採開放條款,有興趣的相關國家或經濟體可以隨後加入。
3. 2013年啟動談判。
協議特徵1. 建構一個比現存FTA合作更進一步深化的區域經濟整合協定,以支持公平的經濟發展。
2. 貨品、服務及投資貿易自由化、技術合作、智慧財產權、爭端解決機制。
1. 建立一個因應21世紀挑戰的區域FTA。
2. 貨品、服務及投資貿易自由化、智慧財產權、環境保護、勞工、財政服務、對貿易的技術性障礙,以及其他規則性議題。
關注焦點1. 黃金標準的21世紀FTA強調跨領域議題及新貿易挑戰,但TAA不包含中國大陸及印度。
2. 可能分化ASEAN的向心力。
1. ASEAN或平衡發展,依會員發展程度不同而給予差別待遇,但缺乏美國這個強大經濟體奧援。
2. 各項ASEAN+1規定及開放程度均不盡相同。

 

亞太自由貿易區雖是經貿範疇,刀斧痕跡卻是十分國際政治。APEC企業諮詢委員會(ABAC)早在2004年就警告亞太地區以鄰為壑的經濟結盟,會導致貿易自由化的實踐困難重重。在促進貿易全球化、自由化立場上,APEC各會員體堅持以多邊貿易為主,對於類型的自由貿易協議,秉持開放、透明、非歧視的原則,朝著統一的多邊規則而努力,實現各個自由貿易區的有機複合,如果各行其是、相互排斥,可能導致貿易保護主義,各種保護主義的抬頭。ABAC近年來成為APEC一大亮點,ABAC針對促進亞太地區貿易自由化的貢獻甚多,相關倡議相較領袖峰會也來得務實,政治家在APEC彷彿是控制方向盤和採煞車的角色,企業家在ABAC便是扮演加速器和換檔的功能,宏達電董事長王雪紅作為中華台北在ABAC的輪值主席,當初力促ABAC 籌設跨平台IP分享機制在倡議上便有實際作用。

 

三、切蛋糕比喻看全球價值鏈

APEC之所以關注全球價值鏈議題,主要緣起乃天災引發產能失調的危機,例如2011年3月發生芮氏規模9.9地震,重創日本東北地區,加上地震所引發的海嘯嚴重損壞部分沿岸城市,因而造成福島縣第一核電廠因冷卻系統毀損而產生輻射外洩,造成全球電子產業面臨斷鏈的危機;同年10月泰國爆發嚴重水患,造成電子產品及零組件廠商因工廠設備泡水,導致關鍵零組件缺貨,全球硬碟的供應量大幅減少導致價格不穩,影響下游產業之出貨供應。2014年中國大陸將全球價值鏈納入APEC優先議程,主要著眼於全球價值鏈議題有利促成開發中國家沆瀣一氣,希冀透過議題結盟的方式,擺脫大量消耗生產要素,附加價值卻低落的困境。全球價值鏈受到矚目的原因,亦在於傳統國際貿易統計缺陷。筆者以切蛋糕作為比喻,蛋糕本身存在較具營養的雞蛋、構成蛋糕本身的麵粉,以及構成蛋糕外觀的奶油,隨著經濟成長及國際貿易的增加,各國作為經濟參與的分享者,全球價值鏈便是在解釋為何該國一刀切下去可分得蛋糕核心的部分?其他國家只分到蛋糕的奶油部分?

事實上,目前以「關境域」為基礎的國際貿易統計方式,沒有考慮上述變化,只將原產地定位為組裝並出口最終產品的國家,導致原產地被誤讀,導致不同國家生產的元件需要多次跨境,導致貿易額被重複計算。台灣近期也很關注全球價值鏈的貿易計算方式,高層領導人物時常苦於傳統貿易計算顯示兩岸貿易依存度高達40%的焦慮,若按照全球價值鏈的增值計算,兩岸的貿易依存度會下降17%。但筆者認為Global Value Chains顧名思義就是「全球」,意思就是要看全球的貿易流動與產出價值,中國透過經濟影響台灣是事實,台灣要展現老鷹般的因應,而非鴕鳥心態。

 

四、「規則之爭」超越「市場之爭」讓APEC從戰場變展場

針對APEC之歷史經驗研究中,瞭解國際貿易規則形成、演進、規則之構建主要由大國發起,先形成小範圍的核心國集團,再向多邊協定擴展,如同美國力推TPP、ASEAN集團主導RCEP、中國大陸在APEC倡導FTAAP。在新的全球經濟格局下,尤其在美國大力推動和主導下,通過貨物貿易、投資、服務貿易規則的融合,涉及國內政策、要求更高市場開放度和更高標準的國際貿易規則及框架,已逐漸開始形成,無論是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還是TTIP(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協定),或是PSA(Plurilateral Services Agreement 多邊服務業協定),都是在美國主導下的構築全球貿易新體制,重奪規則主導權的重要一環。根據APEC領袖宣言FTAAP專章初稿「APEC實現FTAAP的北京路徑圖」,FTAAP將透過正在推動的區域經濟整合,包括東協+3、東協+6,以及跨太平洋夥伴協議(TPP)逐步達成,最終實現APEC各成員經濟體的全面自由貿易協定。ABAC強調面對全球經濟動盪不安的情勢及消費型態的改變,認為強化物流供應鏈連結之效率,為各會員體擴張貿易及恢復景氣之關鍵。不過,中國大陸原主張設定2025年為FTAAP達成時間。亞太自由貿易區(FTAAP)已獲得領袖會議批准,將正式啟動議程,包含實現FTAAP、支持多邊貿易體系、加強全球價值鏈與供應鏈連結性之合作等。另外,對於目前正威脅全球的伊波拉疫情會員體也承諾會攜手合作,支持聯合國援助非洲國家,直到戰勝危機。

 

小結: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仍在APEC場域左右逢源

新現實主義、新自由主義及建構主義等國際關係理論三大流派對APEC的評價不同,特別在亞洲金融危機後,泰半認為APEC是幅員遼闊廣大的亞太地區因應國際關係結構變化的產物,尤其在美國重返亞太、中國經濟崛起、日本經濟陷入停滯、東協逐漸竄起、俄羅斯意圖南下等,可謂牽一髮而動全身。亞太自由貿易區的倡議最早由美國所主導,與日本、澳洲、加拿大、新加坡、紐西蘭及智利等會員體共同提出,過去幾年卻束之高閣。北京能否在APEC系列會議中,營造出共建面向未來的亞太夥伴關係的氣氛,促成亞太自由貿易區在北京懷柔區博得APEC滿堂彩的姿態,著實牽動中國大陸的國際地位與經貿話語權。由於全球經貿結構的變遷,影響亞太自由貿易區的發展,現階段APEC上從經濟領袖會議,下至工作小組會議等研討會,每年計舉辦約200場會議,亦為我政府各部門長期經營之重要國際場域,台灣以中華台北的名義在APEC場域是左右逢源,領袖峰會雖然無法在台灣舉辦,但APEC各項工作會議卻時常移師來台灣舉辦,APEC秘書處官員對台灣舉辦APEC相關會議確實讚譽有佳。WTO和APEC仍為台灣參與最重要的國際組織,而且在中經院及台經院分別設立秘書處,對於APEC優先議題的持續發展,台灣對於呼應APEC所支持多邊貿易體系、加強全球價值鏈及供應鏈連結性之合作、促進投資自由化與便捷化等多項議題,在亞太自由貿易區的趨勢下仍能迎刃有餘,持續發揮議題倡導的優勢。

 

 

2014年APEC峰會的煙硝味
Tagged 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