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斯敏/CVS公司資料分析師(Data Scientist)

 

編按:本文是由公民團體的角度出發,記錄在組織活動的時候,如何兼顧性別平等的議題。這篇文章的型式比較接近「政策備忘錄」或者是田野觀察,這在一些以「實務取向」的學系當中是很常見的主題,但是在以理論或實證研究為主的科系就比較少見,過去在本站也較少出現這類的文章與主題。

 

根據作者提供的資料:台灣人資料社群(Taiwanese Data Professionals )成立於 2018 年,致力經營大紐約地區台灣人資料科學專業交流。舉辦二十餘場專業講座及工作坊,包含過半數的女性主講人。Covid-19 疫情爆發後,也開始嘗試舉辦線上活動,繼續讓在紐約工作、求學的台灣人能夠交流資料科學的專業技能跟建立人脈。

 

台灣人資料社群與台北駐紐約經濟文化辦事處,共同邀請政務委員唐鳳與資深講者分享資料科學在永續發展的應用 (作者提供)

 

前言

近日蔡英文總統公布內閣人選名單中只有5%女性閣員之事件,引起了諸多關於性別平權的討論。我們身為紐約台灣人資料社群的主辦者(Taiwanese Data Professionals),想要提供來自科技業的性別觀點。我們基於自己建立性別友善社群的經驗,來分享如何透過積極措施來縮小差異,並回應這次內閣成員性別比失衡的事件。

性別不平等的現象無所不在,尤其在理工與科技相關領域(STEM,Science 科學、Technology 科技、Engineering 工程及 Math 數學之簡稱)更為嚴重,而資料科學屬於STEM以下的一門新興的領域,內容包含商業分析、統計、程式語言、人工智慧等相關次領域,也存在性別比例失衡的問題。

根據 Noonan, R. (2017) 於美國商業部發表的統計報告,女性占勞動力比例 47% ,但是在 STEM 專業中卻只有 24% 的女性;同樣地,全美持有大學文憑約有一半是女性,但他們卻在持有大學文憑的 STEM 工作者中只占25% ,而性別比最為失衡為工程領域。其中,在 STEM 領域工作的性別薪資比例差距約16% ,也就是說男性賺取一百元時,女性相對只賺取八十四元。

除此之外,我們仍需同時考量種族、性傾向、階級、移民等議題的交織性來談論如何創造對於少數族群友善的科技環境。本文限於篇幅無法做全面的討論,只分享我們如何積極創造性別友善的環境,來促進科技領域中的性別平等。

 

案例探討:台灣資料人社群 Taiwanese Data Professionals (TDP)

台灣人資料社群於 2018 年創立,創立者為三位住在紐約的台灣人,目的在於提供台灣人討論資料與數據的平台、提高台灣人在這個領域的話語權、媒合學生與已在工作的前輩、並創造推薦工作的機會。我們舉辦過了 20+ 個講座,過去講者包含政務委員唐鳳以及來自美國運通、紐約時報、百事可樂等公司的數據工作者。2019 年 11 月我們也和 「g0v 零時政府」社群合作舉辦「黑客松」(Hackathon,又名駭客松、程式馬拉松,參加者通常於兩日的時間內馬拉松式地編程、完成專案)。除了與數據相關的活動之外,我們也致力於促進資料領域中的性別平權,接下來分成幾點說明我們如何實踐與提倡性別平權:

1. 堅持女性講者比例一半以上:

TDP 例行講座通常邀請兩位講者,分享他們在資料科學中所做過的專案。我們堅持兩位成員中至少要有一位台灣人,且有一位是女性;就美國的脈絡而言,在科技領域中工作的女性只有 24% ,而考量種族後,少數族裔女性更是稀少。因此,在尋找講者中,我們確實面臨了不少困難,許多時候若無法找到台灣女性講者,我們則會請非台灣籍的女性與台灣籍男性來演講。而這其實也符合我們的「至少一位女性」的原則,有時我們甚至會有兩位女性講者。當然,非常稀有的情況下,我們只有一位講者,而這時就有可能無法嚴格遵循我們的原則,但是此情形也只發生過一次。

我們的堅持源自於反對 “All male conference/talk(所有講者皆為男性)”。清一色的男性講者 ( All-Male Panel)不僅在資料科學或者 STEM 領域,國際關係、社會學中,也是比比皆是。就是以性別友善著名的芬蘭,也有位國際關係出身的藝術家 Särmä 創辦了一個 Tumblr 部落格專門貼各種沒有女性參與的座談。Gender Avenger 也是一個類似的行動組織。

實踐方面,講者群中的性別比例也是很容易量測的指標。我們推薦各個科技社群、公司、學校系所舉辦系列講座的時候,必須重視性別平衡的講者組成。要減少科技領域中的性別不平等,必須提升弱勢族群的能見度、積極鼓勵並創造機會給弱勢族群,實踐性別平權。

       

台灣人資料社群邀請講者分享資料科學在人力資源上的應用 (作者提供)

 

2. 志工與參與者比例:

各種資料科學活動中,講者、與會者八成男性的情形很常見。我們 TDP 很不一樣,截至目前志工性別比例約一比一,而積極參與的志工中甚至女生為多;參與成員則約男生六成、女生四成。我們相信,當台上的講者是性別均等時,女性參與者更有可能感受到受歡迎,成員群體才更有機會性別均衡。

我們社群發起者是三個男生,我們知道我們有自身經驗的盲點。因此我們最初在招募志工時,即強調要提倡性別平等的目標。除了堅持至少有一位女性講者,我們也鼓勵女生志工們擔任主持活動的角色,讓他們更有機會練習演說。志工會議中,我們也時常彼此提醒不要打斷別人發言,並且鼓勵女性或是性少數的參與者發表意見。

 

3. 公布社群守則( Code of conduct )及建置性平委員會:

除了「至少一位女性講者」的原則之外,我們在社群守則中註明 TDP 致力於創造性別友善的環境與氣氛,嚴格禁止基於性別或是性傾向的騷擾與攻擊等行為(sexual misconduct )。我們也在每次活動前宣布社群守則,並且讓參與者知道他們能夠向志工投訴,而志工也會在看到不當行為時加以介入,以恪守社群實踐友善空間。而 TDP 也設置有性別平等委員會處理相關事件,經委員會裁決後,我們會先行警告,若無改善或為嚴重情形則禁止加害方參與活動。

 

4. 借鏡在地性別友善社群

TDP 也致力和在地組織連結,如 R LadiesPyLadiesOut in Tech 等性別友善的社群,這些社群提供了成員友善的環境、鼓勵女性與性少數演講或發表意見等。我們從他們的經驗借鏡,嚴禁性別歧視、騷擾等不當行為。我們過去邀請了許多這些社群中的成員來演講,也鼓勵成員和紐約當地的前輩、業師們連結以擴大社群網絡。我們原定今年五月要和 Out in Tech 合作舉辦以性少數為重心的科技談話,但是因為疫情順延,只能先請參與者們/讀者們期待未來的講座。

 

台南市安順國中

 

結語

TDP 致力於提升性別平權、女性與性少數在數據議題上的能見度,以展現女性在資料科學中的長才,並且透過鼓勵弱勢發言、發表演講等方式來縮小科技中的性別差距,也因為創造性別友善的環境,讓更多從事科技或數據相關的女性能夠在感到安全的環境中與同儕或前輩互動,因而培力(empower)更多女性數據專才。是故,TDP 注重性別平權、創造性別友善的環境以培力女性與性少數,而也因此平衡社群參與者的性別比例。

我們期待各個地方的專業社群,可以實踐性別均等,大幅減少清一色男性的講者名單。

回到蔡英文總統新內閣的性別比爭議,我們認為在從事政治領域中仍存有性別差異的前提下,應要積極給予差別待遇(Affirmative action)、系統性地拔擢、培養、納入女性政治專才,給予女性與性少數等弱勢族群更多的機會,才有可能實踐性別平權。

 


參考資料

 

創造性別友善社群的教戰守則:以台灣資料人社群為例
Tagged on:                 

One thought on “創造性別友善社群的教戰守則:以台灣資料人社群為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