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輸給獨裁了嗎?談政治體制、國家治理與防疫能力

民主輸給獨裁了嗎?談政治體制、國家治理與防疫能力

武漢肺炎肆虐全球,從年初只是中國和亞洲的問題,到三月歐美紛紛淪陷成為全球問題。對比中國迅速與嚴格的控制與歐美延遲與鬆散的管控方式,有論者認為,威權體制較能有效回應武漢肺炎危機。中國也沒有錯過這個機會,大肆宣揚威權體制控制疫情的有效性。一個可爭辯的問題是,民主體制與威權體制究竟在防疫上孰優孰劣?

政黨票除了衝國會席次外還可以有什麼影響?以社會政策為例

政黨票除了衝國會席次外還可以有什麼影響?以社會政策為例

乍聽之下,政黨票現在就只是影響選舉結果和國會席次組合的不穩定變數,但政黨票可能影響的範圍其實遠超過政黨席次,對政策的發展也可能有深遠影響。趁著選舉熱,然後民調又已封關,這篇小文章以社會政策為例,簡單談談選舉制度可能對社會政策造成甚麼影響?

重陽敬老金有影響到台北市長選情嗎?

重陽敬老金有影響到台北市長選情嗎?

根據台北市政府統計資料庫的資料顯示, 2014年重陽敬老金的領取總人數有將近39萬人,柯文哲在2015年上任後旋即改變敬老金請領標準,導致從2015年開始,領取禮金人數僅剩下1萬多人。一來一往受影響的高齡選民有近38萬人,遠大於柯文哲這次選舉流失的27萬選票。一個有趣的問題是,重陽敬老金的政策變動是否有影響到柯文哲的選情? 從報章媒體的報導看來, 雖然這項政策的爭議大,但實際上是否導致選票流失仍舊是個大問號。

你知道金融危機比較容易在民主國家發生嗎?

你知道金融危機比較容易在民主國家發生嗎?

民主真的百利而無一害嗎?答案可能沒有我們想像的美好,民主並不是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在一篇最新出爐的研究論文裡, 在史丹佛大學政治系任教的Lipscy教授指出,民主可能沒有我們想像的完美。他認為民主體制有其缺陷,其中一個缺陷,是與非民主國家相比,金融危機比較容易發生在民主國家,就算控制了經濟發展程度後,民主與金融危機之間的關聯系仍然存在。換句話說,當兩個國家的經濟程度旗鼓相當時,越是民主的國家越容易遭受金融風暴的襲擊。

軍公教優渥退休福利的政治成因

軍公教優渥退休福利的政治成因

近年來,除了台灣以外,各個亞洲國家也紛紛針對公部門的年金進行改革,和台灣相似,改革的原因最主要就是因為沉重的財政負荷。
如果獨厚特定的職/行業,當然是會被譴責撻伐。本文想回頭談的,正是這個「歷史共業」的政治成因,也就是這個「歷史共業」哪來的? 為什麼在台灣當軍公教除了有穩定的工作保障外,福利還那麼好? 又,這個「歷史共業」真的是台灣獨有的問題嗎?
畢竟,在民主的時代裡,選民就會用選票展現他們的不滿,當然,如何設計出一個能夠更永續發展的年金制度,以及設計出能夠保障更多人老年生活的退休制度,還有待政策制定者和民間團體的更多討論與互動才行。

什麼是「現狀」?台灣人視自己為台灣人,不是中國人

什麼是「現狀」?台灣人視自己為台灣人,不是中國人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與蔡英文總統的通話,引起全球關注。許多人都擔心美國會改變長久以來的一個中國政策,造成中美關係的不穩定。而即將卸任的歐巴馬總統在白宮的年終記者會上面,也針對一中政策和台灣問題發表了一段談話,以總統身份談論台灣問題,尤其是明確講出美國認為的現狀定義,算是很罕見的事。本文運用台灣國家安全調查報告和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的長期調查資料,來描述台灣人是怎麼看待兩岸關係的現狀。本文的英文原版投稿至華盛頓郵報的Monkey Cage專欄,標題為:The Taiwanese see themselves as Taiwanese, not as Chinese。

當全球化來敲門:台灣金融市場與監理制度的變革與現狀 (系列之三)

當全球化來敲門:台灣金融市場與監理制度的變革與現狀 (系列之三)

本篇為系列之三,由於篇幅有限,將快速地帶過全球化對台灣金融市場的影響,說明舊有的金融統治邏輯如何因應全球化的挑戰,然後將焦點放在在金融監理的改革。在研究了金管會成立的歷史背景後,作者認為,台灣的金融監理機制雖然以金融全球化為名,在表面上做了改變,希望對金融市場進行更有效監理,但骨子裡的監理邏輯並沒有完全改變,當國內邏輯碰上國際市場標準,是此次兆豐事件發生的主要原因。

台灣威權時期的金融監理邏輯 (系列之二)

台灣威權時期的金融監理邏輯 (系列之二)

接續系列文第二,本篇文章談同時期(威權時期)金融檢查的制度安排與監理邏輯。這篇文章將指出,由於金融一直是國家的「統治高地」,國家可以透過各種管道控制金融機構,因此金融監理一直未受到重視。這樣的監理邏輯深深地影響台灣金融市場的發展,即便日後統合金融監理權至單一機構(金管會),很多監理邏輯並沒有根本上的改變。

台灣威權時期的金融統治邏輯 (系列之一)

台灣威權時期的金融統治邏輯 (系列之一)

越演越烈的兆豐案讓台灣金融市場素來不健全的的形象再添一樁案例。為何台灣的銀行醜聞那麼多? 從以前到現在,不管是陳水扁時期二次金改扯出的政治風暴、還是馬英九任台北市長時被質疑賤賣台北銀行的醜聞,甚至到現在蔡英文時期的兆豐洗錢案,台灣的銀行跟國家的關係似乎都很曖昧。這層剪不斷理還亂的曖昧關係哪來的? 市場的競爭邏輯為何無法套用在金融市場? 為何台灣許多大銀行的內部稽核都做得不好? 又為何台灣銀行的監理水準似乎達不到國際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