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鐵志

 

書名:獨裁者的進化:收編、分化、假民主(新版)
作者:威廉.J.道布森 William J. Dobson/著
譯者:謝惟敏、非爾(新版作者序)
出版社:左岸文化

書本連結1連結2連結3

 

這是民主的黑暗時刻,但歷史還在書寫中

二○一九年秋天,歐洲慶祝柏林圍牆倒塌三十週年。

三十年前的當時,人人在粉碎的磚瓦上歡欣鼓舞,西方洋溢在冷戰勝利的狂喜中,法蘭西斯.福山說,沒有其他意識形態可以與自由民主競爭,歷史會終結於西方的自由民主體制。

諷刺的是,就在東歐共產主義獨裁體制三十年前死亡之後,今日在匈牙利和波蘭等中東歐國家,民選政權竟然大幅度往威權逆轉,打壓反對勢力、鎮壓新聞自由,實行排外政策。匈牙利首相維克多.奧班公開宣稱要建立一個「非自由主義的民主」(illiberal democracy):在這個民主體制下,領袖是民選的,但他要挑戰多元、開放、包容、甚至權力制衡等自由主義的原則。

悲傷的是,奧班不是唯一個案,而是整個民主逆轉時代的故事之一。

這本《獨裁者的進化》一書原出版於二○一二年,但出書後這八年來,時代卻越來越壞,可以說是冷戰結束後,「獨裁者的進化」最厲害的年代。作者威廉道布森在本書新序中就提到,我們很難不認為上一個十年是一個專制勢力進展的年代。政治學家羅納德.英格爾哈特也在《外交政策》季刊說「當前世界正在經歷三零年代法西斯主義崛起以來最嚴峻的民主挫敗」。

從七十年代的第三波民主化,到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高潮,民主國家在全世界地圖上大幅進展,到了二十世紀末,民主國家可以說是地球上多數。二十一世紀初發生幾場所謂顏色革命:賽爾維亞、喬治亞、烏克蘭,民眾力量讓獨裁者下台;二○一○年前後的茉莉花革命更讓原本民主浪潮荒漠的中東地區,加入了民主革命的行列。但那是最後的高潮,也是令人沮喪的幻象:一來,革命過後,中東大部分國家並沒有真正走向民主(只有突尼西亞的民主倖存)。再者,與此同時的全球趨勢是「民主衰退」現象,亦即越來越多新興民主國家的領袖,成為新的(準)獨裁者,最著名的當然是俄國普丁和土耳其的艾爾多安。

道布森說,這本書剛出版的二○一二年,美國自由之家調查結果是全球的政治自由已經是連續六年衰退,但八年後的現在,是連續十四年的衰退。研究全球民主化、也很熟悉台灣的知名政治學者戴雅門去年出版新書《妖風:全球民主危機與反擊之道》,進一步指出「這股逆勢妖風不只源於腐化的民主國家所排出的廢氣,也來自全球專制主義的兩大風眼:俄國與中國」。

更進一步,當前的民主衰退和危機和以往很不同。「今日的獨裁者知道,在這個全球化的世界裡,較為殘暴的威嚇方式,最好改以較柔性的方式取代。」作者道布森說。

如今的民主倒退,大多數不是像以前轟炸總統府(如一九七三年的智利)、坦克上街、前總統被放逐或監禁那樣的戲劇性政變,反而是可能在看似民主外衣如全民普選和權力分立的機構下,擴大個人權力、打壓人權和削弱各種制衡,這些手段甚至可能是被立法機構或法院接受為「合法」的。也因為沒有明顯跨越界線的單一時刻,社會不太能立即警覺。因此,「一個悲劇的弔詭是,民主的刺客會使用民主的制度去殺害民主,並且是慢慢的、細微地,甚至是合法地」,1另兩位知名政治學者說。戴雅門也用類似的比喻,今日的民主之死,「通常不是一刀斃命,而是死於凌遲。」

在這個現象背後,是過去十年全球民主環境的惡化,整個時代對民主越來越黯淡,也導致威權勢力的增長。

首先,老牌民主國家民眾對於傳統政治的冷漠和失去信任,全球化下的社會不平等,外來移民和多元文化的出現,導致排外民粹主義的政治崛起。除了一般經常討論的一年長世代、居住於非大都會的選民對於民粹主義者的支持,令人擔心的是,年輕世代的反體制心態讓他們對於民主體制的價值也開始懷疑。哈佛政治學者亞夏.芒克和劍橋大學的羅貝托.史帝芬.福阿在近年一系列文章指出,2有百分之四十三的年長世代美國人同意「如果政府不能夠好好執政,軍事力量可能接管政府是不正當的」這命題,但是千禧世代卻只有百分之十九同意這是不正當的。在歐洲也有這樣世代區別:百分之五十三的年長世代認為這是不可以的,但年輕人中卻只有百分之三十六認為這不正當。另外,有三分之二的年長美國人認為生活在一個民主體制中是必要的,但卻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年輕人不這麼認為。

二○一六年當選的川普總統種種輕忽制度制衡、踐踏獨立機構、蔑視媒體監督、歧視移民、有濫權嫌疑的做法,更讓美國知識界擔心,因此這幾年出現許多「民主之死」、西方自由主義大撤退的新書或媒體專題。這影響的不只是美國的現政體制,也對國際有深遠影響。在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中,國際效應扮演了重要的正面作用。然而,在二十一世紀初,從美國攻打伊拉克,到二○○八年金融風暴,再到川普當選與執政,美國作為一個自由民主的「象徵」3早已褪色,更遑論在外交政策上扮演推進民主的作用——看看他在香港反送中抗爭時有多沉默。

相對於美國地位的衰落,如戴雅門所說,俄國和中國則在世界上影響力與日劇增,甚至可以說是當前世界民主逆轉的關鍵因素之一。尤其是中國,一方面是由於其經濟發展效能,讓「中國模式」得以輸出;另方面是中國非常積極地對外擴張影響力,不論是外交結盟與政治滲透、經濟投資與借貸、45G網路等科技輸出、以及意識形態的輸出與操弄(從國有媒體到孔子學院到投資好萊塢)——這是後帝國歷史上少見的獨裁勢力有如此大規模的國際影響。當然,俄國對中東歐的影響,對美國的假資訊戰,也是另一種巨大的國際影響。

更放大來說,在九○年代初期,「自由之家」所分類的「不自由」國家佔全球收入的百分之十二。但在二○一八年,他們佔了百分之三十三,等同於三○年代初期法西斯主義崛起的時代,更大大超過冷戰時蘇聯國力的巔峰時期。5而在這些獨裁政權內部,他們比起十年前更強化專制統治——《獨裁者的進化》出版時正好是習近平上台的二○一二年,而眾所周知,習比前幾位國家主席更集中個人權力、對社會的控制與打壓更嚴厲,連小熊維尼都哭了。而過去十年的科技進展,包括監控系統與AI的發展,更讓他們「進化」為一種空前的科技獨裁體制。小說《一九八四》早已不是想像的反烏托邦,而是恐怖的現實。

更令人擔憂的是,AI的發展可能是比較有利於獨裁體制的。在民主體制下,資訊的處理是分散或去中央化的,所以決策者和選民對於政策後果、市場運作和官員表現都可以有更多的資訊和回饋。相對的,獨裁體制的特色是將資訊與權力大量集中,但很難有能力有效地處理這些資訊,因此往往會做不有效的決策。這是為何諾貝爾經濟學家阿馬蒂亞.沈恩說民主體制下不會有饑荒。但在AI時代,可能將會改變這個對比,因為AI發展可讓巨量的資訊被集中而快速地處理,而機器學習的邏輯是更多資料會讓其變得更快速、更強大,但因為獨裁體制更不在乎個人隱私和個人權利,因此能收集更多個人資料,更能發產出強大的AI,因而讓獨裁體制的監控可能有更強大的「進化力」。6

但我們只能如此悲觀地看著民主的火光在世界地圖上逐漸黯淡嗎?

《獨裁者的進化》書寫的不只統治權力的擴展,也是抗爭者的勇氣和「進化」的能力。二○一九年的下半年,我們一起見證了香港人的「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如何震撼了全球,我們為他們承受的恐怖暴力流淚,也為他們無畏和決心而流淚。抗爭當然尚未停止,歷史還正在書寫中。

面對當前這樣的全球局勢,台灣的角色格外重要,因為我們是一個有活力的、有強大公民社會的新興民主,我們也是全球面對中國威權勢力擴張的前線(而且最有抵抗經驗),所以我們應該要持續深化民主和人權,並用這些價值和全球民主國家與人士建立聯盟,也更讓他們知道台灣可以在當下全球的民主之戰中扮演獨一無二的角色。

這是台灣之於世界的意義。

為文此時,台灣和世界正處於武漢肺炎的焦慮中。世界都看到中國政府如何因掩蓋資訊、噤聲真相,讓疫情嚴重,影響全球,而中國國內許多人則見證到這個政府的無能和偽善。加上中美貿易戰和去年低經濟成長率,這一連串的危機對這個政權會有什麼影響?此刻的我們或許無從得知,一如我們在近未來之前經常是無知的。但過去歷史告訴我們:當代民主或許經常不是一刀斃命,但獨裁政權卻會常常突然暴斃。

政治只剩一個最古老的理由,一個自歷史開端就決定政治之所以存在的理由,亦即以自由對抗暴政。——漢娜.鄂蘭,《論暴政》

 


注釋:

  1. 參考《民主國家如何死亡》,史帝文.李維茲基(Steven Levitsky)和丹尼爾.齊布拉特(Daniel Ziblatt)著。
  2. 如Roberto Stefan Foa and Yascha Mounk, 2016, “The Democratic Disconnect”, Journal of Democracy, Vol.27, No.3, July 2016. Yascha Mounk and Roberto Stefan Foa, 2018, “The End of Democratic Century”, Foreign Affairs, May/June 2018.
  3. 這當然只是象徵,在歷史上他們以人權之名幹過許多壞事。
  4. 著名中國專家沈大偉在二○一五年的《外交政策》文章中估計,中國對外投資的資金共有一兆四千一百億美金,美國從來不曾有過這種全球想像或投資。
  5. https://www.foreigna­airs.com/articles/2018-04-16/end-democratic-century.
  6. 參考《二十一世紀的二十一堂課》,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著。
獨裁者的進化:收編、分化、假民主(新版推薦序)
Tagged on:                     

9 thoughts on “獨裁者的進化:收編、分化、假民主(新版推薦序)

  • March 3, 2020 at 8:49 pm
    Permalink

    面對獨裁政權的演變,更加印證“ 權力使人腐化”是不變的真理!

    Reply
  • March 3, 2020 at 10:01 pm
    Permalink

    從獨裁統治到民主轉型成功,其間不可或缺的因素,終究還是可以載舟覆舟的
    “人民”。革命因為人民而成功,往往也因為人民而功敗垂成。民主失敗了嗎?
    睡美人已經醒了,只是還有起床氣;這是追求民主老字號的 台灣:

    https://iseilio-blog.tumblr.com/post/190919191692/中-華-民-國-考

    獨裁政權常常會突然暴斃,卻也可能是死而不僵。如果指涉中國的話,改朝換代
    比較可能的還是這些人啊。

    https://iseilio-blog.tumblr.com/post/183992763287/不能讓中國共產黨垮臺

    因為美國的多面向杯葛,因為任何的原因催枯拉朽,結構崩解,中共暴斃了,
    然後呢?中國的民主政治需要美國、國際的支持,可是要和誰對口?

    中共垮臺,和你我庶民有關係嗎?中國是個有著13、4億人口的大國,中共統治
    力量也相對盤根錯節。或許已有的啟動是:民主運動暗黑勢力在中國的在地佈建。
    民主檄文,鼓動風潮;各省必須有組織,有頭頭,組建中央統籌工作會。

    20多年前曾經有幾個台灣年青人、應該是籍屬外省,去到大陸,要推廣大陸藍營。
    當時時序當然太早。時也,命也,運也;國內外大勢已經日漸形成,有心之士,
    豈可坐而論道?共產垮臺或許不難,期待民主畢其功於一役,也是嘎嘎乎其難。

    Reply
  • March 4, 2020 at 4:45 am
    Permalink

    香港民主派的二二八?
    在這個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朝向全球擴散的艱難時刻,今年2月28日看似巧合的日子,香港警方上門拘捕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立法會前議員李卓人、民主黨前主席楊森與律師何俊仁,港府宣稱他們涉嫌去年「831非法集會」。這是2月13日,被視為「習家軍」的夏寶龍,接掌中共港澳辦之後,向香港民主派開的第一槍。
    上述四位民主派領袖,雖然過去在群眾場合相當活躍,但仍屬於「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溫和運動者。台灣社會對黎智英並不陌生,他曾在1960年大躍進後期,從廣東偷渡到香港,經營紡織廠白手起家,轉而投資媒體業開創壹傳媒集團,當年縱橫香港與台灣兩地,曾對台灣的媒體生態產生顛覆性衝擊,不料在台灣跨足電子媒體遭到重挫。黎智英支持自由民主的反共立場鮮明,2014年曾因為參與雨傘革命,遭香港警方逮捕。
    李卓人,台港工運界友人暱稱這位前輩為「阿人」,原居上海的廣東人,在1959年舉家逃到香港,1978年於香港大學畢業後,透過基督教工業委員會參與社運,1989年天安門運動末期,李等帶著香港市民捐贈的190萬港幣,赴北京支持學運,同年6月5日在港府回程包機上被公安帶走,未及捐出的款項被中共沒收後重獲自由。他在1990年參與成立不被中共控制的自主工會──香港職工盟,並於1995年首次當選立法局議員,2011年接任支持中國民主運動的支聯會主席,每年在香港維園舉辦六四紀念活動。李卓人後來成立工黨,落選後仍活躍於民主運動。
    楊森,1940年代全家從廣州逃到香港,1980年代取得港大博士學位,楊是活躍於民主運動的學者,八九天安門時期加入支聯會,是1994年第一批民主黨創黨幹部,他長期任教於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直到退休。楊森在2002到2004年間,在大律師李柱銘之後,擔任香港民主黨主席,他曾被認為「立場太溫和」,導致黨內青壯派出走,2004年選舉失利後辭去黨主席。2008年立法會議員卸任後,楊森曾在2009年獲得「銀紫荊星章」,這是香港政府頒發給民間人士、獎勵公共服務貢獻的重要榮譽。
    何俊仁,土生土長的香港人,1971年港大法律系入學,期間積極參與70年代反貪污、保衛釣魚台等學生運動,擔任律師後積極參與人權活動,2004年起當選立法會議員,2006年曾遭到歹徒襲擊受傷,被視為對香港民主運動的警告,後來曾任民主黨主席,並於2012年代表民主派參與特首競選活動。2017年遭診斷罹癌,經過開刀治療痊癒後,仍持續參與民主運動。
    什麼是「831非法集會」?去年8月31日,是2014年拖延香港政治改革、引爆雨傘運動的中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831決定的5周年,正值反送中運動的中期,香港民間人權陣線計劃舉辦遊行,8月29日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也就是不准舉行,並且在隔日上午大動作逮捕譚文豪、區諾軒、鄭松泰、黃之鋒、周庭、林朗彥和陳浩天等年輕世代的民主運動者。當天仍有遊行示威,引發警民衝突,最後警方在地鐵太子站以暴力無差別襲擊民眾。當時香港警方亂打人的影像家喻戶曉,至今卻拿溫和民主派來頂罪。
    2019年11月24日,香港人民在區議會選舉表達了對北京干預與特首政策的不滿,民主派贏得了8成6的席次。筆者曾在當時的「澄社評論」預料,中共不會就此讓步。如今趁著武漢病毒肆虐全球、歐美國家自顧不暇、台港交流中斷情況下,港府未認真防疫,卻對民主人士趁火打劫。這次對香港溫和民主派的二二八拘捕事件,再次向台灣民眾展示一國兩制的真面目。https://tw.appledaily.com/forum/20200301/HDH7L3LQYWTHPB7M5T47Q65FHA/

    Reply
  • March 4, 2020 at 4:53 am
    Permalink

    從獨裁統治到民主轉型成功,其間不可或缺的因素,終究還是可以
    載舟覆舟的 “人民”。革命因為人民而成功,往往也因為人民而功
    敗垂成。民主失敗了嗎?睡美人已經醒了,只是還有起床氣;這是
    追求民主老字號的 台灣:

    https://iseilio-blog.tumblr.com/post/190919191692/中-華-民-國-考

    獨裁政權常常會突然暴斃,卻也可能是死而不僵。如果指涉中國
    的話,改朝換代比較可能的還是這些人。

    https://iseilio-blog.tumblr.com/post/183992763287/不能讓中國

    共產黨垮臺因為美國的多面向杯葛,因為任何的原因催枯拉朽,
    結構崩解,中共暴斃了,然後呢?中國的民主政治需要美國、國際
    的支持,可是要和誰對口?中共垮臺,和你我庶民有關係嗎?中國
    是個有著13、4億人口的大國,中共統治力量也相對盤根錯節。或許
    已有的啟動是:民主運動暗黑勢力在中國的在地佈建。民主檄文,
    鼓動風潮;各省必須有組織,有頭頭,組建中央統籌工作會。

    20多年前曾經有幾個台灣年青人、應該是籍屬外省,去到大陸,要
    推廣大陸藍營。當時時序當然太早。時也,命也,運也;中國民主化
    的國內外大勢已經日漸形成,有心之士,豈可坐而論道?共產垮臺
    或許不難,期待民主畢其功於一役,恐怕也嘎嘎乎其難。

    Reply
  • Pingback: 什麼是獨裁政治?跟民主有何不同?我們為什麼要理解這些? – 菜市場政治學

  • Pingback: 《大熊貓的利爪》:加拿大為何走出「友中」的迷夢? – 菜市場政治學

  • July 12, 2020 at 11:55 am
    Permalink

    以民主制度侵蝕民主根基的惡質政權。

    Reply

Leave a Reply to 蔡宜庭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