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懂高雄市的債務問題?

如何看懂高雄市的債務問題?

近年來,地方政府債務的問題逐漸受到各界重視。例如苗栗縣的債務超過債限甚多,縣庫曾一度於2015年發不出公務人員薪水,引發軒然大波;高雄市的債務居全台之冠,近期成為選戰的攻防焦點。網路名人館長陳之漢抨擊高雄高達3,000億元的債務,恐帶來超過60億元的年利息;高雄市新聞局長張家興則表示:「陳菊市長任內舉債1,000億元,還債1,200億元,還的還比借的多。」到底誰對誰錯?高雄複雜的債務問題應該如何剖析?筆者將一一檢視有關地方政府債務的爭點。

「基進側翼」假說:光譜上極端的候選人會分裂選票並讓對手當選嗎?

「基進側翼」假說:光譜上極端的候選人會分裂選票並讓對手當選嗎?

在一場選舉當中,如果出現了一位立場比較鮮明、在光譜上面比較極端一邊的候選人,將如何影響選舉結果呢?對於主要大黨來說,該怎麼面對這樣的「側翼」對手?他們會把立場比較鮮明的選民都給吸走嗎?若從現實生活的例子來看,我們要怎麼解釋2016年大選時,民進黨選擇在立法委員選舉跟被認為是光譜上「同一邊」的時代力量合作,不怕被搶走選票嗎?

為什麼種族歧視會在選舉時扮演關鍵角色?和川普現象又有何關聯?

為什麼種族歧視會在選舉時扮演關鍵角色?和川普現象又有何關聯?

2018年十一月份,時值美國「期中選舉」,美國政治學界幾個期刊適時地刊出一系列文章、解讀「川普現象」,分析他會跌破眾人眼鏡當選的原因。許多文章都一致指出,支持川普的選民多半會顯著地較為歧視美國的少數族裔,像是黑人或者拉丁裔美國人。這些研究結果不免引人注目-2016年總統大選的兩位主要候選人都是白人,為何種族歧視會在這次選舉之中變得這麼重要呢?為什麼歧視少數族裔的人比較會支持川普呢?

歷史仍未終結—閱讀福山2018新書《身分政治Identity》

歷史仍未終結—閱讀福山2018新書《身分政治Identity》

史丹佛大學政治學教授法蘭西斯福山今年出版的重磅新書《Identity:The Demand For Dignity and The Politics of Resentment》,在前言就直接說他要面對兩大問題。第一,他要回應他自己曾在蘇聯倒台後提出的歷史終結論為何仍未終結,以及這些年來批評者對他的誤解;第二,他希望可以解釋為何川普的當選與民粹主義浪潮,是在「現在這個時候」,才在全世界各地出現。本書的整個理論架構,來自三大因素的匯流:(1)人類隨著歷史逐漸變化對於尋求尊嚴的天性; (2)歐美國家國內政治環境的變化,尤其在蘇聯解體之後; (3)快速的工業化與全球化。三個因素的匯流導致了民粹主義長期伏流,卻在近年來忽然崛起。

沒有安全感的強國:談中國對外關係的解釋因素

沒有安全感的強國:談中國對外關係的解釋因素

近來,美國對中國的態度似乎有非常大幅度的轉變。人們都很好奇,到底美國對中政策、對台政策,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變化?這些變化會對兩岸關係、中美與台美關係產生什麼影響?我們特別轉載了黎安友與施道安兩位學者所著的這篇專書新版序言,這篇新版序言代表的是,一個美國的中國專家對最近美國國內的高層政治劇變進而牽動對中政策的負面看法;同時,這也是一個跟台灣關係密切的中國專家對目前的發展可能影響台灣未來的關切。

中選會需要逐一查核點算連署書才能確定公投是否成案嗎?

中選會需要逐一查核點算連署書才能確定公投是否成案嗎?

用抽樣查核的方法來判定有效連署是否超過門檻,有三個要點必須先制度化:抽樣方法、信心水平、抽樣誤差。
用抽樣方法判定連署以微小差距不成案不必然會引起紛爭。會引起紛爭的是連署民眾對公權力的信心問題。如果連署民眾對公權力缺乏信心,則即使用逐一查核點算的方法,因些微差異而不成案的連署案仍然會引起紛爭。

「抓到了?!」用數據分析鳥瞰 PTT 政治文帳號

「抓到了?!」用數據分析鳥瞰 PTT 政治文帳號

證明特定使用者是網軍本身就是一個難題,除非有實體驗證程序,如專業偵查判斷,否則無法單純透過帳號的回應速度快與回應極性,就證實該帳號為網軍。

筆者從主流媒體或網路討論中,都常聽聞有所謂「網軍」的存在,然而大多是透過主觀判斷,或沒有積極證據的推論,例如依據特定使用者發言內容與其政治傾向,但尚未有從巨觀來看各使用者之行為的系統化研究。
因此,本研究希望透過電腦技術與資料分析,提供更多客觀的數據來了解這些使用者是否有符合網軍的行為特徵。期望拋磚引玉,引起更多對於此議題從資料觀點的研究佐證,最終目標希望能讓台灣網路訊息的傳播能更透明與真實。

過半選民無黨派,政治學家怎麼探索這個現象?

過半選民無黨派,政治學家怎麼探索這個現象?

無論美國或台灣,近年來數量陡升的「無黨派選民」都是非常值得關注的現象。根據美國杜克大學委託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每年固定執行、全國電話抽樣的國家安全調查中,2017年是史上第一次,台灣有超過半數的選民認為自己「不屬於任何黨派」。過去會有泛藍執政就綠增藍減、泛綠執政就藍增綠減的正常平衡現象,在2015年以後卻未曾出現。取而代之的,是台灣民眾越來越多人同時表達不支持過去被標籤為泛綠或泛藍的政黨、甚至也不支持任何新興的小黨。

什麼是棄保效應?為什麼會出現三位候選人同時都不想公布民調?

什麼是棄保效應?為什麼會出現三位候選人同時都不想公布民調?

最近年底地方選戰逐漸加溫,尤其最熱鬧的台北市長選舉更占盡所有版面,各候選人的支持者與反對者無不時時刻刻緊盯著各網站平台各地征戰。但就在熱戰方酣的當下,出現了一個非常有趣的情景:整個八月,全國所有媒體,沒有任何關於台北市長選舉的民意調查!有趣的是,同樣是選舉前夕,四年前八月各個媒體跟團體至少公布了6次台北市長民調結果。而今年八月的另外幾大都市市長選舉也都有新民調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