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與香港:「好的」或「壞的」民族主義?

台灣與香港:「好的」或「壞的」民族主義?

以社群主義思想聞名的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艾齊歐尼在最新的一篇文章當中,討論了「好的」與「壞的」民族主義典範,他把新興的香港民族主義視為一種優質的民族主義發展,並預言香港民族主義很可能會「台灣化」,也就是說,他把台灣的民族主義也歸在同一個「好的」民族主義類別。不過,到底什麼是民族主義?什麼是好的或壞的民族主義?

台灣非是台灣人的台灣不可 (1)-台灣人「民族國家」的論述,1919-1931

台灣非是台灣人的台灣不可 (1)-台灣人「民族國家」的論述,1919-1931

處於被中國遺棄,孤立無援,必須獨自面對日本帝國統治的現實中,台灣人菁英在一九二零年代的反殖民鬥爭過程中,逐步發展出一個政治的台灣民族主義論述;這個政治的台灣民族主義論述將台灣人想像成一個擁有民族自決權以及未來的國家主權的被壓迫的弱小民族。

台灣非是台灣人的台灣不可(2)-蔣渭水的民族觀、自治運動與同化的爭論

台灣非是台灣人的台灣不可(2)-蔣渭水的民族觀、自治運動與同化的爭論

原是來自中國的漢族裔移民的台灣人在面對一個與中國分離的政治現實下經歷了一段搜尋與重新確認自己認同的過程。台灣民族主義就是漢族裔台灣人在日本統治的政治現實下搜尋自我認同的產物。搜尋,意味著它不是一開始就確定的,它的意義也不是一直穩定的。

面對中國,台灣人選擇麵包或愛情?

面對中國,台灣人選擇麵包或愛情?

近日麵包師傅吳寶春發表的「中國台灣論」以及「九二共識論」,引發軒然大波。為了到中國做生意、推展事業,而必須對個人的認同與統獨偏好表態(不管是否為個人真實的意志),好像已經成為常態,每過一段時間就會有名人上演相同的戲碼。本文不是要論證吳寶春的商業與政治抉擇是否正確,而是要討論台灣的社會科學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主題:「來自中國的經濟利益之引誘,對新興的台灣民族認同造成何種影響?」事實上,對台灣人來說,族群認同、國家認同的考量,總是會受到感性因素與理性思維的影響。有篇非常有名的文章,題目就叫做「麵包與愛情」,此時來討論再適合不過了。

為什麼台灣的政治人物喜歡裝可愛?《撒嬌世代》的解答

為什麼台灣的政治人物喜歡裝可愛?《撒嬌世代》的解答

大家都知道美國總統川普的競選策略和個性:口無遮攔、大聲講出對所有少數族群的歧視想法,完全不掩飾自己對女性、對外來移民、對穆斯林、對少數族群例如非裔、拉丁裔美國人的不屑,用最草根的語言、最貼近人民的承諾、最顛覆現有政治體制和政治人物的型態出現,而這樣的方式也造就了許多川普「鐵粉」,許多人覺得他就是最能代表自己心中想法並且真的去實現的人。跟川普最像的台灣政治人物是誰呢?是的,很多人都會想起同樣是「政治素人」出身、以反對既有政治菁英為號召,而受到很多人支持的台北市長柯文哲。不過,最令人覺得有趣的事情或許不是兩個人有多像,而是:兩個人最不一樣的地方在哪裡?

台生赴中之後,有了甚麼轉變?近百人的深度訪談的兩篇研究道出了夾心餅乾的故事

台生赴中之後,有了甚麼轉變?近百人的深度訪談的兩篇研究道出了夾心餅乾的故事

隨著赴中留學的台灣人數上升,新聞或網路上都對於這群台生的決定與未來有不少討論,也衝擊到國內政治與相關教育政策。但對於這群台灣學生,在前往中國讀書之後,到底會有怎樣的轉變?這個問題也是許多學者、乃至於兩岸官員非常感興趣的問題。

「七成台灣人願為台灣而戰」:台灣的自我防衛決心是高是低?

「七成台灣人願為台灣而戰」:台灣的自我防衛決心是高是低?

本文主要提供的是研究方法層面對於TFD調查和國安調查的一些補充,尤其是討論為何不同調查之間呈現出來的數字給人印象是有落差的。簡單來說,過去不管是學術研究或一般媒體的民調,呈現出來的台灣人自我防衛決心都不低,而且滿一致的,至少從2005到現在跨越三任不同黨派執政者的民意分布皆是如此;即使國安調查的比例較低,但主因則是出自問卷的問法及選項的差異。
展望未來,從實際政策層面來看,到底臺灣人國防意識和抵抗決心該如何轉化為自我防衛的能量呢?而來自世界各地對調查結果的迴響來看,對臺灣人展現出防衛決心感到開不開心的人們所持的理由又是什麼呢?這些意見或有待後續觀察持續追蹤。

以「銳實力」的角度切入:回應《澳洲工作場域中的認同政治》

以「銳實力」的角度切入:回應《澳洲工作場域中的認同政治》

《妥協或激化國族主義?澳洲工作場域中的認同政治》將紐約時報報導的框架,設定為台灣人與中國國國族主義在海外的碰撞。然而,從此時紐約時報的報導本身和報導的時間點來看,比起「台灣人」,「澳洲」也許才是紐時這篇報導的關鍵字,澳洲是最近全球關注中國「銳實力」(sharp power)影響的顯著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