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兆年/加州大學河濱分校政治學博士、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助理教授

 

中國「銳實力」(sharp power)帶給世界的最大潛在威脅在於:讓民主弱化與衰微,並使威權強化及擴張。在談因應之道之前,必須對其權力運作有所了解。

 

中國「銳實力」的運作與影響

從權力運作的手段來看,銳實力所憑藉者並非「軟實力」(soft power)所訴諸的吸引和說服,而是「硬實力」(hard power)所仰賴的強制與誘因,1例如資訊扭曲、假消息散布,或以各種經濟誘因/威脅製造自我審查(self-censorship)、塑造公共輿論,凡此皆涉及對個人自由的壓迫。從權力運作的目的來看,中國對海外民主社會行使銳實力,是為了破壞人們對民主的信任,進而建構民眾對威權有效性或正當性的認同。其具體效果是:中國威權體制本身因對外樹立各種「防火牆」、保持封閉而免於外來文化影響,但民主社會卻因對外開放而易受中國資本與資訊的滲透,此種封閉體系與開放體系之間的不對稱交流,造就了中國威權主義在當代國際社會中的外溢效果(spillover effect)2

不論從權力運作的手段或目的來看,中國銳實力都涉及個人或群體能否自由選擇其生活方式,亦關乎基本人權與民主原則是否受到侵犯,故不只是傳統意義上個別國家所關切的「國家安全」(national security)問題,同時也是全人類必須共同面對的「人類安全」(human security)問題。3

 

圖片來源

 

因應之道:對內守護並強化民主體制

面對中國銳實力的擴張,美國作為自由世界的領航者,台灣作為美中「新冷戰」的前哨站,恰可聯手應對中國威權主義的外部影響,以維護共同的價值與利益。具體來說,基本的因應之道在於對與中國之間的資本及資訊的輸入與輸出做出適當的審視與管理,以求突破甚至扭轉現狀之下威權體系與自由體系之間不對稱的交流結構。

對內而言,台美應保護並強化自身的民主體制,使其免於中國銳實力的過度衝擊。首先,在資本輸入方面,台美應謹慎審查中國相關投資或併購案之中有傷害基本人權、言論/新聞自由之虞者。例如北京2009年起推出「大外宣政策」,4資助國有媒體向海外擴張、鼓勵中資購買或持股當地媒體、大規模投資好萊塢電影,試圖過濾禁忌話題、壓制批評聲音、提升中國形象。然而美國目前對外資的審查,多出於在經濟與安全上能否維持相對優勢的「國家安全」考量,主要聚焦在涉及關鍵技術的高科技產業。但在中國銳實力影響下,在政治上能否保有自由民主生活方式的「人類安全」考量也不容忽視,在此思維下,諸如媒體、網路、出版、文化等涉及資訊公共性與觀點多元性的產業,也應考慮納入外資審查時的敏感部門。台灣目前未開放中資投資相關產業,但鑑於北京可能透過台商或外資購買台灣媒體,當局對相關投資的審查亦應謹慎。

其次,在資訊輸入方面,台美應致力於把外來訊息的來源端透明化、將傳播端納入管理、並對接收端「賦能」(empower)。北京經常透過付費置入內容、直接提供內容等方式遂行其對外宣傳。前者如國台辦及省市政府對「中時」與「聯合」提供置入性行銷、5中共黨報「中國日報」對「華爾街日報」與「華盛頓郵報」贊助副刊專欄、6「中美交流基金會」對美國智庫及學界提供補助,後者則如中國官媒向海外電台提供免費外語內容、北京被指透過網路散布假消息以影響台美選舉。為了避免民眾受表面訊息的蒙蔽與誤導,台美當局不僅應依法要求訊息傳播者揭露資訊來源及背後的贊助者,也應考慮修法要求包括社群網站在內的傳播媒體承擔起事實查核責任並輔以適度的罰則。更重要的是,為了確保民眾享有充分資訊以參與民主,政府除了鼓勵民眾媒體識讀與民間事實查核之外,也應考慮強化公廣集團、並建立讓民間媒體追求自主與多元的誘因機制,目標是確保公民社會在被外來信息戰包圍之際仍有替代性的資訊來源。

 

圖片來源

 

因應之道:對外反制並弱化威權體制

另一方面,台美對外宜協同理念一致的國際盟友,要求北京鬆綁其威權統治,以促進中國的自由化、民主化。首先,在資本輸出方面,國際社會應適度管制對中國的技術出口,以免特定有助威權統治的先進技術持續流入中國。例如中共興建「天網」用以監控內部社會,其所需的核心技術與晶片多仰賴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國家供應,目前荷蘭政府已取消相關技術的出口許可。除此之外,國際社會也應要求北京取消或降低威權管制,以協助跨國資本順利進入中國市場。目前美國對中國的貿易訴求多涉及兩國貿易不平衡、中國補貼國內企業、強迫技術轉讓、侵犯智財權等經濟與安全上的考量。然而中國當局也經常以市場准入作為誘餌或威脅,要求包括Google在內的跨國企業配合從事媒體內容審查與民眾個資控管,相關當事國或可參考Google當年退出中國市場所發聲明,7考慮將該些威權管制視為貿易障礙,經由WTO對北京共同施壓要求鬆綁。

其次,在資訊輸出方面,國際社會應在促進中國政府鬆綁威權、開放市場的同時,為中國社會注入更多未經「防火牆」過濾、更完整、且更多元的資訊。長久以來,中國政府對外來的書報、網站、乃至影視作品皆採取嚴格的管制及內容檢查,使得置身封閉體系的中國民眾難以完整接收來自開放體系的訊息和觀點,以致其自由選擇生活方式的能力受到壓抑。一旦北京的政經管制進一步鬆動,將使自由體系的資訊更容易進入中國社會,有助於中國民眾取得更充分的資訊來決定自己渴望的生活方式,亦有助於自由與威權的價值在中國內部乃至國際體系展開對等交流與公平競爭,理應有助於中國走向自由化與民主化。

綜合而言,台美面對中國銳實力,或可聯合國際盟友,基於「人類安全」原則畫下一道紅線,並據此就與中國之間的資本與資訊交流進行適當的審視與管理,以求對內守護並強化民主體制,使其免於中國威權滲透,對外則尋求反制並弱化中國威權體制,爭取中國人民及世人對自由民主的嚮往和尊重。

 


※ 本文原刊於「思想坦克」,亦收錄於「台灣智庫」與美國華府智庫「全球台灣研究中心」(GTI)合辦的「台美如何共同面對中國銳實力?」國際研討會手冊之中,經作者修訂後轉載於「菜市場政治學」。

註釋:

  1. Nye, Joseph S. “How Sharp Power Threatens Soft Power.” Foreign Affairs, January 24, 2018. 
  2. Walker, Christopher, and Jessica Ludwig. “From ‘Soft Power’ to ‘Sharp Power’: Rising Authoritarian Influence in the Democratic World.” In Sharp Power: Rising Authoritarian Influence, edited by Christopher Walker and Jessica Ludwig. Washington, D.C.: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2017.
  3. 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1994,” 1994.
  4.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Beijing in 45b Yuan Global Media Drive,” January 13, 2009.
  5. 監察院,「調查報告」(字號099教調0053),監察院全球資訊網,網址連結
  6. Benner, Thorsten, Jan Gaspers, Mareike Ohlberg, Lucrezia Poggetti, and Kristin Shi-Kupfer. Authoritarian Advance: Responding to China’s Growing Political Influence in Europe. Berlin, Germany: Global Public Policy Institute & The 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 2018.
  7. Boorstin, Bob. “Promoting Free Trade for the Internet Economy.” Google Public Policy Blog, November 15, 2010.
中國「銳實力」的影響與因應:從「國家安全」到「人類安全」
Tagged on:                         

2 thoughts on “中國「銳實力」的影響與因應:從「國家安全」到「人類安全」

  • November 29, 2018 at 10:06 am
    Permalink

    中國人與中國狗

    前段時間,杭州一位狗主人因爲遛狗不栓繩,結果他的狗嚇壞了一個路過的孩子,孩子的母親爲了保護孩子踢了狗壹腳,卻被狗主人打成骨折。

    這件事曝光後,點燃了社會大衆憤怒的情緒,也讓人們重新思考如何「文明養狗」的問題。事發後不久,杭州市城管委宣布了一系列嚴格的整治措施,被稱爲史上最嚴「限狗令」。內容除了提到外出遛狗需要牽繩,還有一些引發大衆熱議的規定,比如「允許攜帶小型觀賞犬出戶的時間為晚上7時至翌日清晨7時」、「未經批准擅自養犬的,由犬類主管部門沒收或者捕殺犬隻,還會處以罰款。」此外還列出了34種被禁止飼養的狗種,令人意外地是,本土唐狗(中華田園犬)也赫然在內。

    該規定執行後,網絡上出現了很多當地城管撲殺流浪犬的視頻,殘忍血腥的畫面令人不寒而栗。近些年來,因爲狗主人不明明養狗,造成惡犬傷人的現象屢見不鮮,中國一些地方政府爲了平息「人狗矛盾」都會開展轟轟烈烈的整治活動,而他們簡單粗暴的做法也引起不少愛狗人士的批評,甚至提出了要「尊重狗權」。最近美國《紐約時報》也報道了中國的「禁狗令」,文章還提及了中國過往虐狗的曆史。

    「狗權」在如今西方發達國家可以說是普世價值,但是到了中國這樣一個特殊的國情,明顯水土不服,一個連基本人權都不能得到保障的國家,還期待去落實「狗權」嗎?中國地方政府帶頭的「虐狗」行爲不過是一貫以來”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做法。

    劣性難馴還是「狗仗人勢」
    狗雖然和狼是近親,但是經過人類長期的馴化,它們早已成爲人類最忠誠的夥伴,「忠犬八公」這樣的故事曾經一次次感動過我們。如果不是遇到特殊情況,狗一般不會去主動攻擊人。

    中國人自古以來,上至王公貴族、下至平民百姓都有將狗作爲寵物的習慣,但是狗在中國的文化裏,卻不是一個很好的名詞,幾乎所有和狗相關的成語都是貶義,什麽「豬狗不如」、「狗仗人勢」、「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狗最大的優點是忠誠,最大的缺點也是忠誠。一只狗經過專業馴化,可以成爲導盲犬、警犬,就算一只再普通的狗,也會對主人不離不棄。今年暑假熱播的電視劇《延禧攻略》裏面有一只令人印象深刻的小獅狗,它被高貴妃飼養的時候,叫它去咬誰就去咬誰,被咬的人只能看主人的面而忍氣吞聲。狗不能選擇什麽樣的主人,很多時候有什麽樣的狗主人就有什麽樣的狗。

    澳洲是全球最愛狗的國家之一,這裏的人對狗的喜愛到了近乎癡迷的地步。幾乎每戶人家都會養狗,有時還不止一只,這裏的「狗權」得到了充分落實,狗被視爲家庭裏的成員,有些人還會用嬰兒車推著狗狗逛街,甚至有些”狗癡”將狗的頭像紋在身上。在澳洲如果虐狗的話,屬于犯罪行爲,曾經有中國留學生在家打狗,被鄰居發現後拍下視頻,成了虐狗的證據,遭到起訴,結果這位學生被取消簽證,驅逐出境。

    澳洲的狗雖然很多,但是人狗矛盾卻沒有中國如此突出,幾乎沒有聽到惡犬傷人的新聞。澳洲人外出遛狗都會牽狗繩,還會隨身攜帶塑料袋以防狗大便,澳洲幾乎沒有人隨意抛棄狗,就算不想養了,可以交給動物收養機構,如果有人符合條件,還可以申請領養。

    有什麽樣的父母就有什麽樣的「犬子」
    中國父母習慣在別人面前稱呼自己的孩子爲「犬子」,這固然是一種謙詞,不過他們教育年幼子女的方式確實和教育狗狗有著很多相似之處。

    前段時間,瑞典國家電視台的一個節目出現了「提示中國人不要在歷史建築旁隨便大便」的畫面,更誇張地是提示牌上的人一邊大便一邊還端著飯碗,很多中國人認爲這是赤裸裸地辱華。

    仔細想想,這樣的畫面很難和一個有正常行爲能力的成年人聯系起來,不過中國的孩童隨地大小便卻是司空見慣的事情。就算在北京、上海這樣的國際化大都市,有時走在路上,一不小心也會踩到人類大便,筆者曾經多次在上海人來人往的大街上,看到有父母若無其事地抱著正在大小便的孩子,這樣的畫面還經常”出口”到國外,瑞典人的調侃恐怕不是空穴來風。

    令人氣憤地是,很多這樣做的父母並不以爲恥,面對別人的提醒,他們還特別理直氣壯,仿佛自己的孩子就應該不學無術,我們有理由相信中國人”一哭二鬧三上吊”的壞習慣其實是在童年養成的。

    我在澳洲曾經觀察過華人小孩和白人小孩(一般五歲左右)的不同,發現華人小孩普遍比白人小孩愛哭鬧,白人小孩比華人小孩顯得成熟,當他們有什麽想法和要求,更習慣去溝通和說服別人,就算遇到初次見面的人,也是落落大方,完全不會怯場。

    中國有句俗語:「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孩子會打洞」。父母無疑是孩子最好的老師,他們的文明和修養會深刻反映在孩子身上,同理一個自身就不文明的狗主人,如何能養出一只文明的狗呢?https://www.dopost.com/articles-4/20181128-2

    Reply
  • Pingback: 從《妖風》看民主危機與美中關係 – 菜市場政治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