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奕婷/瑞典哥德堡大學政治系

 

前情提要:

上篇提到「壞人」分成四處流竄的強盜、與割據一方的土匪。為了能夠安穩而長久地向村民徵收保護費、並且擊退領地內的挑戰者,土匪首領必須節制勒索的額度,偶爾也要花點錢造橋鋪路蓋學校,讓村民心甘情願繼續耕作勞動。

 

領地外的盟友

土匪首領的收入除了向村民收來的保護費之外,也可能有些「不勞而獲」,比方藏在地底的油田礦物、以及來自領地之外盟友的援助[1]。與保護費不同,土匪比較不需要倚賴村民的配合就可以大筆地獲得這些「不勞而獲」;縱然村民不想勞作消費儲蓄,土匪仍然可以依靠外地盟友的金援、或者出口石油礦物來擁有自己的金庫。

擁有這樣獨立於村民勞動所得之外的金庫實在很不賴,既然土匪不再那麼需要仰賴多數村民在經濟生產上的配合,拿出掠奪所得來提供公共財以安撫大多數村民就顯得浪費。分配這些「不勞而獲」來拉攏社會上少數的重要人士以維持社會秩序即可,至於多數村民是否滿意被土匪統治的生活、是否安分勞動對於土匪的收入影響並不大。

更重要的是,若是來自境外的金援占了土匪收入的相當一部份,境外盟友便有了對土匪指手畫腳的權力。土匪就算是據地為王統轄一方,但若是隔壁城鎮的黑道老大常常拿來大筆金錢要求土匪首領拉攏這一個商人放棄那一個商人、懲罰這一氏族獎賞那一支系、要求村民更換耕種的作物以避免與隔壁城鎮競爭,那麼土匪對村裡的治理並不完全、反而會因為境外盟友的利誘而妥協調整。

整體而言,來自領地外的「不勞而獲」對土匪首領而言當然是天下掉下來的禮物,但對於轄區的村民而言就沒有那麼幸運了。一旦境外盟友成為土匪的主要收入來源,土匪便不再那麼需要對村民的生計負責。不過這些「不勞而獲」是不是真的有那麼大的負面影響也跟土匪首領的產生方式有關[2]。

有些地方使用比較民主的程序來決定,首領必須讓地方上多數群眾共同同意而產生;在這樣的狀況下,儘管能夠獲得大筆的不勞而獲之財、不需要依靠來自村民的保護費,但為了獲得多數村民的支持,土匪還是必須將這些不勞而獲以公共財的形式分給大多數村民。在有些地方首領依靠著一小群重要人士的支持來擊退挑戰者,那麼土匪僅需要把不勞而獲之財拿來分給少部分的自己人即可。

對於土匪首領而言,「不勞而獲之財」與「非民主」的組合簡直是土匪生涯的天堂:在經濟上不用仰賴村民的勞動配合、在政治上也不需要大多數村民的同意支持,大筆財富可以多數留作己用。此外,既然有這麼多的財源是獨立於村民的經濟活動之外,若是哪一天村民當真想不開流血流汗追求民主,土匪還是可以用這些財富輕易地利誘或威脅或鎮壓來解決村民的集體行動。

換個角度來說,對於擁有不勞而獲之財的土匪首領而言,「民主」實在可惡至極。當然,所有的強盜土匪都不會喜歡民主。不過對於沒有不勞而獲之財的土匪而言,為了自己的經濟利益,本來就需要顧慮村民的生計喜好;讓村民有一些參與公共事務的權力,村民反而會更加甘心樂意地勞動生產[3]。但對於坐擁不勞而獲的土匪而言,民主實在是阻礙財富積累的最大絆腳石。

 

不同的境外盟友

來自於國家境外的金源對於一個國家民主與經濟發展的影響在政治學中有許多討論。整體而言,不勞而獲之財容易被統治者挪作己用或用以拉攏自己人、使得統治者比較不需要顧慮人民的生計,也讓統治者更為敵視民主;而這樣的負面影響在非民主國家尤其顯著。

境外盟友也有不同種類,善良的或者邪惡的。

國際援助(foreign aid)是屬於好心幹壞事的類型。許多研究指出,國際援助縱然出於良善的目的想要幫助受贈國緩解貧窮、促進發展,但由於上述「不勞而獲」之財的種種特性、援金常被受贈國統治者與官僚污走,因此對於受贈國的經濟發展貢獻有限,也可能對受贈國的民主轉型造成阻礙。

f1

來源:http://www.ynaija.com/opinion-why-foreign-aid-is-still-bad-for-all-of-us/

 

不那麼善良的境外盟友會帶來更惡劣的影響。以俄羅斯為例,靠著金援特定候選人、提供優惠油價、軍事合作、貿易協定等增加許多週邊國家及其領導人對俄國的依賴。在烏克蘭、白俄羅斯、亞美尼亞、喬治亞等國,由於俄國在軍事、交通與能源方面的金援甚鉅,俄國能相當程度地影響這些國家的經濟與安全政策,因此在這些國家內形成了「限制的政策領域」(reserved policy domains),而該國領導者對於這些政策領域內的事務少有置喙餘地、實質的統治權力 受到限縮。透過這樣的方法,俄國在許多鄰近國家內培植了親俄的威權政權。

 

台灣:別有用心的境外盟友與東走西顧的統治者

若是採用這樣的架構,透過對「土匪」行為模式的比喻來分析統治者,目前台灣的統治者有什麼樣的境外盟友呢?

 

f2

與中國簽訂服貿協議的爭議中,兩岸的政府都不斷提及中國對台灣的「讓利」。縱然暫且不論中國對台灣從未掩藏的領土野心會使這樣的讓利帶來多少的政治後果,許多研究甚至是中經院的報告都指出服貿協議對台灣總體經濟的助益微乎其微。

因此,就算這位境外盟友當真有利可讓,這利益也不會分到我們大多數人身上。更細緻的分析(例如這篇這篇、還有這裡)認為「兩岸政商聯盟」才是其中最大的贏家。與兩岸統治者有特殊關係的少數重要人士將實實在在地獲得好處。

 

f3

上表是經濟學人所製作顯示中國政府補助占企業淨利比例的前十名,其中的第三名與第六名分別是統一企業與旺旺集團,他們收受的中國政府補助占其整體淨利分別高達18%與11.3%。

如同理論所預測的,兩岸政商聯盟的成員從不隱藏他們對民主的敵視,也正在透過種種方法影響台灣內政、限縮台灣的自由民主,如此一來來自境外的「不勞而獲」便更能躲過民主程序的監督與重分配的可能。

f4

 

政治經濟學理論告訴我們,「凡是民主,必然本土」其實並非虛構也不是為了召喚國族主義的謊言,更不是什麼世界觀不足的囈語。唯有當統治者固守同一領土,認定自己必須且只能長期地與地方居民同存共榮時,統治者才會比較善待人民,而民主的治理方式更迫使統治者必須顧及社會上多數一般人的喜好。不過,來自境外的「不勞而獲」會打破這樣的關係:當統治者過度仰賴來自于外人的不勞而獲時,統治者將必須更多地照顧境外盟友而非國內居民的利益,且反過來益發敵視國內的民主、以避免分享「不勞而獲之財」給社會上多數一般人。

就這個角度而言,台灣目前似乎面臨著最糟糕的組合:有領土控制野心的境外盟友,以及從來說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只願意在島嶼內據地為王、還是總想著回去哪片大陸的統治者。不過別忘了,在民主制度下,人人都有選擇統治者的資格,而民主制度下的言論自由、多元資訊流通更讓我們能夠分辨與拒絕心不在焉隨時想落跑的土匪以及不安好心的境外盟友。倘若沒有這些民主機制的存在,人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統治集團成為真正的土匪。


[1] 政治學當中對於「不勞而獲」之財(unearned/labor free resources) 的討論開始於對產油國家的研究,指出自然資源對於國家的民主發展反而有負面作用;晚近研究者也開始注意到來自國外的金援也有類似的影響。本文主要討論國外金援的部分,自然資源的影響可見這裡

[2] 詳見上篇<領地內的盟友>

[3] 17與18世紀末英國與法國政治參與的開放都與皇室試圖徵收更多的稅有關。

 

 

 

 

強盜、土匪、與他們的盟友(下)
Tagged on:                 

4 thoughts on “強盜、土匪、與他們的盟友(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