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宏恩/杜克大學政治所博士候選人

 

Gary King, Jennifer Pan, and Margaret E. Roberts. Forthcoming. “How the Chinese Government Fabricates Social Media Posts for Strategic Distraction, not Engaged Argument.” 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 2017. Copy at http://j.mp/1Txxiz1

 

所謂的五毛黨不是一個真的政黨,而是謠傳在中國,有一群人受僱於政府,專門上網說中共政權好話、幫忙護航中共政府施政,企圖改變網路民意走向。因為貼一句話可以跟政府請款五毛錢,所以這群人被稱之為五毛黨。身為政治科學研究者,應該如何驗證這個傳說呢?哈佛大學政府系Gary King教授帶領的團隊,在政治學頂尖期刊APSR的2017年最新文章針對中國的五毛黨進行初步的分析。筆者也在King教授於三月初至Duke造訪時與他當面討論該篇文章,並同時與系上中國研究專家Melanie Manion教授討論了這篇文章可能的侷限之處。

要怎麼研究五毛黨呢?過往的研究限制在於,五毛黨不會真的承認自己是五毛黨,尤其是跟外國研究機構自我揭露身份,就算他們承認了也不一定能信。不過,King的團隊整理一份資料:2013與2014年,江西省贛州市章貢區網宣辦被駭客入侵,整個網路宣傳部門的電子郵件全文被複製了一份公佈在網路上。這裡面一共包括了2341封郵件,其中1245封包括了貼文者跟網宣部回報他們在各網站留下的五毛黨性質的文章,這裡面共有43797篇網路留言的截圖或內容!換言之,這筆資料內容與傳說中的五毛黨行為一致。那麼接下來的研究問題就是:他們是誰?他們做了哪些事?又有什麼可觀察到的脈絡呢?這個小小章貢區的結果又可以多大的推論到全中國的五毛黨呢?

 

wmdmh

網路上可以找到各式各樣的中國網友kuso五毛黨的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關於五毛黨的研究發現

第一、五毛黨的組成:作者們首先去找出每一封電子郵件寄件人與文章貼文者,發現大多數是由各局處的帳號貼的,包括商務局、法院、地稅局、社區辦公室、鎮辦公室、鎮黨辦公室等,散佈在各局處間,網宣部自己只發了20%的文章。與過去猜測五毛黨都是一般民眾的假說不同,這裡的結果顯示:五毛黨可能是主要由各機關公務員來兼任的。作者們推論,因為中共政府已經雇用了一大批公務員,那麼要求各機關公務員都多花點時間貼文。這顯然比額外聘一群專門貼文的人來說更省事,也是跟過往五毛黨研究不同之處。

第二、五毛黨貼了什麼:作者們將全部回報的貼文進行文字探勘分析,發現共可分成五大類:(1)嘲笑外國 (2)與其它網友針對時政的爭論 (3)對近日施政表達滿意 (4)純粹施政內容的貼文 (5)贊美中國、愛國愛黨。在這裡,作者又發現一個跟過往猜測大不相同的結果:這些受政府聘的五毛黨,貼文內容大概有60%都是(5)讚美中國、讚美黨(例如:”众多革命先烈们的英勇奋斗,缔造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 向英雄致敬。”以及”大家的日子都过好了,中国梦就实现了!”),而跟其它網友爭吵、筆戰、護航的比例遠低於20%(見原文圖3)。作者進一步的把全部的貼文依不同中國的社交網站分類、或依帳號性質分類,其分佈結果仍然雷同。因此,作者們認為五毛黨們並不真的跟人爭論,而大多是不停的發文愛國。

第三、五毛黨何時發文:作者接著再把這些文章的貼文時間排序統計(見原文圖二),發現五毛黨貼文並非隨機,而顯然是只要有重大爭議事件或時間點,各機關間似乎就會協調好一起跑出來密集的貼文。作者特別指出,假如某些事件可能會引起群眾抗議的話,那時貼文數就會特多。

總結上述三點,作者認為這些愛國愛黨文跑出來洗板,目的是要透過大量資訊引開群眾對特定事件的注意力,而不是真的想靠論辯來改變其它中國網友的想法。假如一直在網路上跟人互相筆戰戰,只會引起網友們對特定事件更多的注意,反而可能造成因注意力提升而最終導致群眾上街的反效果。相較之下,這些五毛黨的行為反映了中共政府的策略:只要大家注意力被拉走,該事件時間點過了就沒事了。

 

1428311030201SL4_468DA595FAD6436A1269CAED4EEFABCD

圖片來源:明報新聞

小小區域可以推論全中國的五毛黨嗎

當然,只分析一個區的洩密資料恐有偏頗,所以作者們透過一系列的方法驗證這個結果是否能推論到全中國。第一,他們用貝式統計去估計全中國五毛黨的比例。第二,他們設計了一個小實驗。他們去那些前面洩密資料中的微博帳號,傳私訊給他們問:「(翻譯)你的文章寫的真好,你是不是有受過什麼輿論引導訓練啊?」(輿論引導是政府公開政策,所以對他們來說不算負面詞)。同時,他們也上微博隨機抽帳號,一樣在他們的留言下面問一樣的問題。結果洩密帳號裡有回應的人中有57%的人說有(回覆率6.5%),但隨機抽的只有19%有,差別十分顯著。同時,作者們也用這些洩密帳號的資料與言行,去預測全中國其它可能是五毛黨的帳號,而這些預測帳號裡回應說有的比例是59%,與洩密帳號的表現十分一致。

第三,King教授在演講時透漏,這篇文章草稿不慎傳到中國時,平常砲聲隆隆的官媒環球日報這次居然沒有反駁,反而只強調「中西體制不同」、「輿論引導很重要」。King相信官媒的反應間接證實了他們的研究是部份可信的。

p7474971a218527233

來源:網路圖片。引自新唐人

作者們於是把這區的結果等比例換算到全中國,估計全中國的五毛黨一年至少貼了4.48億篇文章,而且傾向於在最可能出現大規模群體性事件時,或者當群體性事件會受到最多人民關注的時間點(例如黨代表大會、兩會期間),才會出現來愛國愛黨。這些洗板文平常不出現,忽然湧出後也不回覆討論、也不互相評論,就只是這樣大量貼文把其它事情給蓋過去。作者們認為這推翻了過去對五毛黨的認知與理解,也重新發現了威權政府控制言論的方式。

然而,這樣的研究的確還有不少問題。第一,筆者親自向作者詢問:作者要怎麼證明其它中國網友真的會被這些愛國愛黨文給轉移注意力?在社群網站上,反政府人士根本不會跟政府帳號或親政府帳號連結,就算五毛黨貼文洗板,這些人八成也是看不到的。結果King教授對這問題並沒有直接證據;他只說從心理學上,洗板應該就能轉移注意力,不過這會成為他未來的研究方向之一。第二,Manion教授則認為,假如中國政府真的只靠這樣轉移焦點,那顯然效果很差,因為中國仍有大量的抗議與群眾運動每日發生。第三,會發現貼文者都是公務員,可能正是因為洩密帳號是公部門帳號,而到底有沒有其它機關、用其它方式在做言論引導或審查?其他機關可能因為組織性質與任務上的不同,而可能有他們的「五毛黨」,專門在網路上發表譏笑外國的言論、跟人民爭辯或者擁護中共。受限於資料未公開,這些方面仍需要進一步研究。第四,到底趨動五毛黨貼文的因果機制為何?真的是由上而下的聽命辦事嗎?

總之,這作為第一篇系統性的五毛黨實證研究,裡面應用了各種前瞻的文字探刊技術、爬蟲抓資料、貝式統計、網絡分析、線上抽樣等,就方法論上可說是集大成之作,也不意外的登上了第一名的政治學期刊。更因為這筆外洩資料,讓我們能一窺中共政府在刪文與禁關鍵字之外,另一種可能面對網路輿論的對應方式:轉移注意力。另外值得討論的是,會做這件事的只有中共政權嗎?


※本文特別感謝高頡(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政府系)、陳方隅(密西根州大政治所)、與劉昊(杜克大學政治所)的增刪修補。

接收最新文章訊息,歡迎支持菜市場臉書專頁訂閱 RSS

本文採用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4.0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王宏恩 哈佛大學怎麼研究中國五毛黨?又有什麼發現? (引自菜市場政治學 http://whogovernstw.org/2017/03/11/austinwang22/)

哈佛大學怎麼研究中國五毛黨?又有什麼發現?
Tagged on:         

3 thoughts on “哈佛大學怎麼研究中國五毛黨?又有什麼發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