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種日本想像─為什麼台灣人要關心日本的參院選舉和「憲法九條論爭」?

第三種日本想像─為什麼台灣人要關心日本的參院選舉和「憲法九條論爭」?

2016年7月10日星期六,日本舉辦了參議院議員選舉。這場選舉的結果,關乎日本戰後最爭辯不休的議題──修憲問題。到底,為什麼某些日本人想要修憲?要修什麼?而修憲與否跟台灣又有什麼關係?
本文從日本「憲法九條論爭」的脈絡出發,試圖歸納出這次選舉幾個不可忽視的重點,最後討論這次參議院選舉結果、以及日本的「憲法九條論爭」,可以給予台灣人的啟示──「第三種日本想像」──一種超越統獨視野,思考「和平主義」與「民族主義」如何共存的可能性。

當政治進入校園 I:中山學生的投票行為

當政治進入校園 I:中山學生的投票行為

2016年初的總統大選是一場充滿話題,但毫不意外的一場選舉。充滿話題的原因在於國民黨遭遇史無前例的大敗;而毫不意外的理由則是除了幾席選情膠著的立委,藍綠之間沒有太大的競爭張力,綠營大勝似乎早已是預料之內的事情。

然而每次選舉的過程中,卻甚少討論到大學生(或首投族)的投票行為;有鑑於電話民調難以調查到這群在外租屋、住學校宿舍的學生,本次中山大學基本調查便加入學生投票為主的重點題組。

工會的戰鬥力:為什麼南韓戰力高而台灣多是小綿羊?

工會的戰鬥力:為什麼南韓戰力高而台灣多是小綿羊?

南韓的勞工組織比台灣還要強悍許多,不只是罷工,還常常有激烈的上街抗議活動。綜觀台韓兩國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政治經濟發展過程,幾乎可說是雙胞胎兄弟,兩者都是在美國的經援、技術移轉、開放市場的幫助之下,並且是在威權統治時期達成高度經濟成長,並稱為亞洲四小龍。勞工在經濟發展的過程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但為什麼南韓的工會表現出的「戰鬥力」十足,而台灣的工會卻好像很少發揮作用呢?是什麼原因讓台灣的工會組織率這麼低,而且大多數都跟小綿羊一樣乖巧?

台灣真的對同志越來越友善嗎?

台灣真的對同志越來越友善嗎?

在一個民主社會裡,執政者的政策方向理應反映社會期待。雖然在台灣保守派基督教成為目前對同性婚姻合法持有重大反對意見的群體之一,但整體而言,過去廿年的台灣社會是持續朝支持與包容同志社群的方向前進。
我們或多或少也可以看到這樣的社會共識反應在政治人物的競選策略上。例如這次蔡英文的競選小卡,就是由彩虹為圍成一圈,象徵社會各種不同族群相互包容,一起為台灣的民主努力。在蔡主席成為蔡總統後,如何不辜負人民的期待與社會共識,透過推動多元家庭政策以及同性婚姻合法化讓台灣在民主深化上更往前推進一步,是蔡總統任期內的重要課題。

一段由愛與恨交織的故事-英國脫歐(Brexit)與英歐關係

一段由愛與恨交織的故事-英國脫歐(Brexit)與英歐關係

英國脫歐(Brexit)公投在即,2016年6月23日這天,英國人民將決定是否和歐盟「分手」,重回「單身」,掌握自己國家的命運;亦或者繼續和歐盟「在一起」,同舟共濟,想辦法克服許多複雜的「感情問題」。然而,無論分或合,決定公投的這個舉動猶如在感情中提出分手,不僅帶給英國本身一大震撼,也重重打擊了歐盟。英國與歐盟43年愛情長跑所跑出來的雙邊關係,在脫歐公投後將會如何發展,更是另一值得注意的焦點。

健康可以買得到嗎?日常用詞的政治

健康可以買得到嗎?日常用詞的政治

這篇討論的目的只是要強調,使用「購買健康」來描述健康政策的目標是帶有立場(且對筆者來說非常危險)的修辭,而不是中立的陳述,因為在其背後蘊含的是我們對於「健康」本質的想像,以及相應的對於國家健康政策角色的期待。最後,對於公共衛生從業人員、研究者及學生來說,更應警覺到,公共衛生之所以為「公共健康」(public health)而非集合健康(aggregative health)的意義,以及這個領域的歷史起源為何。

菜市場政治學賣菜大解析:兩週年紀念專文1

520是個大日子,菜市場政治學滿兩週年囉!截至本文之前,我們已經在網站上發表了157篇專文,以及在fb專頁上面撰寫「資訊BOX」以及「觀念澄清」小專欄,目前有超過兩萬五千位按讚訂閱(2014年12月達到一萬,2015年11月達到兩萬)。為了讓讀者們更了解菜市場背後的運作,我們將先前的幾篇專訪內容(主要是回答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劉戈同學的訪問)整理成兩篇紀念文,本文為上篇。

與狼共舞?台灣民眾對兩岸經貿交流的看法

與狼共舞?台灣民眾對兩岸經貿交流的看法

兩岸經貿交流的熱絡,可能超乎很多人的想像。二○一五年台灣和中國大陸(包括港澳)的貿易總額,約一八八二億美金,居然與世界第一和第三貿易大國美國與日本同年度的貿易總額一九三六億美金相去不遠。全球再找不到另外兩個政治上對立,但經濟上相依相連如此深的政治實體。然而,值得我們關注的是,兩岸的經貿有很高的不對稱性。台灣去年對大陸的出口金額一四三三億美金,占了台灣四成的出口總額,但進口只有四四九億美金,台灣的貿易順差幾乎達一千億美金。由於台灣對大陸經濟的緊密相連和高度依賴,讓很多人擔心大陸會不會以商逼政,要挾台灣在政治上讓步。

中研院長選舉改制,結果會不一樣嗎?35%的機率會

中研院長選舉改制,結果會不一樣嗎?35%的機率會

最近中央研究院在院長選舉前,因為臨時動議更改院長投票辦法,引起爭議。 有人認為改變選制是讓結果更為「公平」,但也有人對此舉抱持懷疑。投票方式改變,真的會更公平、更有效率嗎?會不會有什麼其它東西 — 尤其,最重要的選舉結果 — 也跟著改變了?

人們希望可以透過民主制度,來制衡政府、來反映民意,但選舉制度的不同,確實會顯著的影響選舉結果,因此人們如何選擇或改變選制、選制如何改變人們的投票行為,這些研究努力串起了民主的理想面與現實面。
然而,是否改變選制和結果之間到底有多不一樣?會不會其實只有在極端狀況才會結果不同、大多數的情況其實沒差?是本文探究的問題。除了選舉結果可能因制度改變外,本文也討論人們想改選制的動機、以及背後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