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興/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舞蹈研究博士

 

 

圖片來源:風傳媒

編按:泰國從二月份開始爆發大規模學生運動,起因是受到年輕族群支持的「未來前進黨」被法院宣告解散,人們聚集抗議軍政府打壓異議人士,後來抗議運動因為新冠肺炎疫情爆發而被迫終止。七月時,因疫情趨緩、緊急狀態解除,學生運動再度捲土重來,遍地開花,希望能解散國會及修改由軍方制定的憲法。日前,學生團體更進一步發表政治改革的訴求宣言,而且這次是直指皇室。他們預告要在8/12重新集會。

泰國憲政在東南亞是出了名的動盪。從1933年改為君主立憲後不到百年,已發生十來次政變,光21世紀以來就發生兩次政變以及數次政治危機。最為臺灣人所熟知的可能就是2008年到2014年黃衫軍與紅衫軍發動大規模抗議的對立,甚至引流血衝突的政治危機。由黃衫軍民眾所支持的軍方與傳統政治勢力,以及由紅衫軍民眾支持的農民與改革勢力,兩者之間的拉扯,成為21世紀泰國政治變動的最主要因素。

從2014年泰國軍方政變並接管政府之後,總算在2017年頒佈了泰國的第二十部憲法,並在去年迎來新憲法下的第一次大選。這次大選中,由政黨得票比例,分配500席眾議院席次選出眾議員,眾議員再和軍方直接委任的250席參議院議員,共同選出總理,因此雖然參選的政黨眾多,但大致上還是延續了黃衫軍(支持軍方)、紅衫軍(反對軍人干政)兩大勢力。然而這次大選也爆出許多DQ爭議,例如最被看好有能力挑戰軍政府、廣受年輕人支持的未來前進黨卻在大選後,被法院以經費來源不當為由強制解散,原軍政府領導人、代表軍方勢力的人民國家力量黨的巴育叔叔(泰國人習慣暱稱其為ลุงตู่,意為Tu叔叔)順利當上新憲法下的第一位總理。未來前進黨的解散不僅沒有讓來自年輕世代的質疑消聲,更在特權造成的防疫破口與受疫情影響而低迷的經濟催化下,讓泰國的世代對立更加的惡化。

 

哈姆太郎的快閃抗議

近日,網路上出現了一段影片,影片中穿著制服的學生們,唱著歌詞改編自日本動畫「哈姆太郎」的主題曲。根據「泰譯聞」粉絲專頁說明,這段影片是來自於泰國明星高中學生的一段快閃抗議行動。在這影片中,可以聽見學生將原本歌詞改成「最好吃的東西…人民的稅金(解散國會)」,學生跟著節奏躍動,就像是在夜店的舞池一般。他們原地跳動,或往上揮動、或向下空敲,所有人隨著音樂的拍子,透過強烈的身體節奏感展現出強烈興奮的精力。根據「泰譯聞」的說明,這快閃活動來自於日本演唱會開始前播放的「一起跑吧!哈姆太郎」,許多歌迷聽到後,會一起繞著圈子跑,成為有趣又大家一起做的開場活動。

เยาวชนปลดแอก Free Youth青年組織起義的抗議活動,從今年(2020) 7月18日開始在曼谷著名地標「民主紀念碑」,而後泰國多處開始響應。而上述影片中泰國明星高中學生的快閃活動,讓「一起跑吧!哈姆太郎」成為了這場多處開花的抗議主題曲。

泰國抗議民眾一邊遊行一邊唱著哈姆太郎主題曲,來源:泰國網路媒體 ประชาไท 

 

泰國學生的快閃活動,除了透過歌詞表達對政府的不滿外,他們在看似嚴肅的抗議場合中,一起隨著音樂跳舞,只是一場充滿創意的嬉鬧嗎?無獨有偶,7月25日又有一群泰國跨性別大學生於民主紀念碑聚集抗議,影片中也看到三位泰國跨性別者站在高起的舞台上。唱著「划船歌」,並跟著強烈的節奏,做出頂出骨盆的舞蹈動作。除了一樣改歌詞倡議修改憲法外,主持人甚至邀請一旁戒備的警察們一起來跳。這個場面看起來更像是夜店中尋找娛樂的人們。這些場面,似乎和政治議題給人的嚴肅印象相當衝突。這些抗議活動中的「嬉鬧」舞蹈,只能是鬧劇一場嗎?

 

泰國跨性別大學生所舉辦的抗議活動
來源:泰國網路媒體 ประชาไท 

 

舞蹈作為抗議

從舞蹈研究的角度,當然不能簡單看待這種特殊的非暴力抗議活動。舞蹈理論學者Susan Leigh Foster就曾經寫過一篇〈抗議的編舞〉(Choreographies of Protest)。有別於傳統政治學將各種抗議場合中身體動作視為情緒性、非理性的舉動,Foster強調所有抗議場合中的活動,透過語言或是身體,不僅傳達了抗議者的理念倡議,同時達到和群體中其他人交流的功能。 Foster以1960年,黑人民權運動為例,當時幾位黑人大學生於北卡羅萊納州Greensboro市一間餐廳用餐,因為他們主動入座於限白人的區域而被當時白人服務生拒絕服務,這個事件引發了一連串美國非裔抗議種族分離政策與歧視的行動,其中便包含了「入座」(sit-in)行動,這些抗議者主動進入帶有種族歧視政策的餐廳坐下,就算被拒絕服務,也靜靜坐著,讓餐廳無法接待下一組客人。Foster認為,這種非暴力的抗議行動一方面干擾了歧視政策的施行,同時也反擊了美國白人視黑人為原始人、暴力、情緒化等等歧視。因此,這些刻意安排與選擇的肢體行動不僅傳達了抗議理念,同時也透過抗意者身體本身存在(如坐在餐廳限白人區),挑戰了被抗議的行為對象。因此,身體的行動成為了抗議中重要的一個工具。

 

奧瑞岡州波特蘭市的「黑人命也是命」遊行,影片來自Jules Boykoff (@JullesBoykoff on Twitter)

 

抗議中的身體政治

2020年上半,美國也發生大規模的抗議行動。明尼蘇達州白人警方對於黑人George Floyd 過度執法致死,引發了美國各州大規模的走上街頭行動,高舉「黑人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口號,不僅要求警隊再造(police reform),同時更要求改善對於黑人的種族歧視,尤其是這些歧視往往威脅到黑人的生命。雖然這次大規模且長時間的抗議行動出現了部分抗意者暴力與搶劫商家的行為,但當為數眾多的民眾自主走上街頭,雖然沒有如上述的特殊行動安排,卻也讓整個社會議題得到大量的關注與支持。例如奧瑞岡州波特蘭市的「黑人命也是命」遊行,一排的遊行者手勾著手,一起前行,即表現出理念的凝聚與相互支持。這些在街頭和平行走的抗議者,透過身體在公共空間的現身與行動,凝聚了社會對抗種族歧視的共識。

 

圖片來源:哈姆太郎日本官方網站

 

從這個角度出發,泰國曼谷高中生與大學學生在抗議活動中的舞蹈,又具有什麼樣的意義呢?首先,最重要的就是表達與執政者的世代差異。高中生以日本動畫「哈姆太郎」主題曲為表達方式,不僅延續了年初時萬人響應的路跑抗議活動中,「一起跑」成為抗議理念的理念聚集,同時也凸顯了泰國年輕世代的集體認同。「哈姆太郎」動畫於2000年在日本推出,之後傳播至東亞及東南亞其他地區,對於這些高中生來說,是所處世代的共同記憶,執政的世代們很可能完全沒有聽過,因此,當抗議的民眾一起唱著哈姆太郎主題曲,並凸顯了世代差異,表達「你們不懂我們年輕人」的想法 (注意!這裡都是用集體代名詞哦!)。同時,高中生們隨著歌曲奮力的上下躍動、揮動雙手,也傳達出年紀輕輕、參與政治抗議活動的興奮與期待,訴說著「我們是有活力的年輕人,我們期待改變,所以我們參與!」。另一方面,跨性別大學生帶有性意味的頂下體動作,就如同英文中Fxxx字一般,表達出對政府的不滿,同時他們時而婀娜擺動、時而用力頂撞,挑戰了性別二分的想像,對比於充滿「軍人」陽剛形象與父權體制,傳達出「我Fxxx你的軍人干政」的意含。這兩個例子,皆突顯出抗議群眾的集體認同與執政者的不同,並表現出無所畏懼的興奮之情,呼應的這次Free Youth組織提出的抗議訴求:反對軍人干政、停止恐嚇人民、制訂新憲法。 更顯著的效果是,在這個社群媒體成為重要資訊傳遞的管道,這些年輕抗議者的行動,成為社群媒體的焦點,讓抗議的理念不僅在現實的公共空間展現,更透過虛擬的網路空間,快速且大量的傳遞給他人。

政治抗議的場合一定要是嚴肅的嗎?泰國曼谷年輕人用不同的身體表達方式,凸顯了對於政治的不同想像,正是這個不同想像,挑戰了長輩世代的執政合法性。這些場合中的肢體表達,不僅是一場嬉鬧,它們跟寫在字版上的語言一樣,大聲而有力的說出了自身理念。因此,抗議中的所有舉動,都具有「傳達」的功能,不同的人選用不同的傳達方式,達到凝聚與傳達理念的社會功能。身體的表達,和文字、口語的表達同等理性而重要。

「一起跑吧!哈姆太郎Khrap!」及泰國學運:在抗議活動中跳舞只是好玩?
Tagged on:                     

4 thoughts on “「一起跑吧!哈姆太郎Khrap!」及泰國學運:在抗議活動中跳舞只是好玩?

  • August 12, 2020 at 12:32 pm
    Permalink

    泰國學運能變天嗎?

    泰國青年學生的反政府運動在7月18日周末在曼谷、清邁與烏班(Ubon)3個城市發生,較具規模的抗爭集會是曼谷有3000多名群眾抗議,其他地方也有零星的青年學生示威。若算規模不算大,若算全國性則令人關注的,再看活動的國際化,就更加惹人矚目了。

    先說泰國學運的國內歷史,今次與1976年那次比較還差遠了。這次在曼谷的集會抗爭,7月18日的3000人與1976年的幾萬人,無論是人數抑或鬥爭的激情,都不能相比,也許這次的集會只在起點,有可能接着下去會不斷壯大。

    可是1976年單是在曼谷的所有大學生,幾乎是傾力以赴,集中在曼谷法政大學好幾萬人,規模之大,政治訴求之激昂,是史無前例的,令到軍人政府遲遲不敢下手,深怕對決結果會爆發成全民的反軍人抗爭。

    1976年遭軍人血腥鎮壓

    當年眼看無法化解僵局,最後軍人總理他寧(Thanin)鋌而走險,派軍隊把法政大學重重包圍,將7名學運領袖就地捕殺,而且是在學生面前,其他在場學生被勒令爬着出校門,經過軍人面前,還要被槍托重擊。

    這種場面在美國以至全世界媒體播放。7名學生屍體掛在校牆示眾,血腥的場面令人不敢想像,之後學生為了怕捕殺,有人逃往越南避難。

    回說這次的學運,就其提出的3大訴求來看:第一,解散國會;第二,重新立憲;第三,停止政治打壓。這3點中的第一點是要推翻由巴育總理領導的政府。巴育帶領軍人發動政變把民選政府與總理他信推翻後,便自行執政到現在,過程中曾重啟選舉,他信成立的政黨被禁及解散後重組,重新註冊。

    之後他信的妹妹英祿當選首相,但被控財政濫權而失去總理職位,並在候審期間逃往國外,從他信逃亡到她妹妹也溜走,泰國已折騰了十多年。巴育總理在2019年開放選舉,由他認可的政黨包括民主黨等組成多數聯合執政,巴育仍出任總理。就巴育任內的政府來看,他的支持者基礎是「黃衫軍」,與他信的「紅衫軍」展開街頭鬥爭,最終要靠軍人鎮壓恢復社會秩序。巴育反而在亂世中取得國人認同(尤其是曼谷市民不甘紅黃打鬥、社會被搞亂之苦,轉而支持巴育政權)。

    兩大保守勢力支持巴育

    從巴育的執政表現來看,他首先贏得前任泰皇的器重,接着以穩定政局贏得國人的認可。這一來,他可說是成功將其軍人身份過渡至政治領袖。現在學運想把巴育推翻,除非採用民主選舉辦法,否則要靠政治抗爭,惟爭取多數國民支持恐怕不容易。何況泰國有兩大政治保守勢力牢牢把權力奠基在王朝身上。

    即使面對到法國大革命後的反封建王朝的世界運動,泰國王朝也自知有必要自我改革,以適應世界潮流,可是自1932年實行「君主立憲」,表明君主得遵守憲法執政,經過了將近90年,所謂「君主立憲」實則是「軍人立憲」,軍人每次政變阻止民選政權落實,都會重新制定憲法,軍人之所以有此能耐,不是靠槍桿子,而是靠賢明的君主,剛好前任國王幾十年在位深得民心,因此鞏固了王權。

    第二個保守勢力是佛教勢力深入民間。每個國民都規定要在其有生之年充當和尚一次,最少一個月。全國廟宇之多足以維持百萬和尚的數目。佛教以慈悲為懷,對於政治暴力很抗拒。因此,學生或政界想暴力革命,土壤很薄,這也正是因為保守勢力揚棄暴力,泰國的軍人政變不管是推翻民選政府,抑或是推翻軍人政權,幾乎都是不流血的,就算由普林(Prem)推翻他寧也都沒碰上反抗;連60年代被視為最專權的他立元帥也是不費吹灰之力便被推翻逃亡到新加坡,不到一年又靜靜回去曼谷安享晚年。可見泰國的軍人政變自成一格,與印尼的軍人政變殺人百萬的暴力程度,真有天淵之別。這也說明了泰國學運槓上泰國軍人,真是沒戲唱了。

    運動傳與黃之鋒有關係

    也許泰國學運大概看到2014年香港發生了算是同樣由學運主導的「佔中」反政府街頭鬥爭,79天的運動把香港嚴重癱瘓了,令到泰國學生大開眼界,也因此想到拜黃之鋒為師,先是請黃去泰國授徒,但黃抵機場後便被扣留問話好幾句鐘,之後被逐出境,但泰學運並不放棄,改為派人來港向黃取經。

    據發動這次「718抗爭」的消息人士透露,原來這批學運組織早已和香港與台灣的學運搭上關係,不少網上發動不用雨傘改用電筒,也是從香港得來的靈感:要照亮「黑暗」,抗爭要遍地開花、與警對峙、阻塞公共交通等等,都是效法香港,更值得關注的是泰港台的學運互相聲援到什麼程度,單靠三地的學生串聯,本身各有局限。

    然而,若有台灣協助,則可事半功倍,尤其如果由主張台獨的民進黨繼續執政,其學運以反大陸為目標,首先得到美國現有的反華政府支持,大陸管不到,因而台青可大膽支援港青。不過,台灣需要泰國外貿市場,台泰兩地的學運能否毫無顧慮,則是個問題。

    可是三地的學運一旦得到美國或英國如歐盟公開支持的話,正如台港兩地所看到的情況,由於美英通過立法力挺,他們便更顯得有恃無恐了。黃之鋒便是美國點名護航的人物,既然黃已公開搭上泰國學運,美國也大力支持香港台灣的反華運動,從港台兩地的表態來看,美國不會阻止三地學運串聯,可見泰國這次學運不再像過去那樣「孤軍作戰」了。

    中國防禦港台泰搞串聯

    長期以來,因冷戰需要,美國要泰國成為反共夥伴,故此對泰國軍人政權萬般包庇,自越戰敗北以降,美國無能力維護泰國,當越南攻下柬埔寨出現泰越兩軍對峙,泰國轉而向中國求救,中國公開警告越南不得侵略泰國,否則會作出第二次懲罰。泰中關係一直和好至今。

    近年美國開始拉攏英國等盟友發動「冷戰」,在全世界四處挑動反華,泰國當然也成為對象,如果泰國軍人政府不買賬,不投靠美國,泰國的學運便會成為美國支援的對象,正如其支援港台反華組織那樣。這一來,中國為了抵消港台支援泰國學運的影響,勢必在港台兩地築起防禦網,為泰國紓困,以免美國得逞。此外,受累新冠肺炎疫情,泰國旅遊業大好變成大壞,今年經濟可能倒退8%,青年失業有待改善,中泰經貿關係穩固,要搞好兩國關係,中國還是可有所作為的。https://www.silentmajority.hk/articles/1014993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