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宏恩/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

 

※本文與「故事」專欄合作刊登。原網址連結

 

臺灣立法委員選舉,從 2008 年開始採行「單一選區兩票制」,也就是每一名選民在立委選舉時可以投兩票:

(1) 第一票是選民戶籍地所屬的區域立委,採取單一選區,每個選區只有一名最高票勝選。全國共有 73 個選區。

(2) 第二票則是投給政黨,全國的政黨票一起算,有通過 5% 門檻的政黨依得票比例分享全國不分區的 34 席。(另外 6 席為平地與山地原住民)。

出處:故事「拚選舉」專題

 

小黨不能亡:不分區選票的真正目的

原本 2008 年之前,立委選制與現在縣市議員相同,採取「複數選區不可讓度制」,也就是每個選區可以有好幾位當選,但每個選民只能投一票。此制度主要承襲日本統治臺灣時期的議會制度,全世界採行的地區只有日本與臺灣兩國。

這個制度改變,來自 2004 年的修憲案。

當時有些學者與修憲代表認為,因為候選人不用拚最高票,只要在選區內有固定一小群死忠支持者即可順利當選,這種「一個選區多人當選」的複數選區制度,容易促成極端候選人當選,也會造成一堆小黨。此外,也有一些人認為政黨數目太多、而且一些國會議員的言行舉止誇張,便有改成單一選區的呼聲。(延伸閱讀:外國人怎麼看臺灣的「打架立院」 ?──專訪中研院副研究員鮑彤

若採行單一選區,每個選區就只有一名候選人會當選,根據中位選民定理,要當選的人不能太過極端,一定都要溫和派才可以當選(延伸閱讀:〈如何用「中位選民定理」來看國民黨換柱立朱的政治戲劇?〉),同時,修憲的內容也包括立委席次減半,因此可以說,這修憲的起心動念,就是針對極端候選人與小黨。

但是假如我國全面採行單一選區,那麼小黨就會直接滅亡,也可能導致各選區的立委都只在自己選區當山大王,無人在意全國性議題,長久以來對國家發展不利。因此,修憲委員們在 73 席單一選區之外,又另外加上 34 席的不分區席次,全國民眾一起投政黨票。

理論上,這 34 席的不分區席次,對特定主打「全國性議題」的小黨比較有利,因為小黨的支持者可能分散在各選區,無法在各個單一選區獲勝。舉例來說,可能臺灣每個縣市都有 10% 的人反對核能,但因為只有 10%,無法在任何縣市拿到 50% 的票當選,因此區域選舉的候選人都不會採這個政見。但假如在不分區席次,有某小黨專攻這個議題,然後也成功地把各地 10% 的票都歸他,這個小黨就可能在不分區當選席次,專門推動這個議題。

而,在這次的修憲中,民進黨和國民黨兩黨又把不分區席次分配加上了 5% 的門檻。換句話說,小黨必須獲得超過 5% 才有辦法分配席次,所以這制度對小黨的紅利大打了折扣。

 

圖:目前幾個在民調排行榜上的主要政黨舉例

 

實際投票,發現了理想與真實的距離

以上這些都是基於學術理論的討論,實際執行情況又如何呢?

政治大學選舉研究員游清鑫曾針對 2008 年第一次單一選區兩票制進行研究,在選前追蹤訪問一群臺灣選民對於制度的了解。結果發現,即使到選舉前一天,臺灣民眾也只有60%知道立委有幾位、50% 知道有兩張票可以投、只有 20% 知道小黨門檻。

換言之,我們前面提到,有關大小黨在不同選制中的各種利弊得失,都是基於「選民是理性、不會浪費選票」的假設得到的,但假如選民其實根本不知道選制及其效果的話,那我們前面的學術推論也會打折扣。

那麼,臺灣人在實際投票的時候,到底是怎麼使用這個單一選區兩票制的呢?

政大選舉研究中心曾於 2016 年 1 月 17 日至 4 月 28 日在全臺抽樣並面訪 1690 位具有統計代表性的臺灣選民(TEDS2016Ind)。這份民調問卷詢問民眾在單一選區以及在不分區分別投給哪一位候選人,因此可以計算出有多少人投給兩大黨、又有多少人投給小黨。

經過一系列的語法計算後,可以得到 2016 年立委選舉時,在單一選區的部分,有約 13% 的人把選票投給小黨,87% 的選民是投給兩大黨(包含民進黨禮讓席次)。而在不分區的部分,約有 30% 的選票投給小黨,而 70% 投給兩大黨。

這個民調資料得到的數字跟實際選舉結果,兩者非常接近。根據中選會資料庫的實際選舉結果,2016 年單一選區的部份兩大黨共得到 84% 的選票,而在不分區中兩大黨共得到 70% 的選票。

但中選會只提供總體層級資料,所以我們使用可以分析個別選民的民調資料,進一步把這份政大民調資料依照選民大、小黨的選擇分成四類的話,各類的比例如下:

出處:故事「拚選舉」專題

 

從數據上來看,2016 年的立委選舉中,六成臺灣民眾即使有兩票,還是選擇把票集中給兩大黨。這很可能是因為兩大黨或顏色接近的支持者,會希望大黨可以順利過半,推動相關的政策。

然而,確實也還是有 23% 的人在選區票投大黨、但在不分區選擇投給小黨,這 432 萬人,確實讓單一選區兩票制產生預期作用。而實際選舉結果,2016 年時代力量與親民黨兩個政黨確實突破了 5% 的門檻,新黨、綠黨社會黨聯盟、以及臺灣團結聯盟也順利突破 2% 門檻,可以拿回保證金(3.5% 才能拿到選票的政黨補助)。


2020年,小黨的嚴酷考驗

從 2016 年的經驗來說,根據民調資料,臺灣的確有部分選民採取策略性思考,在區域立委跟不分區政黨票分別投給不同的政黨。而這 23% 的臺灣選民,也會是這次 2020 年立委選舉中,各個拚不分區的政黨的爭取主力,例如基進黨、時代力量、臺灣民眾黨等。

當然,這次選舉跟 2016 年選舉不同之處,在於這次兩大黨對於爭取「國會過半」喊得更大聲了,而這 34 席的不分區選票,也將會是兩大黨拚過半的重要戰場。2012 年民進黨曾喊出把票分給小黨,2016 年則有宋楚瑜出來增加親民黨宣傳版面,這些配票或媒體效果都能夠增加特定小黨的選票。但這次 2020 選舉,假如兩大黨繼續激烈競爭,勢必會把選舉的版面都占掉,到時候以議題為主的小黨要如何爭取版面、讓選民還記得小黨,並說服選民自己會超過 5% 門檻(因此選民不會浪費選票),恐怕是這些小黨黨主席要多費心思之處。

 


延伸閱讀:

一人投兩票,真的可以救小黨?
Tagged on:             

2 thoughts on “一人投兩票,真的可以救小黨?

  • December 12, 2019 at 8:06 pm
    Permalink

    民辦不分區辯論給小黨發聲平台

    「提供參選者公平的宣傳資源,選民也有更多機會瞭解參選的政黨。」賈培德指出,尤其不分區立委除給了小黨進入國會的機會、增加多元性,也期望與區域立委互補,加強立委專業性,此一目標是否達成,各黨必須向民眾說明。

    台灣史上首次「不分區立委政黨票辯論政見發表會」即將於十二月十四日登場,計有11個政黨派代表辯論(台灣基進後來也加入辯論),但政黨票民調領先的民進黨原本表達想進一步暸解規畫細節,最後卻未參加。

    這次辯論由民間組織發起,由中華辯論推廣協進會(辯協)主辦。辯協常務理事賈培德接受《新新聞》專訪指出,籌辦辯論會是希望填補不分區立委因沒有法源而沒有公辦政見發表會的情況。

    舊選制更改後的法律缺漏

    賈培德解釋,依據《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與《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總統、縣市長、立委、縣市議員、鄉鎮市長及村里長都有辦理政見發表會的法源,唯獨排除了不分區立委。

    這是因二○○八年立委選制改制之前,投給區域立委的選票會直接被計算為投給立委所屬政黨的政黨票,所以不需特別辦政見發表會,但改制後法令未做通盤檢討,形成了缺口。

    賈培德是這次辯論的主要推手之一,他另一個為人熟知的身分是資深配音員,曾多次擔任「三金司儀」(金馬、金鐘、金曲獎)。除此之外,賈培德致力推廣辯論教育、長期針砭時事,曾擔任行政院長蘇貞昌競選時的辯論幕僚、國民黨青年團總團長評選的評審。對賈培德及辯協而言,辦政黨票辯論就是實踐關心政治最直接的方式。

    「提供參選者公平的宣傳資源,選民也有更多機會瞭解參選的政黨。」賈培德指出,尤其不分區立委除給了小黨進入國會的機會、增加多元性,也期望與區域立委互補,加強立委專業性,此一目標是否達成,各黨必須向民眾說明。相信在各黨的辯論過程中,雖然會突出本屆不分區立委名單被質疑有派系共治、酬庸等問題,但也可以在第一線即時澄清。

    有別於公民監督國會聯盟與民視在十二月十五日也將舉辦不分區立委辯論,卻只邀請可能跨過五%門檻的政黨(民進黨選擇參與該場),辯協這次則廣發邀請函,有眾多小黨響應參與。

    特別設計了不同的辯制

    「即使有些政黨較難取得五%選票、跨過搶得席次的門檻,對實質選舉結果不會產生影響,但這些參選者可能是新興政治理念的倡議者,仍值得被傾聽。」賈培德也分享,籌辦過程中見識到小黨的積極,「我們深刻感受到小黨真的需要平台發聲。」

    辯協也為這次辯論設計了不同制度。除了申論、結論,過去辯論式的政見發表會在交叉詰問階段,是由個別候選人提問後,其他候選人輪流回答,候選人一多,就像演講比賽;辯協這次則規定交叉詰問共有兩輪,每一政黨提問時可指定政黨回答,但第二輪提問不得指定同一政黨。

    「如此一來,各黨希望藉由提問達成的效果不會發散;也能鼓勵各黨除了思考瓜分大黨的票,同時衡量與其他小黨的競合關係,更精準地安排辯論策略。」賈培德分析,這樣大小黨都有可能被問到,辯論火力的交鋒會更廣。

    他也補充,各政黨並不必預先告知指定哪個政黨回答,可能因應申論、第一輪答辯內容調整結辯對手,論點流動更即時也真實。不過,因為要節省時間,辯協只好省去公民及媒體提問。

    網紅、名設計師都來幫忙

    「這件事情一定很對,大家才會願意幫忙。」賈培德提到,感謝包括台北市議員邱威傑(呱吉)願出席記者會相挺;知名設計師廖俊裕(廖小子)願意降價,設計活動募資用的感謝函及紀念特刊;以及諸多朋友協助轉貼活動資訊等。賈培德也呼籲,希望中選會能盡快修法,確立不分區立委應辦政見發表會的法源。https://www.new7.com.tw/NewsView.aspx?t=03&i=TXT20191211153133CNG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