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中國無法讓台灣農漁業發大財:談政治訂單及契作虱目魚

為什麼中國無法讓台灣農漁業發大財:談政治訂單及契作虱目魚

從二○一四年太陽花學運之後,中共對臺系統暫時調整了大規模對臺農產品政策採購的路線,但二○一八年民進黨地方選舉大敗,讓共產黨又看到國民黨重新執政的契機,路線似乎又微調回二○一二年之前的老路。只是這一次,手法更為細膩、範圍更為擴大、官方色彩更加淡薄,但並不表示這樣的舉措就有所中止。我們要問的是,為何這樣的手段一再被實施,卻一直有人會信以為真?

台灣非是台灣人的台灣不可(3)-蔣渭水,台灣民眾黨,與右翼台灣民族論

台灣非是台灣人的台灣不可(3)-蔣渭水,台灣民眾黨,與右翼台灣民族論

議會請願運動前期的反同化主義論爭,確立了「名符其實的台灣人」與日本人的民族區隔。然而一九二五年以後,隨著殖民地經濟剝削的加深,農運、工運隨之興起,階級問題的浮現,引發先前台灣人民族統一戰線內部的激烈齟齬,造成「民族解放」與「階級鬥爭」的對峙

台灣非是台灣人的台灣不可 (1)-台灣人「民族國家」的論述,1919-1931

台灣非是台灣人的台灣不可 (1)-台灣人「民族國家」的論述,1919-1931

處於被中國遺棄,孤立無援,必須獨自面對日本帝國統治的現實中,台灣人菁英在一九二零年代的反殖民鬥爭過程中,逐步發展出一個政治的台灣民族主義論述;這個政治的台灣民族主義論述將台灣人想像成一個擁有民族自決權以及未來的國家主權的被壓迫的弱小民族。

台灣非是台灣人的台灣不可(2)-蔣渭水的民族觀、自治運動與同化的爭論

台灣非是台灣人的台灣不可(2)-蔣渭水的民族觀、自治運動與同化的爭論

原是來自中國的漢族裔移民的台灣人在面對一個與中國分離的政治現實下經歷了一段搜尋與重新確認自己認同的過程。台灣民族主義就是漢族裔台灣人在日本統治的政治現實下搜尋自我認同的產物。搜尋,意味著它不是一開始就確定的,它的意義也不是一直穩定的。

「資訊戰爭」,現正上演中

「資訊戰爭」,現正上演中

本書作者是兩位著名的智庫政策研究者,長期投入歷史、戰略、資訊政策的研究。本書主要處理的主題是──社群媒體如何對社會產生影響,內容除了人們取得資訊和使用社群網路的狀況之外,還分析了各種不同的行為者,包括社會運動、國家機關、政客、恐怖分子……,如何運用社群媒體影響他人。而本書的案例以美國為主,但談及的事件擴及全球。

我們與中國科技監控的距離——淺談中國的數位威權輸出

我們與中國科技監控的距離——淺談中國的數位威權輸出

香港政府日前強推《逃犯條例》修訂引起香港民眾的憂慮,更在日前導致了百萬香港人上街頭的「反送中」抗爭運動爆發。但沒想到竟然有與抗爭相關的加密通訊軟體 Telegram 群組管理員被香港警方盯上與入門搜索,讓該群組名單與聊天記錄被港警掌握。這起事件不禁讓人開始反思,是否當我們高度依賴科技的同時,就難以逃離受到大規模的科技監控的可能,甚至更讓人擔憂的是,在這背後監視著你的「老大哥」,就是試圖對外輸出威權的中國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