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提名就輸了?從數學推理看2018台北市長兩大黨的提名困境

先提名就輸了?從數學推理看2018台北市長兩大黨的提名困境

2018縣市長選舉只剩七個月,各地縣市議員與縣市長提名紛紛啟動,每天宣傳車來回穿梭。然而,最指標的台北市長選舉,兩大黨不只沒有提出人選,甚至不斷將提名時程往後延,不到最後一刻絕對不公告人選。為何我國一個執政黨、一個最大在野黨,面對我國首善之都的執政權,一直不提出人選呢?

救贖一個純真年代-《新左運動與公民社會》推薦序

救贖一個純真年代-《新左運動與公民社會》推薦序

在日本這個浸透著「無常」生命觀與死亡美學的國度,六○年代新左翼運動中的明與暗,希望與破滅,愛與暴力,純真與殘酷的對峙、矛盾與交融,更是被展演到了極致,超越了同時代所有其他國家的運動。這個運動既催生了象徵希望與青年理想主義的六○年反安保鬥爭、反戰運動、日大與東大全共鬥與三里塚抗爭,但也在後期創造了他們徹底的對立面──殘酷的、絕望的暴力:黨派內鬥(内ゲバ)、私刑、爆破與海外恐怖主義。

欣欣向榮的民主支持?再探台灣的政治態度

欣欣向榮的民主支持?再探台灣的政治態度

前幾天菜市場政治學根據台灣民主基金會的調查,發表了一篇〈七成台灣人願意為台灣而戰、支持民主、反對統一:台灣年輕世代的政治態度〉,媒體也熱烈報導討論此調查結果。而文中有張統計圖如下,其中20-39的年輕世代,近年來對於民主制度的同意度相當高,有85%認為這是個最好的制度。然而,看到這個結果令人有些驚訝,覺得這跟之前的認知落差實在太大。

七成台灣人願意為台灣而戰、支持民主、反對統一:台灣年輕世代的政治態度

七成台灣人願意為台灣而戰、支持民主、反對統一:台灣年輕世代的政治態度

在一次世界大戰之前,曾經有位主張統一的宰相說政治不是科學,政治是可能的藝術。那麼民意調查的問卷題目的設計算不算也是種藝術呢?

研究問卷題目設計除了是否設有前提,若答題採開放式,由受訪者自行回答,將造成回應發散。且分析時也可能因為如此除了造成讓每一個選項的有效樣本數都變得非常少,在推論上面若還要加上別的條件來做交叉,也往往會低於統計上最低要求的數字。經過刻意宣傳之後,在外國人眼中就變成:台灣人只會不負責任挑釁中國而不願意防衛自己。

當然,台灣民主基金會委託政大選研中心所做的調查,並非出自前述的問題設計。調查結果呈現了台灣人的三個重要政治態度面向:
一、民主支持度:年輕人支持民主政治、反對威權
二、統獨立場:年輕人天然獨其實是「反統一」
三、自我防衛的決心:七成台灣人願意為台灣而戰

「你念政治喔?那你以後要出來選嗎?」-學科的迷思

「你念政治喔?那你以後要出來選嗎?」-學科的迷思

對於許多與我一樣主修政治科學的學生們而言,最常被問到的問題就是:「你念政治喔?那你以後要出來選嗎?」,而我也相信這不單單是我一個人的問題,肯定也是廣大念政治相關科系同胞的問題。難道政治系就等於從政嗎?於是乎就來用過去所學,回答看看這個問題吧!

在「入陣」與「拒絕入陣」之間-《新左運動與公民社會》推薦序

在「入陣」與「拒絕入陣」之間-《新左運動與公民社會》推薦序

這部討論社會運動之魅力與危險的作品,因為台灣與日本的讀者有機會一起閱讀,其思想上的意義也就更加明確。關於「為什麼以前的日本人要搞社會運動?」這個看似簡單卻直指核心的問題,作者給出了他自己以日本人為主要對象的答案。然而,這個問題的意義,在台灣和日本卻大大地不同。

公民教育從小做起-《好玩易懂的25堂政經課》導讀

公民教育從小做起-《好玩易懂的25堂政經課》導讀

「菜市場政治學」致力於政治學與社會科學的普及推廣,有鑑於兒童節將至,特別向讀者介紹台灣第一套政治經濟類科普童書,希望有助於台灣公民教育向下扎根。《好玩易懂的25堂政經課》包含8本政治主題、17本經濟主題的圖畫書,期待讓孩子透過生活化的故事和遊戲,認識各種政治與經濟概念。這套科普繪本獲何明修、張佑宗、張鐵志、陶儀芬等學者專家聯名推薦,並由何明修與張佑宗兩位教授專文導讀,首度於網路公開分享。

《新左運動與公民社會》作者:致台灣讀者

《新左運動與公民社會》作者:致台灣讀者

本書是一部關於日本新左運動的歷史研究。主要的研究方法是探討那些以歐美國家為案例的理論與比較研究,例如「全球性的一九六○年代」或「一九六八年」,如何「碰上」(而不是「適用於」)日本這個案例。透過這個方法,我們可以看到日本「偏離」了西方:對運動內部的暴力與直接行動的普遍嫌惡、運動無法體制化、以及殘存在社會中的封閉感。

讓社會運動「活下去」-《新左運動與日本的六〇年代》譯後記

讓社會運動「活下去」-《新左運動與日本的六〇年代》譯後記

反對修改勞基法、反對同婚入專法是蔡政府上台後,引發最多輿論討論、也吸納最多年輕人參與的社會運動。在此同時,推動年金改革、成立不當黨產委員會、通過公投法與促轉條例,也是在立法院激辯、街頭上抗爭的社會議題。這些因為民進黨全面執政而以為所有的公平正義就可以在短時間內實踐的社會運動卻屢屢踢到鐵板。原因是什麼?是民進黨墮落了嗎?是威權體制根本沒有瓦解嗎?是運動團體的策略錯誤嗎?如果我們想要在二十世紀的歷史找到可以參考研究並作為借鏡的對象,最適合拿來對照的就是我們的鄰居:六○年代狂飆的日本。

赫緒曼夢想所繫

赫緒曼夢想所繫

如果要在二十世紀(甚至直到今日)選出一本厚度最薄卻最有份量的社會科學著作,《叛離、抗議與忠誠》堪稱第一。本書作者赫緒曼曾經提及,有關社會和經濟問題的專書被寫出來,通常可以分為兩類:一種是,作者在尚未撰寫以前,已經找到答案或精彩論題,至少確定是啟發性的見解;另一種是,作者對問題沒有答案,但想要找到答案的憂戚之心,只有透過書寫才能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