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方隅/美國密西根州大政治所博士候選人

 

面對新型傳染病,中共的作法在一開始是先嚴懲通報消息的人。十二月的時候有風聲傳出、同時我們事後知道中共在 12/31就向世衛組織通報有不明的新傳染病,但一直到到疫情大爆發、真的壓不住之後,才在1/20由習近平公開表態做好防疫工作,自此之後官方的確診數字才開始上升。即使如此,防疫似乎仍然不是最首要的重點,中共牢牢控制著宣傳機器,將抵抗傳染病宣傳成英勇事蹟,宣布要在六天內蓋好醫院,但同時前線醫護人員連基本的醫療物資都沒有。事實上,這種模式可以適用到任何一個大型的公共事件、天然災難。每次大事爆發,統治當局就先想辦法壓下來,壓不住之後就率先犧牲民眾利益,最後透過宣傳機器,把悲劇包裝成喜事,然後大家團結在「黨的領導」之下。這是中共政治常態。17年前的SARS爆發時,中共的反應跟目前的發展幾乎是一模一樣的。
 
為什麼獨裁者總是會做出許多外界人們覺得是很可怕的「壞行為」?為什麼這些壞行為最後卻證實了是可以鞏固權力的「好政治」?本文向讀者介紹兩個威權政治當中的重要概念。

 

統治聯盟跟人民想得不一樣

在《獨裁者手冊:解析統治權力法則的真相》這本書當中(中譯本由遠流出版。這本書可視為The Logic of Political Survival的科普版),作者梅斯吉塔以及史密斯教授跟大家解釋了為什麼獨裁者的行為模式跟我們想得很不一樣。


  
簡單來說,在獨裁國家,統治者的「政治生存」(掌握權力)仰賴的是一小群統治菁英把持著權力,所以一切的目標是要維持政權穩定,以這一小群統治菁英的利益為優先。所以,像是面對天然災害,第一重點是要先塑造維持領導者的形象(先否認有出現問題,解決掉提出問題的人),各地官員要先維持好自己的施政紀錄,並且要等待上級的指示(所以都不敢上報真相),至於受災者們有沒有受到好的照顧並非重點,反正也沒有媒體可以公開監督,民間的監督力量則是可以由國家機器來打壓、刪除。
 
在民主國家,由於統治者的政治生存仰賴的是全體民眾的選票,所以在做任何事情的時候必須優先考量對「全體人民」最有利的方案。而且因為新聞自由、法治程序的存在,可以監督執政者不要亂來。就算統治者真的亂來,執政者也必須面對法律責任(司法程序),以及政治責任(選票)。

統治者的負責對象,以及施政優先考量的是哪一群人的利益,造就了獨裁政治和民主政治最大的不同。

菜市場政治學專題:《獨裁者手冊》書介

 

獨裁者的困境:如何面對「資訊」?

另一個重要的觀念是「獨裁者的困境」(dictator’s dilemma):到底該怎麼面對「真實的資訊」?
 
在獨裁國家裡沒有選舉,無法透過定期的選舉來反映民心向背,而且通常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是受限的,統治者不希望人們知道太多,最好都只要知道現在國泰民安的好消息,也不要去談論政治什麼的。然而,這樣子的制度有一個重大缺點,那就是獨裁者會不知道到底民間的真實狀況怎麼樣,也不知道人們的喜好到底是什麼。
 
也就是因為統治菁英們多半不知道真實的問題在哪,所在獨裁國家最常做的事情很可能不是解決事情,而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然而,當強制手段用得愈兇,對獨裁者而言,是更加地不知道民間的真實狀況。

不過另一方面來說,假設獨裁者試著開放公民的自由權利,讓人們參政,當人們愈有權利講話、愈可以接觸到真實資訊以及表達意見,雖然可以讓統治者獲得的真實資訊增加,但是統治正當性也會受到更多嚴格的檢驗,甚至在一些開放選舉的地方還可能會輸掉選舉。
 
這就是學者Ronald Wintrobe所提出的「獨裁者的困境」dictator’s dilemma

 

中共的統治邏輯

中國在習近平上台之後,選擇的是強制手段的路徑。原本有限度的公民自由、言論自由市場,被大量地限縮,所以,我們可以看到維權律師大抓捕,宗教自由被打壓,新疆集中營,國際非政府組織(NGO)大撤退,還有各家媒體們其實已經愈來愈少真正的「記者」去編採新聞,而只剩下「編輯」,只能用官方的新聞來源編成新聞。(題外話,更嚴重的是,台灣有許多媒體常常直接拿中國的新聞來使用,殊不知很多都是官方媒體的政治宣傳)

在這種狀況底下,「維穩」就成了政權的首要任務,實際的治理狀況則是其次。

這次疫情大爆發,其實也跟這種統治模式很有關聯,是「人禍」的成份為主。讓我們簡單回顧一下過去兩個月以來發生什麼事。

在中共中央定調傳染病爆發之前,沒有地方政府敢定調以及呈報真相,因此錯過了防疫的黃金時期。大家都在想辦法把事情壓下來,處理提出問題的人比處理問題還要重要。報導指出,中國在十二月底就通報了WHO,且習近平其實早在1/7左右就知道了疫情嚴重,但一直到習近平1/20開口說了疫情之後,官方媒體才開始講說要防疫,確診數字才開始報上去。同一時間,中共的宣傳機器大力宣傳美國流感死亡人數很多、台灣愛滋病嚴重,同時「網軍」出征台灣,批評台灣暫停出口醫療用口罩是見死不救,很明顯地要將焦點轉移到國外。(*註:台灣口罩外銷七成是到日本。2019年出口到中國的口罩僅185萬片,佔出口量1%,且從中國進口的口罩有將近四億片。參考這一篇文章的整理數字。)
 
之後沒多久,大半個湖北省就直接封城了,幾千萬人口受到影響。那麼關於物資補給、醫療資源不夠的問題怎麼辦?抱歉那可能並非重點。派解放軍去維持秩序是優先考量,物資補給這種事情之後再說。如果太早公開真正的訊息,讓專家出來談真正的問題所在,這種事情一定會傷害到黨的形象,所以在外界看來對防疫有助益的事情,對獨裁者來說就變成了很差的選擇。(中國網友的疫情瞞報文本分析
 
大年初一,中共中央政治局罕見地召開會議,之後新成立了一個「中央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過了一天之後,媒體才宣佈該小組的組長是總理李克強,副組長是掌管宣傳的王滬寧,而組員裡面幾乎沒有一個公衛專業的官員。是的,宣傳和資訊戰,可能是比防疫更重要的事。
 
中國官媒說:習近平強調,面對(武漢肺炎)加快蔓延的嚴重形勢,必須加強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各級黨委和政府要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深刻認識做好疫情資訊防控的重要性和緊迫性。


如果大家拿官媒來看的話,在公布疫情後幾天,習近平在上面的形象就是戮力處理疫情的偉大領導者,還不忘強調這是中華民族的偉大歷史。一直到中央定調要防疫之後,人民日報才首次把防疫訊息放到頭版,此時封城影響的人口數已經是兩倍台灣人口了。
 
套句中共研究專家的話:「把人視為牲口處理」很可能是共產黨的長期有效策略。穩定政權是首要考量,對獨裁者來說,只要政權可以存續,就可以透過各種宣傳機器來宣稱自己的治理績效很好(而且還可以透過大外宣砸大錢,向全世界做這種宣傳),如果真的有人民起來反抗,那也可以透過軍隊和警察等鎮壓手段去處理掉,威脅不大。至於實際上的治理績效和犧牲了多少人,那都只是維持政權的工具而已。
 

小結:認識威權政治

現在疫情深不見底,中國各地封城封不完,全世界許多國家也跟著「中標」,止不住節節上升的確診數字。然而,很多人恐怕還會去「稱讚」獨裁者面對疫情的「效率」很高。但這種封城的效率是建立在完全不管民意、不理會人民死活的狀態下的「效率」。而且,先前已經有多少疫情爆發,仍然是未知數。

大家可以想想看,在獨裁政治底下由於沒有民意代表的監督和制衡,政府官員們的作事方式和民主體制下肯定有許多不同。近期有政治人物稱讚說「中國官員素質比台灣好」「不知道要支持民主到什麼程度」,這種心態是很值得人們反思的:我們要追求怎麼樣的生活方式?許多人稱許的獨裁統治有效率,那是真的效率嗎?

在民主政治底下,覺得政治人物做不好,我們下次可以把他/她換掉,但是在威權政體之下,當統治者出錯的時候該怎麼辦?

身為地球村的一份子,我們當然有責任去盡一份心力,一同面對這樣的天災及人禍,因為病毒和各種環境問題都是無國界的。在台灣,我們可以相信政府及專家們提出的應對方式,每個人都有責任一起防疫。

然而,同樣重要的是,身在民主國家的我們,必須要了解民主與獨裁的不同,尤其是現在有許多人在宣傳獨裁政治多麼有效率、民主多麼不好,又或者是把獨裁者拿來當偶像。我們必須知道,自由、法治、受到監督制衡的政府,才是我們要珍惜以及遵循的政治原則。獨裁者的效率是建立在不管人民死活的狀況之下的效率,而且一旦出錯那是巨大災難性的。

 


後記:讓我們來看一個趣聞。

 

 

本圖取自騰訊新聞,1月26日某時刻忽然數字往上跳很多,然後又下修。同樣的數字也出現在網易新聞。2月1日的時候,同樣的狀況又出現了一次。對獨裁者來說,有人太過誠實是不好的事,當然,我們無法確認是有人「誤發」了未修飾的數字,還是純粹系統bug。在1/20習近平宣布要防疫之前,幾乎沒有什麼確診數字,也幾乎沒有報導,僅有的報導是官方宣布嚴懲率先披露疫情的人,說他們造謠,後來我們知道那八位被懲處的人都是第一線的醫師。習近平1/25宣布成立工作小組之後,一天之內防疫數字立刻獲得控制、沒有增加。後來才繼續上升。然後,2月13日時,中國一下子調高確診數字一萬三千多(理由是確診標準改變),在習近平撤換了湖北省委書記後,顯然是要先把前面的帳算一算。官方調控得宜,連死亡數都維持在完美的2%出頭比例,看來這個病毒也是在黨的掌控當中(?)。到底有什麼官方數字是可以相信的呢?恐怕沒人說得準。

 

 

為什麼中共要隱瞞疫情?認識獨裁者的統治邏輯及其困境
Tagged on:                 

6 thoughts on “為什麼中共要隱瞞疫情?認識獨裁者的統治邏輯及其困境

  • February 19, 2020 at 4:46 am
    Permalink

    #假如現在,你是一個中國人
    如果你是中國人,現在回想起來,一定覺得很奇怪:新冠病毒雖然早在過年前就爆發疫情,卻沒有任何中國平民被告知,大家還是高高興興(當然也沒戴口罩)看春晚、喝春酒,不知大禍將至。
    一直等到習大大有如大夢初醒般宣布要加強抗疫,各級地方官員才敢承認有病毒、才敢發布真正疫情,但已錯過防疫最寶貴時間,瘟疫一發不可收拾,武漢淪陷,中國大部分地區也都淪陷。
    而如果你是中國人,又剛好不幸是武漢人,你就會面臨到18世紀歐洲用來對付黑死病的「封城」。
    為什麼專家說封城沒有用呢?第一是因為封不住,一下子就跑出500萬人,封什麼封?簡直是兒戲。第二是應該要教導人民正確防疫知識、提供更多醫療資源、避免疫情繼續擴散……而不是把這些人都關起來就了事,難道要他們互相感染、一直到全部得病為止嗎?第三是幾百萬人關在城裡,不許運輸、不能工作,那不是要坐吃山空嗎?再偉大的祖國也不能無限期的供養武漢人吧?
    如果你是中國人,又剛好是醫護人員,你可能會「被志願」去援助武漢疫情,你和夥伴們一邊聽著上級長官激勵人心的講話,一邊偷偷看著親友在旁邊放聲痛哭,但你還是得故作堅強踏上行程。
    只是你萬萬沒想到:你們所攜帶的醫療器材,可能在機場就被武漢政府劫走;你們每天在醫院工作到筋疲力盡,只能倒地就睡,而且只有泡麵和麵包可吃;更慘的是醫療資源嚴重不足,即使身上穿的防護衣已經破了,心裡再害怕也得誓死達成任務。
    如果你是中國人,又不巧感染新冠病毒,由於疫情擴散得太嚴重,你應該沒有機會住進負壓隔離病房,最幸運的也只能住進方艙醫院或是火神山醫院,也就是不能住隔離病房,只能住在「隔離醫院」。
    至於在醫院裡會不會重複感染、加重病情,你也不能想那麼多了,因為你更擔心的是在外面的親友,他們為了買不到口罩而焦頭爛額,完全失去自我保護的能力,說不定很快就會進來跟你作伴,而這正是你最不希望發生的。
    你不太能夠理解:明明是世界最大的口罩生產國和出口國,疫情已經擴散這麼久了,卻始終沒有辦法及時製造、供應給人民最起碼需要的口罩,偉大的祖國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
    你的煩惱還不止於此:為了提振士氣、表現決心,醫院裡的患者和醫護人員,還要奉命一起唱歌跳舞喊口號,而且現場直播給全國觀眾看,證明大家是多麼積極樂觀。敬愛的中國共產黨,更在醫院裡開設了黨的支部,特別提供給大家申請入黨的機會。這是多麼的難能可貴!能夠直接從黨得到精神的鼓舞,哪裡還有打不倒的敵人?新冠病毒,放馬過來吧!
    如果你是中國人,那你近來最好不要出國,因為你已經成了「瘟神」,人人避之唯恐不及,連相貌類似的亞洲人,也要在手上拿著「Not from China」的牌子,才能倖免於難。
    你說這些外國人真可惡,怎麼可以歧視中國人呢?但是中國人就不歧視自己中國人嗎?在全國各地,都有武漢來的人被排斥、被毆打、被驅趕、甚至家門被強制封鎖……你們都不愛自己的同胞了,要叫其他國家的人怎樣愛可能帶來瘟疫的中國人呢?
    廣東省的深圳在下令封城前夕,有成千上萬的人像難民一樣湧入香港、而不是去中國其他地方,他們歧視的豈止是中國人,他們根本就看不起也不相信自己的國家好嗎?
    如果你是中國人,也還有命在這時候「翻牆」,看見台灣政府官員指揮若定,有感染疑慮者都能隔離檢疫,確診者也受到完善醫療而逐漸痊癒……雖然有少數風言風語,但絕大多數民眾堅定相信並支持政府,全國上下沒有一點慌亂的樣子。你會不會有些羨慕?會不會起心動念想做台灣人?
    你不敢說出來,但是新冠病毒已經說明了一切。https://tw.news.appledaily.com/forum/20200218/72MB2LDCZFRFL2UEDKITIQ5264/

    Reply
  • April 1, 2020 at 2:06 pm
    Permalink

    從中國向WHO通報疫情(12月31),到習近平出面表態(1月20),到武漢封閉(應該在1月24,春節前),中共初期有隱瞞疫情,少報確診死亡病例,但在世界大流行之前,中共已經向WHO和周邊國家通報。台灣香港日本新加坡韓國(新天地攪局)都很快獲知情況,防疫積極,效果顯著。中共初期為了「維穩」控制輿論隱瞞疫情,但後期防控做得還真的不錯,對國際間也留出寶貴時間。有聯絡的大陸朋友對中共的表現基本都是七分滿意三分不滿,我們在這件事上不能被意識形態捆綁的太緊,低估中共的韌性。

    Reply
    • April 25, 2020 at 1:13 pm
      Permalink

      台灣防疫動作快,並非中共向WHO和周邊國家通道才有反應,而是在1月1日就開始,同時也開始勸百姓戴口罩勤洗手,因而能減少感染與死亡數量,一切都是藉由對中共隱瞞疫情與對WHO不信任而做出的決定,根本與”中共已經向WHO和周邊國家通報。台灣香港日本新加坡韓國(新天地攪局)都很快獲知情況”完全不同。
      早在2019年12月中旬就開始出現病例,1月20日以前就已經上百萬武漢與中國人到國外去,溫州爆發時前也早已有不少人到義大利,而這端期間WHO卻說禁止航班是不正確。中共最初所謂”不會人傳人”、”可控可防”、”有效控制傳染”全是謊言
      中共與WHO一起隱瞞疫情而導致世界大流行,根本沒有做到任何為國際間流出寶貴時間,反而是因為中共隱瞞疫情拖了3個星期而導致現在的問題

      Reply
  • Pingback: 民主輸給獨裁了嗎?談政治體制、國家治理與防疫能力 – 菜市場政治學

  • Pingback: 什麼是獨裁政治?跟民主有何不同?我們為什麼要理解這些? – 菜市場政治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