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方隅/美國密西根州大政治所

台灣年輕人有所謂「天然獨」存在嗎?人們支持民主政治嗎?如果中共開戰了,會願意防衛台灣嗎?

關於這些問題,已有不少的調查研究描繪出台灣人們不同面向的政治態度。然而,近幾年不少讀者們應該時常會看到一種說法:主張台獨的人都不想要防衛台灣。這樣的看法其實不只在台灣,在美國的兩岸關係政策圈,包括不少智庫或是此領域的專業學者們常常會認為:台灣獨立議題是對中國的挑釁,而台灣人們又不願意防衛自己,尤其年輕人常是不負責任的台獨份子。最後常常下的結論就是「我們最好不要讓中國不開心」之類的。

不過,這些說法有根據嗎?到底台灣人(尤其年輕人)的政治態度為何?

台灣民主基金會從2011年起,每年會進行兩次調查研究,由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來執行,追縱台灣人們的政治態度。在2018年1月份以及2月至3月間兩波抽樣進行的調查當中,為了更精準地探索年輕人們的政治態度,於是刻意讓樣本當中39歲以下年輕人的比例提升(當然,用40歲當切點是一個主觀設定的標準,在社會科學研究當中會有不同的年齡層切法)。在總人口當中39歲以下佔38%、40歲以上佔62%,而在這次抽樣當中,兩個群體的樣本數分別為825及747,讓年輕人比例佔有效樣本的51%。1

台灣民主基金會執行長徐斯儉,於2018年4月3日,在華府智庫台灣研究中心(Global Taiwan Institute, GTI)公開發表這波調查的一些重要敘述統計資訊,發表之後經媒體報導,在網路上以及新聞媒體上面引起很大的迴響與討論(當然也包括各種酸民文以及指控文)。這個調查的資料說明已公布在台灣民主基金會官網,本文將對這個調查當中的重要問題做一些更詳細的描述和討論。

一、民主支持度:年輕人支持民主政治、反對威權

首先來看的是台灣人的「民主支持度」,在問卷當中問題是:「即使民主有其問題存在,但仍是最好的政治制度」。調查結果顯示台灣人的民主支持度從2011年開始的趨勢是穩定的,而且年輕人普遍來說的民主支持度很高,有86.2%的人回答同意。

跟歐美相比,台灣年輕人的民主支持度也是很高的。Foa & Mounk兩位學者於2016年在Journal of Democracy上面發表文章” The Danger of Deconsolidation: The Democratic Disconnect”,當中指出歐美都出現了對民主支持度下降、對威權政體接受度上升的狀況(問卷是問:民主制度對於這個國家的運作是不是很壞的一件事)。這次台灣民主基金會的調查也加入一題去問受試者,是否認為在我們的國家採用威權體制會是好是壞。結果發現,在20-24歲的群體,台灣人支持威權的比例比歐美還要低,25-34歲群體雖比歐洲高,但是還是比美國還要低。2值得注意的是,歐美都出現了年輕人比年長者還要支持威權體制的趨勢,但台灣剛好相反,愈年輕的群體愈反對威權。


不過,相對於對民主體制的支持以及反對威權體制的態度,人們對民主政治實際運作狀況的滿意度就稍低了一些,平均只有大約三分之一(33.5%)認為滿意,其中,年輕群體40.2%表示滿意,跟40-59以及60歲以上群體相比,是最高的。另外,對於未來十年台灣民主政治發展的看法,同樣也是只有不到四成(36.4%)的人們表示樂觀,年輕人的比例一樣是三大群體當中最高的,不過也只有大約41.1%。跟2011年超過五成感到樂觀相比,人們對民主政治前景的判斷是變得悲觀不少。

二、統獨立場:年輕人天然獨其實是「反統一」

「天然獨」是近期很紅的一個用語,用來指稱年輕世代愈來愈支持台灣獨立的趨勢。這個趨勢存在嗎?我們可以從兩種調查方式來看。首先,最常見也是最長期追縱的統獨偏好調查來自政大選研中心的重要政治態度趨勢圖,調查方式又可稱做「統獨六分類」,最新的成果是下面這個圖:

研究者常常把六分類合併成三分類,也就是把「以後走向獨立」跟「立刻獨立」合起來成為支持獨立的選項,以後「走向統一」跟「立刻統一」合起來成為支持統一的選項,然後「永遠維持現狀」和「以後再說」合併變成維持現狀的選項。我們可以發現,年輕人支持統一的比例比40歲以上還要低,支持維持現狀的比例則是顯著較高,支持獨立的比例也是顯著較高(然後,沒有回答或回答不知道的比例則是顯著較低,這也是長期的一個趨勢)。

如果再更細分20-29歲與30-39歲,兩者出現顯著差異的地方是對統一的態度。20-29歲的群體,支持統一的比例是比30-39歲群體還要顯著偏低的,在維持現狀和支持獨立方面則是沒有顯著差異。

另外一種關於統獨偏好的問法是「條件式統獨」,這是由學者吳乃德首先發展出來的概念,也就是去問:假設兩岸政經發展條件差不多的時候,支不支持統一?假設宣布法理獨立會引起中國武力攻擊,支不支持獨立?(關於條件式統獨的整體民意分布相關趨勢,可參考本文:什麼是「現狀」?台灣人視自己為台灣人,不是中國人

根據吳乃德的分類,我們可以把以上兩題的回答分成下列四種:

1、台灣民族主義:只要中共不打就贊成宣布法理獨立+就算中國民主化也反對兩岸統一(26.5%)。

2、務實主義:只要中共不打就贊成宣布法理獨立+只要中國民主化就支持兩岸統一(13.1%)。

3、中國民族主義:就算中共不打,仍然反對法理獨立+只要中國民主化就支持兩岸統一(18.7%)。

4、維持現狀:就算中共不打,仍然反對法理獨立+就算中國民主化也反對兩岸統一(31.3%)。

以年齡層區分會得到以下的圖(圖中「顯著差異」只標記20-29與30-39兩群體的比較):

綜上所述我們可以得到一個台灣年輕人的統獨偏好圖像:

維持現狀是最多數人的選擇。年輕人當中,台灣民族主義(反對統一,且認為只要中共不打就應該立刻宣布法理獨立)的比例比40歲以上族群顯著偏高;中國民族主義(只要中國民主化就支持兩岸統一)的比例則是年輕人顯著偏低;以及,年輕人顯著更支持維持現狀,其中,20-29歲比30-39歲更顯著支持維持現狀。

那麼,「天然獨」到底存不存在呢?徐斯儉執行長的詮釋是認為,若用「天然反統一」來形容,可能還比較接近一些。

 

三、自我防衛的決心:七成台灣人願意為台灣而戰

關於台灣人自我防衛、尤其是抵抗中共軍事侵略方面的決心,過去最常被引用的調查資料是台灣國家安全調查報告(美國杜克大學政治系牛銘實教授主持,調查執行機構同樣是政大選研中心)。其中在2016年以前的問卷題目是問:「如果因為臺灣宣布獨立,導致臺灣與大陸發生戰爭,請問您會採取什麼行動?」此題為開放題,不提供選項,由受訪者自行回答,事後再由研究者自己分組。一直到2017年的調查才把前面的前提拿掉,直接問說如果兩岸發生戰爭您會採取什麼行動。

在開放式的選項之下,大約只有10%上下的人回答說會參戰,有近四分之一的人沒有回答、或回答「不知道」,還有將近四成的人會回答「看狀況」、「看別人怎麼做」。這讓每一個選項的有效樣本數都變得非常少,在推論上面如果還要加上別的條件來做交叉,每一個細格(cell)也往往會低於統計上最低要求的數字。然而,先前已有很多投書以及既定印象在講說台獨份子很多人都不願參戰。例如這篇投書標題:「14%鐵桿台獨 打算兩岸開戰就落跑」,然後在網路上面就會變成「台獨份子開戰就會落跑」(事實上所謂台獨份子的參戰意願是高過五成,且回答逃避的比例是最低的。關於該份數據請參閱這一篇的討論:「14%落跑鐵桿獨?」──一個故事,各自表述),然後,經過刻意宣傳之後,在外國人眼中就變成:台灣人只會不負責任挑釁中國而不願意防衛自己。

到底台灣人願不願意為防衛台灣而戰呢?在台灣民主基金會這波調查當中,區分了兩種狀況,第一種是問:「如果因為臺灣宣布獨立導致中國大陸武力攻打臺灣,請問您願不願意為保衛臺灣而戰?」第二種是問:「如果中國大陸為了統一對臺灣使用武力,請問您願不願意為保衛臺灣而戰?」在選項方面不是開放式作答,而是只有「是」與「否」的是非題。調查得到的答案分布與網路印象差距頗大。

首先,如果是台灣宣布法理獨立引起的中國侵略,有56.7%的人回答願意為台灣而戰。如果是中國主動武統的狀況,則有68.1%的人回答願意為台灣而戰。


以年齡層來區分的話,年輕人回答願意參戰的比例又更高。在台灣宣布獨立引起的中國侵略狀況下,63.4%的年輕人回答願意參戰,顯著高於40歲以上的49.9%;如果是中國武統,則有70.3%的比例回答願意參戰,40歲以上民眾也有66.1%回答願意,兩者之間沒有統計上的顯著差異。還有一個值得注意的趨勢是,人們對民主政治的支持度(認為民主即使有些問題但仍是最好的制度)愈高,則愈傾向於在中共主動侵台的狀況下願意為台灣一戰。(延伸討論

 

小結

台灣民主基金會委託政大選研中心所做的這個調查,呈現了台灣人的三個重要政治態度面向:

首先,在民主支持度方面,台灣年輕人對民主政治的支持是穩定地維持在超過七成、甚至近兩次調查都超過八成的比例,這和歐美國家出現的年輕人反民主趨勢是相反的。筆者認為,或許這跟台灣民主化的進程以及年輕世代所受到的政治社會化過程有關。

第二,台灣年輕人具有更高比例的「台灣民族主義」(認為在中共不使用武力的狀況下我們就應該立刻宣布法理獨立),不過,維持現狀(不支持宣布獨立,但即使中共民主化也不贊成兩岸統一)的比例是最高的,20-29歲在這個類別的比例又比30-39歲更高。所以說,徐斯儉執行長認為,「天然獨」可能要講成「反統一」比較適切。

第三,面對中國的武力統一威脅,有七成的民眾回答說願意參戰保衛台灣,而且39歲以下年輕人和40歲以上的群體並沒有顯著差異。同時,人們對民主制度的支持度愈高,回答願意參戰的比例也愈高。

問題與討論

看完了這幾個政治態度的分布,還有幾個很值得討論的問題。首先,「現狀」到底是什麼狀態呢?在中國的眼中,只要不統一都是獨,台灣的現狀肯定是獨立的一種。在大批網軍「小粉紅」的眼中,甚至可能連把「大陸」稱做「中國」都會被舉報為台獨呢!但台灣人自己怎麼看呢?若我們從國際法(蒙特維多國家權利義務公約)當中對國家要件的定義來看,要成為一個國家必須要有:1人民,2領土,3中央政府,4與他國交往能力。筆者認為,目前在台灣、官方正式名稱叫做中華民國的這一個統治政權,雖然它的國號尚有爭議,憲法當中所規定的範圍好像也有些怪怪的,但是它符合上述四點國家要件應是沒有疑義的(以上這幾句講的是實然層面的觀點。延伸閱讀:什麼是台獨?如何分類不同的統獨主張?

第二,這份調查目前引發最大的關注焦點在於自我防衛的決心,目前也已經出現超多的媒體(尤其所謂的統媒)報導或寫文章,諷刺者有之,批判者有之。正如前面所提到的,過去被最多人引用的國家安全調查,其實問卷題目是有前提(在台灣宣布獨立而引起中國使用武力的狀況下),而且回答方式是開放式選項,回應是很發散的,在分析時往往在很多選項回應上面切分的格子很細、樣本數過小,但還是會被拿來做非常大的推論。這樣的推論經過各方推送之後就造成不管是台灣人或外國人的印象:台灣人不願意防衛自己。

同樣的題目在這次調查當中也問了,但重要的是加問另一種狀況是:中國主動武力犯台的狀況下,人們會做什麼選擇?我們可以看到,中國對台灣的文攻武嚇從來沒有間斷過,解放軍將領透過像是環球日報之類的整天發表恐嚇言論也從沒少過,沒有人有辦法可以確定中國不會主動侵台。即使是兩岸簽了和平協議也無法保證,因為之前跟中國共產黨簽過和平協議的政治體後來下場是非常悽慘(西藏/圖博),還有像是中共所保證的香港政治經濟制度「50年不變」結果20年不到就變了。在中共主動侵略台灣、人民沒有選擇的狀況之下,至少台灣人在口頭上講說願意實際參戰來保衛台灣的比例,是比我們以往認知到的參戰意願還要來得高很多。

當然我們也可以說,那是因為是非題的選項設計。沒錯,開放式的回答方式或許可以探索人們所想到最直覺的答案,但是答案會變得很發散,要統計推論時就必須更謹慎。是非題的好處是強迫大家做選擇,也沒有什麼中間選項或是模糊空間,如此一來,沒回答或回答不知道的比例都會比開放式問題還要低了不少。當然這也有可能對所謂參戰意願有一些高估。沒有絕對正確的研究設計,只是,在統計推論時要注意這些限制。

最後要談的是,這份調查跟過去類似調查相比,由於青年世代樣本量夠大,不需要以加權方式把樣本數放大,所以在整體趨勢的敘述統計方面,是有可能會比過去的研究還要接近實際狀況一些。至於現在有不少人跳出來批評說這份問卷是在「誤導大眾」,如果是政治人物批評的話可以聽聽就好。這份調查並非政黨智庫所做,是台灣民主基金會從2011年開始的調查計劃,內容題目也都是在學術調查當中採用過的題目,可以避免引導式問句的問題(例如先前的勞基法民調),而且執行的機構政大選研中心是學界具有公信力、過去許多調查研究的執行機構,尤其跟先前廣被引用的國家安全調查是同樣的執行機構。因此,這個調查結果可以說是值得參考的。

大家或許可以想想看,把台灣人描繪成不願意為台灣而戰、或者描繪成不支持民主政治,對誰最有好處?以往又是哪樣的媒體或公眾人物最喜歡提出這類的觀點呢?

筆者認為,台灣人真的要對自己的民主制度有信心,這就是我們跟中國最大的不同所在。我們對民主政治的支持度以及抵抗威權侵略的決心,都會是我們得以在全世界跟潛在盟友們爭取支持的最大立基點。


延伸閱讀:台灣民眾遇到戰爭時會支持作戰嗎?民調結果十分分歧

  1. 關於樣本數目與統計推論之間的關係,請參閱這篇文章:為什麼「縣市長排名」並不能反映真實:淺談民調抽樣,尤其是註腳1的說明。簡單來說,學術調查研究強調的是要以「隨機抽樣」的方式來進行,只要是從全台灣的人口當中隨機取得的樣本,那麼其「樣本代表性」是不會受到樣本數多寡而有所影響。樣本數的大小,影響的是在推論時所用的信賴區間及抽樣誤差範圍,樣本數愈大,抽樣誤差愈小、信賴區間愈小。這次的調查,第一波抽出1069有效樣本,第二波專門抽39歲以下年輕人一共528個有效樣本。在百分之95信心水準下,抽樣誤差大約是±3.00%。
  2. 35-44歲群體有將近三成認為威權體制會是好事,比歐美都還要高;45-64歲群體有將近四成認為威權體制是好事,比例遠高於歐美。65歲以上威權支持比例大約10%上下跟美國差不多,高於歐洲。總體民眾有22%認為在我們的國家施行威權體制是好事(很好5.1%,好16.9%)。
七成台灣人願意為台灣而戰、支持民主、反對統一:台灣年輕世代的政治態度
Tagged on:                 

25 thoughts on “七成台灣人願意為台灣而戰、支持民主、反對統一:台灣年輕世代的政治態度

  • April 9, 2018 at 8:52 am
    Permalink

    吴乃德分类里可以再补充两项:

    5、極端台灣民族主義:就算中共打,也贊成宣布法理獨立+就算中國民主化也反對兩岸統一。
    6、極端中國民族主義:就算中共不打,仍然反對法理獨立+就算中國不民主化也支持兩岸統一。

    Reply
    • April 9, 2018 at 9:45 am
      Permalink

      5就是1,6就是3,沒什麼不同啊?
      兩個題目都是是非題,所以就是2×2四種分類,不會有第五和第六

      Reply
  • April 9, 2018 at 9:04 am
    Permalink

    注意到参战意愿的调查中,有问到“你觉得其他人如何”的问题。我想起之前关注美国大选民调时,有人总结过,直接问受访者本身的话,受访者可能出于各种心理而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反而是询问“你的邻居怎么想”,更可能得出接近真实的结果(找不到这种说法的来源了,大致是美国某选举数据分析网站)。这一点陈同学似乎没有进行讨论。这个民调既然会考虑设置这个问题,可能是问卷设计者也知道这种观点。从图上看来,受访者认为的“其他人”愿意参战的比例,两种情况下都比自己愿意参战的比例低10几个百分比。“宣布独立导致动武的参战意愿”中,受访者认为“其他人”愿意参战的比例仅有43%。

    Reply
    • April 9, 2018 at 9:48 am
      Permalink

      這是個有趣的推論,謝謝補充!如果有citation的話我會滿想要讀的。

      的確,沒有人可以知道大家真實的想法是什麼,不同的調查方式都各有侷限。
      不過我比較傾向認為在這個題目的脈絡下,要問的是對整個共同體自我防衛的信心
      當然也有可能像您說的,是問到了比較貼近真實的想法

      就算退一步來說,真實參戰意願又再更低一些也無妨(現在這種是非題的問法本來就會有所高估的)。我認為大家在使用民調時本來就是要注意到相關的限制,而不是像以往很多統媒和親中人士一樣,把很小很小的格子拿來放大然後據此來打擊台灣人自己的士氣。

      Reply
  • April 9, 2018 at 9:11 am
    Permalink

    民调总有其预设的语境,让人产生不同的即时倾向。更不用说岛内对“统一”的想象极大程度上受到岛内舆论小环境的强烈bias。等历史真正来到那一天的时候,现在的民调能应验多少恐是未知。”We shall wait and see.”

    Reply
  • April 9, 2018 at 9:28 am
    Permalink

    对台湾来说保存民主价值的最有效方式就是展现追求和平的诚意。某些绿色的机构用一份不知真假的民调渲染战争意志,期待靠鼓舞战争意志来“捍卫民主”,真是最南辕北辙的事情。民族主义便民族主义,何须把民族主义和追求民主价值捆绑在一起兜售。

    Reply
  • April 9, 2018 at 9:51 am
    Permalink

    這份調查問的是「假設中國侵略台灣,是否願意為台灣而戰」,這是防衛的意志,不是發起戰爭的意志。

    台海和平與否,主要的關鍵一直都在中國,不在台灣。
    中國不斷宣稱要統一台灣,而台灣早就放棄要統一中國了(就算是當年老蔣還在的時候,美國也不准許他出兵反攻的)。

    Reply
  • April 9, 2018 at 8:52 pm
    Permalink

    例一:“台灣人真的要對自己的民主制度有信心,這就是我們跟中國最大的不同所在。我們對民主政治的支持度以及抵抗威權侵略的決心。”
    例二:“即使是兩岸簽了和平協議也無法保證,因為之前跟中國共產黨簽過和平協議的政治體後來下場是非常悽慘(西藏/圖博),還有像是中共所保證的香港政治經濟制度「50年不變」結果20年不到就變了。”

    ———–
    有上面两例代表着年轻台湾知识分子典型姿态的发言,我们其实可以意识到,立场和主义的问题是超越于知识之上的,知识和理论工具到头来还是成为佐证我们既有立场的武器。我们中国有个政治笑话,一位中国负责宣传工作的官员前往美国考察,问美国政府官员:“你们美国有没有那种给群众洗脑的宣传手段?” 美国官员拍了拍胸脯:“没有,不存在的。你去街上随便找个人问,保证都说没有。” 中国官员一拍大腿:“对!就是这种!”

    本文的作者陈先生/女士当然不是中国人,因为他/她不会以一个中国人的姿态思考,不会去关心中国的国家利益,用台湾话来说,对中国的状况没有“同理心”。就引用的第一个例子来说,台湾与中国的不同真的在于政治制度不同吗,假若如此,几十万来上海工作的台湾年轻人是否受困于人身自由和政治表达的束缚,在恐惧中挣得一点在台湾无法获得的薪金?
    第二个例子里,陈先生/女士真的全盘了解过在西藏发生的事件吗。我们如今已经承认,在特定时期一部分藏人的生活和感情受到了损害。但在中国的政治哲学中,事物的前进必然存在斗争。西藏的今天已经大为前进了(着重号)。
    又及,陈先生/女士真的全盘了解过在香港发生的事件吗。香港的特首由本地立法会选举,本地立法会剥夺了一些特定议员的资格,这样完全在既定宪法性法律框架内进行的政治活动怎么能得出“香港制度变了”的结论呢?哦,原来在局外人看来,只有出现与共产党势同水火的反对派掌握了行政权,才能证明香港还存在自治。

    我相信,在本文作者案头和脑海中浮现的地图画卷,只包含一个狭长的美丽岛;不同于前辈们心中经历过的痛苦抉择,作者心中有一条亲切的浊水溪,却从一开始就没有存在过黄河长江。陈先生/女士无法想象一个国土面积跨越四个时区、一千多万平方公里的大国,一片乘坐列车快速前进六十小时仍在境内的土地。假若本文作者能够稍稍在心中、在地图上展开这样一片土地,我相信他/她的观点会非常不同。他/她会看到半个多世纪前一个采取了先进平等制度的西藏对国家安定和统一的重要性,也能看到美丽香江流过的港岛是中外力量的角力场——当然这并不否认过去中央政府治港策略中存在的问题。

    我们是马克思主义者,但是有时依然信奉黑格尔。“国家是地上的神”。是啊,正是基础教育带给我们的对世界的最初印象。当您已经信奉一种以台湾为中心的民族主义学说的时候,通过“商谈法哲学“来实现”民主法治国”不过是一番幻影,古今中外的立宪都是要流血的。因此我说,读到博士了,“知识和理论工具到头来还是成为佐证我们既有立场的武器”。
    当然了,我的立场自然也是很明确的,无需多言。像美国人抱着热烈的民族情感相信他们的祖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的一样,我怀抱着热烈的感情希望我的祖国能冲破第一岛链,和平且温柔地拥抱广袤的太平洋。

    Reply
    • April 9, 2018 at 9:12 pm
      Permalink

      謝謝這位Jiang大大說我不是中國人 ^^
      您問我了不了解西藏和香港發生的事,我回答您:絕對比您了解許多。在中國,資訊都是經過您最親愛的中國共產黨所篩選過的,所以我還滿有自信會比您還要了解一些。

      還有,我國中高中還是有一大堆課本內容是要學習中國的,中國的歷史地理我是有一些了解
      您的立場很好啊!但跟台灣人沒啥直接關聯。

      希望您趕快去施壓中南海叫他們趕快打美國,趕快衝破島鏈
      我很想看看解放軍使用武力是要怎麼個和平且溫柔法
      肯定是具有中國特色的和平和具有中國特色的溫柔

      Reply
      • April 9, 2018 at 10:41 pm
        Permalink

        请您谨记,我们的心灵同样自由。以极端的事件为例,即使在斯大林时代,苏联同外界的艺术交流和涌现出的杰作并不少于“自由国家”。信息审查制度的脆弱甚至无法阻拦平庸资质的人获得足够的信息。
        但是请注意,当您抱有无端的傲慢时,实际上是限制了你自身的自由。

        Reply
        • April 10, 2018 at 12:11 am
          Permalink

          不是很懂所謂傲慢的指控是哪來的

          你指控我信奉台灣為中心的民族主義
          啊你自己還不是信奉以中國為中心的民族主義?
          我是台灣人,自然而然就是信奉以台灣為中心的民族主義,有事嗎??(一堆問號)
          你是中國人,自然而然就是信奉以中國為中心的民族主義,那也很好啊!但跟我沒啥關係,我也不會想去干涉你。

          今天要搞清楚
          是你的國家要來侵略我的國家喔
          你的國家土地面積和人口都是我的國家的千百倍
          你的國家是專制極權,我的國家是民主政治
          結果你翻牆過來跟我講說我沒有自由
          你不覺得好笑嗎?我是覺得滿好笑的

          心靈自由沒問題啊
          那實際行為呢?
          你要不要在你的國家批評你自己的政府,然後再來跟台灣人比一下誰比較自由
          要不要在你的國家蒐尋一下各種敏感詞,然後再來跟台灣人比一下誰的訊息獲得管道比較自由?
          不然這樣好了,我們互開十個敏感詞給對方比比看如何?

          無端的傲慢?
          我沒有阻止你講話,沒有阻止你罵台灣民族主義,你要罵是你的自由
          我也不會說你是中國為中心的傲慢

          —–
          看到中國人來罵台灣人不自由、不能以台灣為中心
          我只能回報以一堆問號了

          ????????

          Reply
    • April 11, 2018 at 9:28 am
      Permalink

      我們幹嘛沒事在心裡放著我們曾經幻想過統治過的地方 腦洞大開?圖博要是制度進步 人人開心沒有異議 你們幹嘛花力氣維穩

      Reply
    • April 11, 2018 at 10:18 am
      Permalink

      講個笑話,中國人談洗腦。在講個笑話, 中國人認為自己是馬克思主義者。

      Reply
  • April 10, 2018 at 2:08 pm
    Permalink

    最反感的就是嘴炮無敵+民測靖難
    既然大多數臺灣人主張獨立並願意為之流血,那就應該馬上正名制憲公投,再聯結美日歐武裝獨立。就像當年北美獨立戰爭壹樣。最沒有意思的就是嘴炮臺獨+民測保臺。
    同樣的事情如果在對岸只會得到更激進的測試結果,嘴炮武統+民測復臺。
    兩岸的中國人真是壹樣德行,能不能幹點實事,切實的推動各自的主張。不要老是嘴炮無敵+民測靖難,玩文字遊戲。

    Reply
  • April 12, 2018 at 1:02 am
    Permalink

    從數據崇尚威權體制的世代差異背後隱隱可以感覺到某些歷史事件或時代社會氛圍對特定年齡層的影響,不知道有沒有可能結合各世代所經歷的政治事件,做更深入的分析?
    另外,對民主制度的推崇,會不會也是來自於黨國教育呢?

    Reply
    • April 12, 2018 at 1:15 am
      Permalink

      50歲世代是受到完整黨國教育的一代

      解嚴到現在差不多就是30年
      所以30歲以下長大的過程就是經歷民主政治了
      黨國影響力持續減少
      教科書開始放入「認識台灣」篇章,差不多是1997年的事 也就是1985~87左右出生的這一代上國中的時候
      不過,以往的那一套服從權威、不要做太多思考的教育方式,現在仍然可見深刻的影響
      可能還需要一些時間做改變吧(尤其現在各階層的主管職領導職大概都是五六十歲這一世代的人….)

      Reply
      • April 18, 2018 at 9:55 am
        Permalink

        「…50歲世代是受到完整黨國教育的一代

        解嚴到現在差不多就是30年
        所以30歲以下長大的過程就是經歷民主政治了…」

        如果這個世界有任何二分法是真實的存在的話,那這個世界只存在一種人,叫做「愚人」!

        你現在口中的「民主政治」是完整黨國教育的50歲(加以上)那一代努力換來的,不管他們是實際付諸行動還是內心支持!而現在台灣的困境則是30歲(含以上)的這一代造成的,不管他們是支持藍或支持綠!

        黨國教育時人們面對的是「明槍」,擺明就是來愚你!民主政治時人們面對的是「暗箭」,擺著一張可親的笑臉來愚你!以我來看,暗箭果然難防!

        我不知你是被愚的人?還是放箭的人?有沒有第三種可能?沒有!因為會講出上面那段話的人,只有這二種可能。

        Reply
        • April 18, 2018 at 10:17 am
          Permalink

          統計與民調都是機率論的,從來不是截然幾分法的
          50歲世代是受到完整黨國教育的一代,所以要講的是:這一個世代裡的人們支持威權的比例顯著較高,但這從來不是要講說所有人都支持威權,當然,也有包括那些爭取民主的人們在內。所以樓上恐怕是對統計推論的方式有一些誤解。

          話說回來,現在50歲以上世代也剛好是掌權的世代呀
          現在的社會問題又是跟30歲世代有何關聯呢?我其實是看不太出來這群現在是各行各業最基層、最菜的世代是要怎麼樣造成現在的困境。

          我是不太知道樓上這則留言是在生氣什麼啦…

          Reply
          • April 18, 2018 at 10:50 am
            Permalink

            我對你發表的統計與民調沒有任何興趣!單純只是對你的議論與企圖表示看法而已。既然不是截然幾分法(是二分法,為何要故意說成幾分法?),就不適合使用那樣的措詞!在回覆中鍵入那樣的內容通常反應一個人心理的真正想法!

            台灣在經歷幾十年的民主洗禮之後,所有參與過的每一個人對現在的狀況都有一定的責任。畢竟票是我們自己決定怎麼投的!所以30歲的人當然也跟台灣現在的狀況有關連。把責任全部推給你口中的掌權世代應該不是很妥當的說法!更何況過去在政治上掌權的世代有一半宣稱是來自反威權反黨國的那一群人,不是嗎?

            我會對你的文章發表看法,其實是因為你可能是我一位親人的同學,至少是學長或學弟!我對你的文章沒有一絲覺得生氣的地方,只是不想看到又一個被愚的年輕人,如此而已!

  • April 12, 2018 at 10:56 am
    Permalink

    誰同你是七成台灣人願意為台灣而戰, 又不是腦子破洞, 跟那個總統府神隱吃牛排的富家女一般,
    一堆空洞數字, 只會書桌上打筆戰的柔弱書生, 怎麼不硬起來回國從軍提槍保衛國土,
    怎麼不親自到基層士農工商產業去問問, 親自到市集街道瞭解人民真正需要是什麼?
    人民需要安定, 有錢賺, 能撫育下一代, 他管你是哪個政府, 只要能帶給他安定富足的生活, 他就投給誰!
    講一堆空洞數字, 不如下來到基層, 出社會工作看一看, 什麼是實際的生活, 什麼是理想空話,
    醒醒吧, 躲在電腦前拿筆當槍, 拿數字嘴砲當子彈, 只知道讀書是不可能上得了戰場保家衛國的,
    知識要為真理和正義服務, 不是坐在冷氣房寫幾篇文章就以為是正義
    現實是什麼根本不知道, 還要談什麼理想, 也是大話一堆, 真敢拿槍上戰場殺敵人嘛??
    有幾人能像民初那些真正拋頭顱灑熱血的有志青年,
    有幾人能精通詩詞、允文允武, 又能視死如歸的秋瑾,
    真正理解人民需要, 還能站出來捍衛、從容就義的大仁大義精神,
    還好這些人曾經活在歷史, 給世人榜樣也留給後人學習他們的精神,

    Reply
  • Pingback: 年輕世代的政治態度:支持民主、天然反統,七成願為台灣而戰 – 上林家族_2

  • Pingback: 欣欣向榮的民主支持?再探台灣的政治態度 – 菜市場政治學

  • April 16, 2018 at 11:39 pm
    Permalink

    在改革开放和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CCP合法性支柱之一的某种革命理想轰然倒塌,现在主要是靠民族主义在续命。我不相信CCP会对台湾动手,因为如此对于中国赖以维系经济的对外贸易无疑是巨大打击;且台湾的回归只能是中华民族主义的掘墓人。回归后又能用什么动员群众维持合法性呢。
    另,为了形成有效代表,本报告涉及的数据是否样本偏小。
    另,结尾呼唤国际支持这种是否过于理想主义。在1937年的淞沪会战的时候蒋也在呼吁国际支持,结果国际社会作壁上观。考虑到当时中华民国的国际地位,我对中共动武后的国际干预有效性不抱以任何乐观预期。

    Reply
    • April 19, 2018 at 2:56 pm
      Permalink

      To kakihara
      一般來說,做調查研究大多數會做1000個樣本上下,在95%信心水準下,抽樣誤差大概是3%左右。
      樣本數大小,跟推論有效性與否其實沒有關聯,只是會影響到抽樣誤差(雖說是誤差,但實質上代表的是推測的「範圍」)。
      只要是在母體內做的隨機抽樣,做出來就會有代表性,可以推論整個母體,不會因為樣本數大或小而影響到代表性和推論的有效性。

      舉例來說,從全台灣隨機抽樣1000個人,去推論全台灣的民意,跟從全中國隨機抽樣1000個人去推論全中國的民意,抽樣誤差是一樣的,代表性也是一樣的。(前提是,必須要是隨機抽樣)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