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子軒/ The Glocal 副總編輯

 

 

書名:獨裁者養成之路:八個暴君領袖的崛起與衰落,迷亂二十世紀的造神運動

作者:馮客 (Frank Dikötter)

譯者:廖珮杏

出版社:聯經出版公司

連結:博客來聯經誠品金石堂

 


 

 

如果說馮客的這一本書為讀者剖析了獨裁者如何奪權的手法,和獨裁者們脆弱的本質的話,那麽他沒有講的那部分,就是他們今日的繼承者可以更可怕,手段也可以更高效——但同時,人民在資訊爆炸的年代也擁有了將暴君扼殺在襁褓之中的能力,和在他們不幸得勢之後有了更為堅韌的抗爭方法。

《獨裁者養成之路》一書中的主角們,無一不是高超的行銷大師、催眠大師,還是蹩腳的經濟管理者與將軍;由法西斯始祖墨索里尼到伊索比亞的門格斯圖,他們都不斷地向支持者許下比天高的承諾,不但視自己為神明,還冀望藉著兌現那些誇張的承諾,讓支持者視他們為神明——而最後,他們的大話和政權,無論是生前或者死後,無一不被政治現實和經濟現實的鐵拳重擊。在資訊和經濟交流相對封閉的二十世紀,他們可以個人崇拜和貿易壁壘為主導的政策成功獲得支持,一來是由於之前制度的嚴重缺陷,二來也是由於實際上的確可以獲取不少無任何政治和經濟常識的支持者歡心。

在今日訊息流動廣泛,基本政經知識已非學院專利,權力給予的精神鴉片以及權力崇拜本身在廣泛性上遠非當年可比,現代的獨裁者「學徒」政權們實際上可以依賴的,只是被比起以往更廣的利益網絡和成本高昂的訊息所阻絕。換言之,在資訊、理性和智慧的流通更廣更難阻絕的新時代裡,實際上獨裁者更難徹底撲殺如星星之火的反對者——當然,訊息和貿易的流通會壯大獨裁者對於全球秩序的腐蝕,反過來說,極權也更難被扳倒了——然而,時間和空間,比起無法犯錯否則將失去政權的獨裁者,永遠更偏袒抗爭者。

正如馮客在後記中提到:「人們原本認為,獨裁者跟他們的雕像一樣無可撼動……希奧塞古在黨部前面受到示威者挑戰而後開始搖搖欲墜,這之間的變化才短短幾分鐘,但是那一刻可是花了幾十年的時間才走到。」反對者能夠創造新歷史嗎?

 

宗教化的政治和經濟「自給自足」的神話是獨裁者養成之路的標準謊言

 

 

 

圖片來源:CHINESEPOSTERS.NET

 

要在資訊不發達的二十世紀和今日的獨裁者手段上做個對比,個人崇拜和號召讓經濟「自給自足」(所謂autarky)兩大法寶,是馮客筆下記錄的獨裁者們——無論是在歐洲、亞洲還是非洲——在奪權和固權之路上必要的「行銷」主題,實際上古今皆是。前者,是為了籠絡國內外知識分子、富裕和中產階級人士;後者是為了將在原本建制不獲照料的貧困基層捕獲的誘餌。

獨裁者的個人崇拜,目的和手段分別有二,第一目的當然是麻痺外國媒體,從而減少國外對於他們奪權過程——這一點從愛德加.史諾(Edgar Snow,《紅星照耀中國》一書作者)對於毛澤東的讚譽,到對希特勒敬佩有加的英國前首相大衛.勞合.喬治(David Lloyd George)都不難看到,第二目的,自然是為了向人民展示自己的超人神威。前者不難理解,然而後者就很值得玩味;個人崇拜不只是滿足了獨裁者個人的自戀,雖然每一個獨裁者,都無法接受自己不是所有人都熱切推崇的神明,心底永遠是缺乏自信的,甚至連對上其他「神明」時更渴求對方認同。但更重要的是,在政治上推崇領袖個人崇拜,更是為了麻痺支持者,施政若出了什麽失誤都是「下屬的錯」,而非獨裁者本身的錯。這一點,可以最大化獨裁者施政的容錯度(畢竟他們都愛講大話)之餘,也讓人民更為接受獨裁者們內部不斷以血洗血、鬥爭鏟除異己的管治模式。這一點上無論是共產黨還是法西斯都是一致的。

這種個人崇拜的具體表達則有種非常宗教性的意味在,簡單可以歸納成三個部分:神化領導人出身,將領導人思想編輯成專屬意識形態經典(打造領導人✕✕✕主義),和神殿般宏偉的政權標誌性建築物。這種將領導人神格化的手段,雖然現代評論每每將之解釋為「獨裁者矇騙貧苦無知大眾」一類現象,但實際上,無論是有形還是無形的,獨裁者當權後營造的巍峨圖騰,這個「宗教」的受眾主要還是更為集中於政權需要籠絡的富人、中產和知識分子。貧困的基層,獨裁者的手段一般更類近於圈養和監察,對於個人影響力渺小的他們,獨裁者們只需要以一個更實際層面,更著重財富再分配的一個遠景作為誘餌,再輔以特權階級的棍棒(比如說海地的「麻布袋叔叔」)威逼接受就可以了。畢竟在當權前對基層如天高的許諾,獨裁者完全可以在竊取權力後打折,甚至全不變現。如果基層也接受到獨裁信仰的「感召」作為獨裁鬥爭機器的一部分,那就當然更好,只是那不過算是附加價值而已。這些宣傳的元素,在二十世紀當然讓獨裁者由當權前到掌權後都有強大的後盾,在訊息和經濟更為流通的今日,效力遠遠不及當時。

 

二十一世紀的民眾如何應對獨裁者

 

 

圖片來源:The Washington Times

 

在新世紀,全球化資訊流通以及經濟整合的今日,獨裁者的手段進化了,然而獨裁統治的本質,也就是營運神話、宗教化領袖,然後用不斷內部鬥爭和孤立國家經濟以阻斷外國干預等等的元素,依然不變。其實就算是在馮客筆下的獨裁者們,在初頭的宗教狂熱褪去後,單純憑藉恐懼已經相當難鼓動大部分民眾去參與獨裁者的宗教儀式,比如說希奧塞古的「革命愛國主義」羅馬尼亞政府後期,物資短缺的一般老百姓對於他們偉大領袖的公眾慶典都是避之則吉,慶典上最前排,熱情歡呼迎接領袖的人們多半是喬裝的保全人員,歡呼聲也都是預錄好的。獨裁和威權政治的本質,在於不斷向人民允諾更多更強更好的國家,然後在一次次失敗之後或用鐮刀或用糖果安頓好國家,直至無可避免的戰爭或者經濟崩潰出現倒台為止。

在現代的民主社會,若不是當權建制菁英們本身主動要和這些候選獨裁者們合流,否則他們當權前的話術,在大選以前已經被廣泛流傳並報導,最終獲取權力的機會或者份額都並不大,甚至會變成一個類似是民主制度疫苗的身分,一方面鞭策和挑戰權力,但和體制並全。就是在現代的威權、獨裁社會,也無法絕斷訊息在海外的流通。現代國安問題延伸到所謂的「資訊戰」,原因正是威權國家必須轉而擾亂資訊的流通,用以假亂真的手法,去鞏固他們各自的國家神話。

而經濟上,全球化背景下的價值鏈整合,對獨裁者鞏固內部利益分配秩序的能力產生極大的阻礙之餘,這種經濟扭曲的體制本質上也是脆弱的,維持的成本只會越來越高而已。二十世紀初墨索里尼控制里拉匯率的「九○定價」(Quota novanta)外加重關稅政策,雖然是將由於里拉太貴而無法出口的工業家們,轉而必須仰賴國內市場和因而仰法西斯的鼻息,然而同時也是將極為依賴進口的義大利經濟發展拖進泥潭,法西斯義大利的戰敗和它軍工業的羸弱分不開。就算是強悍如結合神權政治和獨裁體制的現代伊朗,油價崩潰外加肺炎疫情導致的高昂管治成本也是令德黑蘭政府頭痛不已。現代媒體的無孔不入所導致的資訊過剩,和全球化經濟前所未見的規模,或許令新一代的獨裁者顯得更為不可戰勝,而事實是它的體積變大了,而且自我毀滅的門檻也高了,但是這並不代表那些擊墜了二十世紀那些獨裁先行者的弱點已不存在。

 

小結

台灣小說家、同時也是著名的白色恐怖時期政治犯作家楊逵的《壓不扁的玫瑰》裡面說:「只要有光,有水,有縫隙的地方,就可以長出希望的玫瑰。」資訊爆炸和全球化,帶來的機會和雜訊幾乎同樣的多,但是,如水的信念,終將推倒獨裁以恐懼鑄成的城池,只要它想。

在人與非人之間的暴君們:《獨裁者養成之路》
Tagged on:                 

2 thoughts on “在人與非人之間的暴君們:《獨裁者養成之路》

  • February 8, 2021 at 1:29 pm
    Permalink

    四大兵法:大獨裁者終身制指南

    讓人民不起義、親信不逼宮、對手不奪權有哪些戰略戰術?獨裁者為什麼絞盡腦汁爭取終身掌權,不下台,是不願還是不敢?

    獨裁到底什麼意思?大多數專家會從一個簡單定義入手:如果政體中不存在執政權的交替,那就是獨裁。

    目前,世界人口將近一半仍然是受非民主選舉產生的領導人統治。這種領導人我們或許也可以稱之為獨裁者。

    獨裁者的共同點之一是,長期掌權,至少是長期,最好是終身。

    回想2017年年末,世界目光聚焦穆加貝,津巴布韋執政時間最長的獨裁統治者被逼宮。當時,大多數報道都集中關注他是怎樣被趕下台的,至於他怎麼能在台上坐那麼久(37年),關注相對更少。

    為什麼那麼多獨裁者、強權專制領導人能夠做到常年執掌大權、甚至終身在位呢?

    秘訣?大多數人都有一本包括各種兵法在內的”生存指南”。在執政不同階段隨時參考,選用不同戰略戰術,鞏固地位。

    控制人民
    對普通百姓來說,糟糕的是,大獨裁者生存指南的第一掌就是控制人民。或許你會假設,這意味著用暴力壓制—折磨、殺害,但是,也有其它更加微妙的壓制,以此防止人民行動起來、組織起來反政府。

    當今世界,這通常意味著控制互聯網。

    確實如此,蘇黎世大學教授格德斯(Anita Gohdes)認為,不要被所謂的推特革命說法所愚弄。虛擬世界中受益的通常是當局。

    中國政府將其發展為一門特殊的藝術形式。格德斯說,”我認為,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有中國那樣的人力,控制、過濾互聯網。中國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例子,用的是回應性審查。局勢越不穩定的時候,政府越有可能加強審查。”

    控制對手
    事實上,被人民起義推翻的獨裁者寥寥無幾。大獨裁者的生存指南第二章是,如何控制一小撮精英。

    如果獨裁者想繼續掌權,他必須確保讓精英層中那些潛在對手高興。紐約大學政治學教授麥斯基達(Bruce Bueno de Mesquita)舉了朝鮮這個例子。

    他說,”比如朝鮮,最關鍵的小圈子包括一些將軍,幾名家庭成員,一批高級公務員、特別是管錢的。算下來,總數也就在10幾到100之間。”

    還有,這些潛在對手的忠心也是可以用錢收買的。比如,把國庫收來的稅金、或者出口石油賺來的利潤裝入那些人的腰包,而不是投資在改善公共服務,比如醫院。欽定挑選出來的那麼幾個人,得到的回報是豪車、或者豪宅。

    這位教授還說,放行腐敗不僅可以收買對手,對獨裁者來說,這一招還有其它的妙處,”腐敗這種體制的妙處在於,它只依賴於很少幾個人。一方面,允許腐敗可以誘導他們忠心,因為他們越來越富有。如果懷疑他們不忠……那麼可以指控他們腐敗。”

    利用民主程序
    大獨裁者還有另外一個”一箭雙雕”的戰術,把控制大眾和控制精英結合在一起。生存指南第三章可能會令你吃驚,那就是民主程序–選舉。

    現在大多數國家都會搞投票、選舉,但是獨裁者通常操縱投票、選舉。如今,操縱民主程序遠遠比往票箱裏塞假票要複雜得多。

    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研究員克拉斯(Brian Klaas)說,”相當大的一部分選舉中,獨裁者都會通過既有程序讓主要對手無法參與。一個很好的例子是馬達加斯加2006年的選舉。按規定,反對黨候選人需要親自來登記,但當時他流亡在國外,每一次試圖返回馬達加斯加,飛機落地前10分鐘,總統都會下令關閉機場。”

    那麼,為什麼獨裁者還要走投票、選舉這些過場呢?埃默裏大學政治學教授甘地(Jennifer Gandhi)認為,因為這通常能給獨裁者提供信息,搞清楚誰是支持者,誰是對手,他們都在哪兒。

    最重要的是,”收獲令人瞠目的高票支持,是要作秀,既是給國內人民群眾看,也是給體制中的精英階層看:任何反抗都是徒勞的。

    這是顯示強悍的一種方式,發出的信號是:在我們這一片兒,和政權同心同德才是唯一的出路。”

    終身制的紅利
    到目前為止,大獨裁者的生存指南似乎表明,長期掌權好像並不難。監控人民群眾,收買一小撮有影響力的精英,用投票選舉顯示自己的鐵腕。

    從某種程度上來看,這並沒錯。獨裁者一旦掌權幾年、握緊了權力槓桿之後,再想把他們搬走非常困難。

    克拉斯還說,除此之外,獨裁者自動選擇下台的不利因素非常多、非常嚴重。”獨裁者退休有很大風險。在非洲,1960年以來,下台的總統當中超過三分之一坐監獄、被放逐、或者被殺掉。

    獨裁者丟掉權力後出現的局面完全無法預測,這種情況下,他們的對手就有機會復仇了。”

    一般來講,大多數獨裁者都會竭盡全力盡可能在權位上堅持到最後一分鐘,無論結局將是怎樣。考慮到其它選項,誰又不會這樣做呢?

    這就意味著,大獨裁者生存指南還應該有另外一章,建議獨裁者保持良好的飲食結構、堅持鍛煉。為什麼呢?

    用麥斯基達的話來說,因為還有另外一種特殊情況。一旦到了這一步,獨裁者精心策劃、構築起來的忠誠很可能崩潰。

    他說,所有已經執政多年的獨裁者都無法逃避的問題是,他們會生病;別人會假想他們可能患了絶症;他們肯定會患上任何人都躲避不開的絶症:年紀越來越大、步步走向老朽。

    這位教授認為,津巴布韋最後的局勢就是這樣。穆加貝的問題是,他已經超過90歲了。他身邊的人終於明白了,以後想繼續享受優厚待遇,穆加貝是指望不上了。再有,他們發現穆加貝開始培養妻子做接班人,他們自己還想接班呢!

    不過,直到獨裁者老到癡呆或者身患絶症,我們不應該低估他們要抓緊大權的決心。

    為生存而戰。這個邏輯可以用來詮釋獨裁者的所作所為。獨裁者的為生存而戰,也界定著—更多情況下是摧毀著—他統治的臣民的生活。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43331115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