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宏恩/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

 

 ※原期刊論文網址:

MARBLE, W., MOUSA, S., & SIEGEL, A. A. (2021). Can Exposure to Celebrities Reduce Prejudice? The Effect of Mohamed Salah on Islamophobic Behaviors and Attitudes. 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 1-18.

 

在2021年舉辦的東京奧運與金曲獎中,台灣的原住民在各項表現都大放異彩,選手與藝人也大聲喊出族名與族語。而近日的斯卡羅影劇也掀起台灣早期各族群融合的歷史與討論。人們透過螢幕,接觸到了同在一國卻不同族群的人的好表現,是否會改變人們看待不同族群的人的看法、甚至近一步降低種族歧視呢?

2021年六月初刊登在美國政治學頂尖期刊的最新研究,仔細分析了一個類似的個案:英超利物浦足球俱樂部(Liverpool)的足球神將穆罕默德·薩拉赫(Mohamed Salah)。

薩拉赫出生於埃及,是虔誠的回教徒,在2017年加入利物浦之後,隔年當選非洲足球先生、並且一季踢進32球,打破英超紀錄,並接著協助球隊獲得英超冠軍、歐冠冠軍。薩拉赫因為超快的速度跟變化萬千的盤球,常一個人過四五個,被封為埃及梅西、足球法老王等各種頭銜。目前他在英超聯盟出賽165場就進了103球。在最近一輪的薪水協議中,傳出薩拉赫可能獲得每周三十萬英鎊的薪水,使他成為隊史最高薪的球員之一。對,每周三十萬。

除了足球表現之外,薩拉赫從來沒有避諱其穆斯林的身分。他進球後會朝聖地麥加朝拜,也會帶著披頭巾的妻子在場邊加油,更把女兒取名為麥加。而薩拉赫的足球粉絲,甚至因此做了一首歌,歌詞大唱說假如薩拉赫再多進幾球,他們就要信伊斯蘭教跟去清真寺了(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icmPutQDk)。

 

 

然而,就在同時,英國民眾對於伊斯蘭教並沒有那麼信任。自從911攻擊之後,英國提到穆斯林的新聞之中,有36%都跟恐怖攻擊有關。而在每年執行的英國民意調查之中,英國人在2016年有60%相信穆斯林的價值跟英國基本價值有所衝突。而英國國內的種族仇恨犯罪也各地頻傳。

在這樣的情況下,這位足球法老王的優異表現,有辦法降低種族歧視嗎?足球法老王並沒有辦法直接接觸到每一位英國國民,而是透過電視螢幕,因此探究這個問題的理論基礎不是描述族群互動後可降低衝突的社會接觸理論(social contact theory),而是認為透過螢幕促成間接認識的擬社會接觸理論(parasocial contact theory)。

從方法論的角度來說,要驗證一位足球明星的影響並不容易,因為很多事情可能跟這位足球明星加入球隊同時發生,無法確定真的是這位足球明星帶來的影響,而足球明星的表現更可能透過新聞傳達到不同地方。因此,這篇文章透過實驗組、控制組的方法,一共從三個不同角度來驗證。

第一,這篇文章收集了英國各地警局的「仇恨犯罪」(意指針對宗教或少數族裔的犯罪,包括言語上的或者行為上的侵犯)的紀錄,並特別關注薩拉赫加入利物浦的2017年前後的資料。同時,作者比較了英國各地的仇恨犯罪,跟利物浦所在城市Merseyside的仇恨犯罪數量,是否在薩拉赫加入後有所不同。結果根據模擬發現,當納入各地的仇恨犯罪數量變動來預測Merseyside的仇恨犯罪數(虛線),跟實際上Merseyside的仇恨犯罪數相較(實線),在薩拉赫加入利物浦之後,球隊所在地的仇恨犯罪降低了18%。(在加入之前,虛線跟實線很接近,代表其模擬有辦法成功預測加入之前的仇恨犯罪數)

 

 

 

然而,一地的仇恨犯罪不一定跟球星有關,畢竟有犯罪的人不一定有看球。因此,作者必須要進一步分析。作者又使用相同的方法,但這次不分析仇恨犯罪,而是改分析推特。作者們下載了自稱住在英國,並且有追蹤前五大足球隊(曼聯、兵工廠、切爾西、利物浦、跟曼城)的英國推特帳號,隨機在每個球隊的追蹤帳號下抽取一萬人,並下載他們在薩拉赫加入前後共一千五百萬則推特發文。作者接著使用簡單的機器學習模型,判斷這些發文內容是否有涉及反對伊斯蘭教的相關內容,在這一千五百萬則推特中共找到四萬多則。

這些球迷都有追蹤球隊,所以至少可能會看到球隊發推,因此更可能會看到薩拉赫的表現以及宗教信仰。作者接著把利物浦球迷的推特發文及仇恨言論的數量,跟其他球迷的發文相較,並且透過其他人的發文趨勢,來預測利物浦球迷『在薩拉赫假如沒有加入之下』可能的仇恨發文趨勢(下圖虛線)。相較於實際上利物浦球迷的仇恨言論發文量(實線),可以看到顯著低於虛線,利物浦球迷在薩拉赫加入之後對伊斯蘭的種族仇恨言論發言下降了一半!(從7%變成3%)。

 

 

但這樣子仍然無法完全確認因果關係,假如硬是要說,我們也可以說這些追蹤利物浦的球迷可能單純因為其他因素而降低仇恨言論,例如說球隊贏球心情大好,而不一定是因為薩拉赫的伊斯蘭信仰導致。

為了進一步確認其因果關係,作者針對利物浦球迷執行了問卷實驗法。他們在臉書上發送問卷,邀請八千位利物浦球迷來填寫問卷。但是當球迷點進廣告後,他們被偷偷地隨機分成兩群,一群是直接被詢問對伊斯蘭教的看法、是否認為伊斯蘭教跟英國基本價值不同。但另外一群,則是先看了一段針對薩拉赫的介紹文,其中提到他是虔誠的伊斯蘭教教徒,接著再問他們對於伊斯蘭的看法。結果發現,相較於直接回答的球迷,先看完薩拉赫介紹文的球迷,對於伊斯蘭教的包容程度顯著上升(從18%變成26%)。即使多數受訪者仍然不贊同伊斯蘭教,但是包容程度仍有可觀的上升,這是直接證明這位足球法老王可以降低種族歧視的直接證據。

總結來說,這篇文章的理論並不困難,結果也並不讓人十分訝異。但之所以能發在頂級期刊,是因為它使用不同的方法、結合不同層級的證據,因此更能讓人信服其中真的具有因果關係。研究三的問卷實驗法直接測到了球迷心裡的態度改變,但是我們不知道是否球們只是禮貌性地說說,卻沒有改變外顯行為;研究二的推特分析了言論,接觸到問卷以外的人而更有外部效度,也讓我們知道其效果有外溢到球迷發言上,但是不知道是否影響了線下生活的實際言行;而最後研究一的仇恨犯罪分析,則是找到了外顯犯罪行為的證據,而解釋犯罪率改變的心理因素由實驗三支持。三種不同的資料與分析,結果導向同一個方向,就是這篇文章的精彩之處,也是足球法老王的魔力展現。


菜市場延伸閱讀

台灣公務員會種族歧視原住民嗎?田野實驗法的驗證
暴力抗爭能扭轉種族歧視嗎?政治科學家怎麼探討這個現象?
為什麼種族歧視會在選舉時扮演關鍵角色?和川普現象又有何關聯?
為何在美國將警察定罪如此罕見?檢察官在種族平等正義議題中的重要性

足球法老王能降低種族歧視嗎?大數據與問卷實驗法的驗證
Tagged 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