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在美國將警察定罪如此罕見?檢察官在種族平等正義議題中的重要性

為何在美國將警察定罪如此罕見?檢察官在種族平等正義議題中的重要性

美國近期備受矚目的大規模反種族歧視示威,主要的觸發點在於五月底警察暴力致死案件。回顧美國警察暴力致死的歷史,警察暴力執法其實並非新鮮事,類似的案件長期存在,但在多數的情況,涉案警察很少被起訴甚至定罪,那麼為什麼在美國將黑警定罪如此罕見?

《大熊貓的利爪》:加拿大為何走出「友中」的迷夢?

《大熊貓的利爪》:加拿大為何走出「友中」的迷夢?

在冷戰局勢下,在中國因文化大革命(1966-1976)被世界孤立之際,透過傳教士長年的情感積累,加拿大幫助了中共與世界破冰。兩國建交初期,幾任加拿大駐中國的大使,都是傳教士之子;兩國的建交提供給各國與中國交往的框架,幫助中國加入聯合國、國際貨幣基金、世界銀行等重要組織。

創造性別友善社群的教戰守則:以台灣資料人社群為例

創造性別友善社群的教戰守則:以台灣資料人社群為例

近日蔡英文總統公布內閣人選名單中只有5%女性閣員之事件,引起了諸多關於性別平權的討論。我們身為紐約台灣人資料社群的主辦者,想要提供來自科技業的性別觀點。我們基於自己建立性別友善社群的經驗,來分享如何透過積極措施來縮小差異,並回應這次內閣成員性別比失衡的事件。

我們如何界定國家能力?談國家能力與政治體制兩者的關係

我們如何界定國家能力?談國家能力與政治體制兩者的關係

不管民主國家或非民主國家是處在疫情擴散階段或後疫情階段,政府都需要有足夠的資源來因應疫情的發展。畢竟有錢(資源)才能任性(執行)。相較於非民主國家,民主制度的特點讓國家可以有足夠的資源,因此政府才有辦法分配與運用資源來實現自己想要的政策目標。

一個「維持現狀」各自表述?台灣人怎麼看自己和中國的關係

一個「維持現狀」各自表述?台灣人怎麼看自己和中國的關係

台灣的人們自己是怎麼看自己和中國的關係的呢?大家如何面對民族認同的困境?我們探討了台灣公民如何看待「中華民國」之名,以及「中華民國」是否對台灣人看待台海關係的態度產生影響。我們提出了一個新的測量方式,並且把人們的統獨偏好分成兩種藍、兩種綠,以及兩種維持現狀。

不管您是誰或誰的誰,落實零時差的正義是一種道德義務?

不管您是誰或誰的誰,落實零時差的正義是一種道德義務?

當一個正在施虐、霸凌或進行不義勾當的人是普通百姓時,多數人會義憤填膺並願意主動上前阻止。但如果現行犯是總統、國會議員、各級官僚或軍警,人民會卻可能出於各種原因,認為政府或政府代理人做這些行為時,我們應該讓他們得逞。《暴民法》這本書的用意是為了指出,這種矛盾其實是一種道德思考上的謬誤。

暴力抗爭能扭轉種族歧視嗎?政治科學家怎麼探討這個現象?

暴力抗爭能扭轉種族歧視嗎?政治科學家怎麼探討這個現象?

最近由於美國警方的執法爭議,迅速演變為全美延燒的大規模暴力抗議,而種族衝突的議題也再次浮上檯面。在抗議的過程中,一些民眾轉而向附近超商行搶、搬東西回家、甚至把建築物燒毀等行為也引起討論。抗議的目的不只是表達不滿,也期望可以在民主制度下逐漸改變相關的政策與法律。但暴力抗議可以達到這個效果嗎?

從IMF與金融危機談國際組織、偏差治理、與全球危機:兼論對WHO處理武漢肺炎危機(COVID-19)的問題

從IMF與金融危機談國際組織、偏差治理、與全球危機:兼論對WHO處理武漢肺炎危機(COVID-19)的問題

作為全球最大的公共衛生專門機構,然而WHO在這次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的過程中,其處理與效能卻受到輿論質疑,遭批評其在危機初期的應對過分消極,沒有充分調查病毒資訊、揭露疾病擴散風險,無法協助會員國及早建立應變機制;而後在全球情勢惡化時,世衛組織又被指責不夠積極果斷,且常提出模擬兩可甚或矛盾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