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宥樺/日本國際教養大學助理教授

 

 

圖片來源:BBC

 

成立於1921年的中國共產黨在2021年六月底開始慶祝建黨一百周年,一系列的活動包含了黨史遺跡開放參觀、新聞座談會、電視節目、頒獎典禮、大型文藝演出等在全國陸續展開,慶祝的最高潮莫過於習近平七月一日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的七萬人演講。一百歲的黨齡並不容易,這已比世界各國的許多政黨要長壽得多,連協助中共成立的蘇聯共產黨也只有七十多年的壽命,因此在這時間點上特別值得回顧一下,中共過去一百年來本質上的變化與成長。結論是,從許多面向來看,現在的中共已不再是一百年前的中共,習近平7月1日的演講與其說是慶祝中共百年生日,其實更近似中共2.0的蛻變宣言。

雖然毛澤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開國之父,但中共的黨章一直把馬克思放在毛澤東前面,因為馬克思是共產主義之父,沒有馬克思主義就沒有後來的毛澤東思想,後者對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主要的貢獻在於「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1 在馬克思的世界觀裡,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由經濟的生產關係來決定的,而後者區分了甚麼人屬於甚麼階級,階級跟階級之間會不斷地鬥爭,鬥爭則推進了人類社會的進步。對馬克思來說,人類歷史其實就是一個從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社會主義社會、最終演變為一個共產主義社會的過程。十九世紀的歐洲社會充滿了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的衝突,是共產主義的實驗所,後來共產主義從德國傳到了俄國,蘇聯共產黨接著協助中共在上海成立。因為這段歷史,中共在成立之初便離不開馬克思主義所強調的追求共產主義社會、爭取無產階級(工人或農人)支持、與階級鬥爭等三大特徵。然而,一百年後的今天這三大特徵都消失了。

 

一百年後的中國共產黨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一百年後的今天,中共已不再夢想將中國社會變成共產主義社會。1949至1976年間,毛澤東為了讓中國社會快速邁入共產主義,進行了土地改革、反右運動、大躍進、文化大革命等一系列的大規模暴力社會運動,大躍進是中國歷史上最接近共產主義的時刻。但,連年不間斷的社會運動導致數千萬的中國人無辜喪命,也讓中國的經濟完全停滯了三十年。為此,掌權後的鄧小平立下了規矩,中國現處於「社會主義的初級階段」,而這階段至少要經歷一百年。換言之,鄧在現實上凍結了意識形態對中國社會的驅策力。從鄧以後到江澤民、到胡錦濤、到習近平的演講,中國領導人已不在夢想將中國推向共產主義的烏托邦。

現今的中共也不再宣稱自己代表無產階級的工人與農人了。雖中共的元老們如陳獨秀、李大釗、毛澤東等都是知識份子,但早期中共的組成還是以工農為主體,農人尤其佔絕大多數2,煽動工農階級暴動與革命是中共能在1949年前擊敗國民黨政權的主因。然而一百年後的今天,根據中國政府6月30日發布的數據顯示,工農只佔中共九千五百萬黨員的33.9%3中產階級與企業家變成了黨的主體,一半以上的黨員有大學學歷,這種黨員組成的結構性轉變大約自三十年前開始,是江提出「三個代表」的重要背景,現今中共黨員的中產階級化與知識分子化已成為不可逆的趨勢。對現在的中國年輕人來說,入黨多半不是為了任何意識形態之目的,而是單純為了增加向上層社會流動的可能性,因成為中共黨員是當今中國社會擁有財富、權力、與特權的最快途徑。

階級鬥爭也消失在現今的中國社會中。在毛澤東時代,毛將國內劃分成工、農、兵、學、商等各種「階級」(概念上其實比較近似於「群體」),透過合縱連橫不同階級,來鬥爭國內反毛的階級還有國外反中國的國家。但自毛以降,中國領導人便淡化階級鬥爭,改用意識型態較中立的「階層」(Stratification)來取代「階級」(Class)一詞,至此之後,階層變成一個中共領導人在描繪中國社會現象時較常出現的詞彙。然而,鬥爭的概念還是存在著,只是鬥爭的對象限縮在「敵對外國勢力」,以至於習在他的演講裡除了行禮如儀的提到馬克思主義這一詞之外,已沒有太多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卻充滿了鬥爭外國勢力的政治語言,這是九十五歲黨慶時所沒有的4,例如:「中國人民站起來了,中華民族任人宰割、飽受欺凌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了」、「我們絕不接受教師爺般的頤指氣使」、「中國人民也絕不允許任何外來勢力欺負、壓迫、奴役我們,誰妄想這麼幹,必將在14億多中國人民用血肉築成的鋼鐵長城面前碰得頭破血流」。

 

民族主義化的中國共產黨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回頭來看,鬥爭對象的限縮也不完全是個歷史的意外。1921年的中共本來就是共產主義與民族主義的綜合體,清末民初造成中國內外交困的主因,並非國內資產階級壓迫無產階級(當時的中國還是個封建社會),而是外國壓迫中國。李大釗與早期的共產主義支持者們看到了壓迫的相關性,但刻意忽略了理論分析單位的不同,硬是把共產主義套用到中國,以致於在共產主義失去魅力的今天,中共便只剩下民族主義了5

脫掉了共產主義的外衣,中國共產黨其實在本質上已變成「中國民族黨」,中國內外政策的民族主義化趨勢變的日漸鮮明,特別是自習上任之後。在內政上,「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宣傳口號被不斷地連結到各種內政議題,社會主義建設、到經濟發展、到海內外華人團結、甚至到中國青年的未來等等都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有關。這些包山包海的連結其實反映了中共迫切地希望中國人民相信「沒有中國共產黨就沒有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共產黨是個為全體中國人民謀福利的政黨,在中共的帶領下(也唯有在中共的帶領下),人民會享有更好的生活。

 

楊潔篪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在外交上,迎合國內聽眾的「戰狼式」外交風格也逐漸變成了常態。今年3月,在中美高層戰略對話時,外交經驗豐富的中共政治局委員楊潔篪,大反外交常態,特地在媒體鏡頭前用中國民眾聽得懂的白話文痛批美方官員十六分鐘,說「難道我們吃洋人的苦頭還少嗎?難道我們被外國圍堵的時間還短嗎?美國沒有資格居高臨下同中國說話。」雖然西方國家對楊的行為之解讀大多是無禮的,但這段楊訓斥美方官員的影片卻在中國國內瘋傳,部分原因是因為「洋人」一詞泛指了西方國家,楊似乎替經歷的百年屈辱的中國人民出了一口怨氣。香港也是一個好例子,香港多年的抗爭與動亂被中共歸因於一小部分香港港獨分子與外國勢力勾結,而並非是中共對於一國兩制承諾的食言。6月24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回應英國關切蘋果日報停刊的問題時痛批:「英方關心新聞和言論自由是假,破壞香港法治是真。我們奉勸英方個別人,無論如何粉飾他們的伎倆,妄圖打香港牌對中國施壓只有失敗這一個下場。」6

總結來說,上述三項馬克思主義特徵的消失代表著中共在過去一百年間發展得越來越中國而漸漸不共產,這變化對我們關於中共之認識有著重要的意義。以往推崇無產階級革命打破國家疆界的中共,現在搖身一變變成中國這個民族國家的強力守護者,民族主義也就成為一個更好的視角(如果不是唯一的視角)來理解中國未來的對內與對外行為。若從這角度來看,「臥薪嚐膽」可能才是鄧小平韜光養晦的真正意涵,習近平對外的擴張或許只是中國韜光養晦後的二部曲。我們可能會更常見到中國官員在外交場合訴諸自鴉片戰爭以來所遭受的百年屈辱,也會更常看到中國跟他國交往時顯露天朝上國看待朝貢諸國的視角。在此點上,前美國國防部部長馬提斯2018年在海軍戰爭學院的演講中將現今中國的外交模式與明代中國做類比實為真知灼見。7 


注釋

  1. 請見中國共產黨黨章
  2. 特別是爭取農民支持,這是毛澤東將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一個重要特色。
  3. 請見:http://www.gov.cn/xinwen/2021-06/30/content_5621583.htm
  4. 習近平在中共成立九十五年黨慶時的演講。
  5. 有一些中國觀察家已經注意到中共一直都是民族主義者,請見:Saich, Tony. 2021. “The Present in the Past: 100 Years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The Diplomat, Issue 80.; Doshi, Rush. 2021.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Has Always Been Nationalist.” Foreign Policy, July 1.
  6. 2021年6月24日外交部記者會
  7. 馬提斯的演講內容。
中國共產黨過去一百年來有甚麼樣的變化呢?
Tagged on:                 

3 thoughts on “中國共產黨過去一百年來有甚麼樣的變化呢?

  • August 6, 2021 at 3:34 am
    Permalink

    中國 的 大問題之一是 - 自命 “天朝”。
    天下所有人士至此,一律武官下馬,文官下轎。 李登輝 初任總統,在 總統府
    舉辦 西洋古典音樂會,此舉 引來 郝貝貝 等 一干 中國人士 反彈,以 國樂 回敬:
    這樣的東西,我覺得 指標性 意義很大。

    中國 的大問題之二 是-太多 政治。
    中國民間閱讀的 經典著作,幾乎無一不與 “政治” 有關,這裡不細數。一股文字的
    “靈氣”,很大一部份就都在 “務虛”。主要的 “梗”,差不多都是 政治。為什麼馬桶
    團隊 如此無能? 因為 馬桶團隊 的 整個思維, 只有 “統一” 與 “政略”。不但 無心內
    政,其實 對台灣 也很難有多少情感。

    中國 的 大問題之三 是 - 宗法。
    我海外看華人移民,香港人、上海人、北京人、
    東亞華人,一般就是 混不到一塊兒。1973年,香港人成立了一個 “中僑互助會”,
    來自 “內地” 的移民多了之後,董監事選舉 馬上發生人數眾多 的 新到內地人,杯葛、
    排擠 創始的舊移民 香港人,產生 豬羊變色 的 政治效應。然而這樣的 “民族” 最感
    興趣的是 “大一統”。

    中國問題 之四是 - 作文。
    中國 山明水秀,人文薈萃:優美 的文字,固然 令人搖頭 幌腦,一旦 另類成一種
    “文藝”,於是 你就看到了 歷朝 宰制文字、社會 的種種作為。比如:黨宣文藝、
    軍中文藝,比如:永樂大典、四庫全書,又比如現代中國 的 “吹捧文藝”,與
    台灣的 “歪嘴文藝”。作文 過頭,結果 捨本逐末,讀者固然看得 不亦 樂乎,
    其實往往就是 別有用心的 政治文宣。腦殘過頭,連 寫手 都不知所以。一旦產生
    正負兩造,於是 雙方對壘,脣槍舌劍,“筆仗” 由是產生,巍為中國奇觀,
    老百姓遭殃,為 “務虛” 另一禍首。

    中國大問題之五是 -歷史。
    “中國人最著重歷史” - 言下之意 不能說不是視為一種德性。談論歷史 並沒有
    什麼不好。然而 在現代生活中,過多的談論、“以史為鑒”,甚至凡事 “師法古人”,
    於是形成改革阻礙。

    中國大問題之六是 - 民族主義;弊害最大 莫過于此。

    以上就 思慮所及,禿筆 再予 臚列幾項,算是 拋磚引玉,期待有能人志士 詳加 論述
    解說, 影響所及,中國 必當 周處 自除三害,與世同步,共喜同悲,世界 走向大同。

    老大中國 的下意識積累 不言自明。富起來 之後的 現代中國,下意識積累 所顯現出來
    的效果, 其 荦荦大端者 縷述如上。於是又有了一些 似乎言之成理,卻又 不容深究的
    說法產生:後發優勢。

    你行,老子 踩著 你的肩膀,我也站上來了。比高樓、比汽車,比穿著、 比女人,
    沒有一樣 不比你新鮮、時髦。意氣洋洋 之餘,不免 傲视群倫,“中國特色” 就受到
    更多的 強調。 制定規則:

    你學人家,當然就陷入了人家的規則。為什麼要「give me five 」?你也可以
    「give me six 」啊 - 這也還是 東施效顰。

    說 “制定規則”,言下之意 似乎別人專事 圍剿你 - 是白種人,尤其是美國人 的
    陰謀。當然 你也可以 另闢蹊徑,不以 西方世界 行之有年的 規範為師,這當然
    不切實際。如此一來,尊重 專利權、著作權當然是一種義務,也相對的會帶來
    權利:
    專利權 - 西元前五百年 在希臘 某些城邦 曾設立 類似發明的專利權;較近代的
    專利權 則來自 1623 年,為 英國國王 詹姆士一世所設立,保護 新發明的權利。
    著作權 — 世界上 第一部版權法,英国《安娜法令》开始 保护作者的权利,而不
    仅仅是 出版者的权利。

    1791 年,法国颁布了《表演权法》,开始重视 保护作者 的表演权利。 1793 年
    又颁布了《作者权法》,作者的 精神权利得到了 进一步的重视。

    台灣民主化 的問題還不止是 “完美的民主 至今還未出現”,而是 兩個勢力 無情,
    而且不對等 的鬥爭。如果能夠 更深入的去瞭解,並且幫助大家得到 真正的答案,
    對中國 會有 很大的助益。

    共產主義 可能衍生出來 類似民主一樣好的制度,到底會是如何一個情況我 無法
    知道。不過 與 自由民主國家的 民主,必然相當不同。很難說出個所以然吧。
    新加坡嗎?我認為中國特色 的 社會主義國家 是得以存在的。這一方面 因為
    中國體積 的龐大,另一方面也因為 她的資產負債表,是以 “犧牲自由、民主、
    人權” 此 她者所無的 “資產” 為 會計科目,而取得借貸平衡,比如:新加坡。

    歷史 是一個 發展的過程,西方文明 的 發展階段 遠較 中國 為早,對 後進國家
    自然帶來 威脅與破壞。三十年前,台商 開始進入中國,利用中國 廉價的勞力,
    人人將中國視為 “last frontier”,兄弟友人無不大力呼叫 :「快來 !快來 !」-
    快來嫖妓。 人人趨之若鶩。

    與 台灣發展之 中、早期階段 毫無不同。晚期的這個階段,已經是台灣產業
    西進中國,前述 相關產業,一片 愁雲慘霧,令兄弟心中相當不忍。

    兄弟乃 仁德之人, 實在說,其實 這無益經濟。 這類的思考,存在於大部份
    中國人的情緒裡面,這包括 中國共產黨治下 的人民之外,台灣的 統派民眾、
    世界的華人,莫不如此。可以理解,卻是問題很大。 如此的 “中國”,如此的
    中國人”,思考 其實還 仍舊活在一、二百年前,那就是:*師夷之長技以制夷。

    如此的 不求長進,於是在 “中國崛起” 之前,對自己 崛起的成因糊裡糊塗,
    崛起 之後, 由於對自、他的 誤判,舉措導向錯誤的 “拐點”,令人不安。

    民主 提供一種 具有人性 的 互動 與 文明機制,透過 公開、公平的方式解決
    人間 的 種種困難 之外,不用希冀 聖人之再世,人民生機更是活潑多樣。
    在一個純熟的 民主社會,這套方式 已經行之有年,除非人心日漸敗壞,
    這是 通行世界 的 唯一方法。 資本原始積累 的血腥與不人道,只表示 這個
    經濟體,仍舊處於 經濟發展的初級階段,沒有什麼其它意義。

    比較糟糕的是,一個獨裁政府 採用了血腥手段 震懾,而仍舊 無法完成工業化
    的進程 - 這就是中國偉大的舵手毛主席澤東同志 的豐功偉業。“中國” 是很
    困難的。有那麼多中國人支持,因此 我認為她不會垮,而且祝福她 萬壽無疆。

    其實一般人所期望的 共產境界,要非 多年澇旱,在 北韓 已經相當程度完成,
    值得令人 欣羨:(3:20) 你看 全成玉 多美麗、賢淑。如此世界 要異化我,
    可真求之不得。實在說,因為中國龐大,所以會異 化世界-如此說法叫做 “痞子”。

    -----

    〔 國 共 內 鬥 〕 中國國民黨 的 終極統一,始於將 “台灣” 全面傾中,繼而 以美日
    為主,多邊遊走, 終於 蠶食中國共產黨 之 統治基礎。

    先以 “渲染”,繼之 “勢染” :不必然顯現於文字,甚至 “作為”。以“中華文化”、
    “民主自由” 等 偽價值 為號召,透過 複雜的 政治操作,在 靜觀中國局勢 的演變
    之中,將 “台灣” 在各個場域,漸次整合、融入中國變動之大局。 其代價,當然
    是以 “台灣” 的利益為犧牲品。李登輝、陳水扁 執政多年的民主化努力, 自然
    成為泡影,台灣 做為中國民主化燈塔 的希望自將破滅,而代之以 中國國民黨
    與中國共產黨,兩個 不具民主習性 的 威權政黨,在中國展開 不具民主意義 的
    惡性競爭。

    國共 難以真正妥協 的鬱結在於 :

    1. 誰領導了 抗日戰爭?
    2. 承認 “中華民國”/ 起碼 “中國國民黨” 之存在。

    解鈴還需繫鈴人:中國共產黨 可以 就第一個問題,以 正規軍 與游擊戰,各負擅長,
    各有功勞,而平分秋色解決。然而 第 2. 承認“中華民國” 之存在 /起碼“中國國民黨”
    之存在。除非 中國共產黨勢力 全面衰頹,如此接受,等同 中國共產黨 的最終被抹殺、
    被取代。

    “中國國民黨” 之存在,讓 中國國民黨 之 “內地” 精神黨員 有一呼百應之能量。
    唯隨著歲月之消逝 與 人事變遷,馬桶 等一干 一脈相承 的三民主義信徒 / 兩蔣嫡系,
    自必為以利益為標的 之 土台國民黨員取代。進入中國之後,假以時日,內地黨員
    也將 全取得掌控權。屆時之 中國國民黨,其實已經由 量變 而 質變,理想性 的
    意識形態消失無蹤影,與 中國共產黨 鬥爭之本質不變。

    中國政府體制 和 台灣一樣,完全為 各該威權政黨 所掌握,是一個屬於 各該 威權政黨
    的 “官僚體制、官僚文化”。中國國民黨 一旦進入中國,必將引來 “黨產萬億” 的 中國
    共產黨 引為 心腹大患,兩黨鬥爭 至此白熱化,理想、主義 至此消失,難以產生西方式
    的 - 以 “people” 為 “主體意識” 的 民主政治。其原因、本質,還是難脫亞洲國家
    民主化不易成功 的 吊詭。那就是:亞洲人 普遍不具有 “主權在民”、“以人為本” 的
    文化與價值觀。因此 要達到 如同歐美一般的 民主政治,就要看其 人民自主性、現代觀
    的 成長, 與國內外大環境 的支持而定。到了如此階段的 中國 - 現在的 台灣所面臨的
    狀況, 正提供了一個 完整的借鏡。

    Reply
  • September 20, 2021 at 4:07 am
    Permalink

    綜篇所述其實只要在對岸的十一就能看出。18年為止,平時的中國大陸就和一般資本主義社會無異,但十一期間總像是他們口中的北朝鮮。當所有標語、口號都把「黨」放在『國家』之前。『人民』這個佔絕大多數、且被放進國名中的主體,根本只是對岸流行所說的韭菜。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