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模式」的內外矛盾:從十九大場外二三事談起

「中國模式」的內外矛盾:從十九大場外二三事談起

回顧剛落幕的中共十九大:在場內,習近平高談3.5小時「中國夢」;在場外,劉曉波遺孀劉霞在其夫逝世百日「被旅行」,趙紫陽故居及親屬則在趙98歲冥壽「被斷訊」。本文以「場外所做」當作「場內所說」的反思起點,重現「中國模式」在內部治理乃至外部策略上的矛盾。
綜合來說,十九大之後中共當局應會循著「中國模式」既有路徑繼續追逐「中國夢」,只是,經濟發展缺乏民主調節還能持續多久?又「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與世界和平能否同時實現?無疑是未來中國與全世界共同面臨的挑戰。

追憶的共同體:「八一五」與戰後日本的和平民族主義

追憶的共同體:「八一五」與戰後日本的和平民族主義

每年到了八月,日本就會準時出現「八月新聞學」。這是指日本媒體在八月集體進行的大規模戰爭紀念系列報導,包括紀錄片、電視節目、戲劇、紀念儀式直播。這場「八月新聞學」主要圍繞著三個日子:八月六日的廣島原爆紀念日、八月九日的長崎原爆紀念日、以及八月十五日的終戰/敗戰紀念日。八月,是一個日本重新宣誓追求和平,不忘戰爭之痛的時間點。

擁抱反動或溫柔抵抗?香港人應如何面對「暴力政治」?

擁抱反動或溫柔抵抗?香港人應如何面對「暴力政治」?

適逢2017香港「主權移交」20周年,3/26選舉委員會將選出「第五屆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本期菜市場政治學很榮幸邀請到香港眾志成員 撰文分享近期香港社會政治觀點。

香港近年出現政府縱容「暴力政治」的趨勢,香港人在此趨勢下,漸漸從激烈反抗轉為認同保守主張,而這其實是思想家赫希曼所說「進步主張會威脅已得到的成果」此一反動修辭的具體展現 。本文主張不應以「擁抱反動」逃避「暴力政治」的威脅,應該持續以「溫柔抵抗」與霸權周旋。

落空的評議:談一則法官評鑑個案

落空的評議:談一則法官評鑑個案

法官審判之評議制度乃為提升人民對司法的信賴,促使合議庭法官發揮民主審議效果,進一步達到民主可問責性。民主可問責性至少顯現在兩個地方:第一、誰有權力決定誰負責。不會因為你的身份是陪席法官就不用負責。第二、民主代表票票等值。不會因為身份是郭台銘或是鴻海的工人,就有選票上的差異。同樣的,在評議制度中,不會因為身份是審判長、受命法官或是陪席法官,而在投票上有不等值。但在現實中,評議制度的實際運作與法律規定相差甚遠。然而,司法院不願意思考如何落實評議制度,卻相反的,合理化、正當化這扭曲、不實的實際運作現況。

從委內瑞拉看石油對國家發展的詛咒

從委內瑞拉看石油對國家發展的詛咒

位於南美洲的產油國委內瑞拉近來面臨嚴重的經濟和社會問題,通貨膨脹嚴重、物資缺乏、人民走上街頭抗爭、國會啟動罷免總統馬杜洛的程序。委內瑞拉曾經被譽為「社會主義的天堂」,在前總統查維斯的主導下,利用生產石油的豐厚收入,推行大規模的社會及經濟政策,改善一般人民的生活。隸屬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的委內瑞拉目前是全球第十二大產油國,其石油蘊藏量更是排名世界第一,但如今委內瑞拉卻面臨經濟瓦解的命運,要理解這個現象,可以從國際關係和比較政治中的資源詛咒(resource curse)或是石油詛咒(oil curse)理論來討論。

大法官再任之政治問題的虛相與實相

大法官再任之政治問題的虛相與實相

關於前大法官是否能再任大法官的問題,隨著許宗力教授被媒體點名可能擔任下任司法院院長與大法官,婦女新知推薦許玉秀教授擔任大法官,再度引爆爭議。王金壽教授近日於《菜市場政治學》裡發表《大法官再任的政治問題》,對這個問題提出不少質疑。本篇文章不打算談再任的合憲性問題,畢竟這個問題已有不少人談過,本文有興趣的是王金壽教授提出的政治問題。他認為,一旦大法官可以再任,(1)大法官有可能於釋憲意見中迎合上意,以求再被提名與升官,危害司法獨立;(2)未來大法官有可能一當當二十四年,不利於大法官的新陳代謝;(3)很爛的大法官有可能在未來政黨輪替之後再次擔任大法官。

令人霧煞煞的全民健保:是「福利」 還是「保險」? 財源應來自「稅收」 還是「保費」 ?

令人霧煞煞的全民健保:是「福利」 還是「保險」? 財源應來自「稅收」 還是「保費」 ?

黃安特地返台使用健保資源再次引發全民議論,也連帶又炒熱「僑民」該如何納保的議題。連同先前的陸生納保爭議,究竟全民健保到底應該是什麼?全世界有一個統一的看法嗎?其他也同樣提供全民醫療服務的國家怎麼看待自己的醫療制度?
這篇文章即是在介紹醫療福利的不同模式,究竟全民健保是屬於福利抑或是保險,背後反映的是「國家與人民」應該如何的關係。
本文企圖帶領讀者思索的問題是,究竟台灣人民嚮往的全民健保是「保險」或「福利」?對這問題的定性,將影響全民健保的定位與可能的未來走向。

總統選舉公報竟然沒有「政見欄」:一段衝撞、台獨、與電視機交織而成的故事

總統選舉公報竟然沒有「政見欄」:一段衝撞、台獨、與電視機交織而成的故事

1/16就要總統選舉了,每個人家裡信箱都收到選舉公報。一打開公報「為什麼總統選舉公報沒有政見欄」?總統候選人居然不用提出「政見」?當我們翻到公報的後面幾頁,區域立委候選人政見內容和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其所屬政黨的政見卻皆有完整刊載,為什麼同樣一份官方的選舉公報會有如此雙重標準的違和感呢?難道是出了什麼奧步嗎?

選前到數,敬請往下挖掘,您將看到的是整段台灣民主奮鬥史的印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