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中印邊境衝突情勢升高之觀察

近期中印邊境衝突情勢升高之觀察

2020 年 9 月 4 日,中印兩國國防部長在莫斯科舉行 6 月 15 日加 勒萬河谷衝突事件以來首次會晤,但無法達成共識。9 月 7 日,中印 邊境拉達克(Ladakh)地區東部的班公湖(Pangong Lake)南岸區 域,中印兩國邊防部隊爆發衝突,傳過程中雙方均開槍,這也是 1975 年以來中印在邊境對峙上首度用槍。雙方在指責對方挑釁且先開槍之餘,也積極加強在邊境部署軍力。

新書介紹:《用社會福利鞏固中國威權》

新書介紹:《用社會福利鞏固中國威權》

《Welfare for Autocrats》為今年五月底出版的新書。作者是史丹佛大學傳播學系的Jennifer Pan,是位非常年輕,研究中國政治的新星。在這本書中,Pan探討中國自1993年開始實施的「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後稱「低保」),一個社會福利政策,如何成為中國威權政府壓迫異己的制度。

為什麼中國無法讓台灣農漁業發大財:談政治訂單及契作虱目魚

為什麼中國無法讓台灣農漁業發大財:談政治訂單及契作虱目魚

從二○一四年太陽花學運之後,中共對臺系統暫時調整了大規模對臺農產品政策採購的路線,但二○一八年民進黨地方選舉大敗,讓共產黨又看到國民黨重新執政的契機,路線似乎又微調回二○一二年之前的老路。只是這一次,手法更為細膩、範圍更為擴大、官方色彩更加淡薄,但並不表示這樣的舉措就有所中止。我們要問的是,為何這樣的手段一再被實施,卻一直有人會信以為真?

從蔡英文與賴清德之爭,看台灣的憲政體系「特色」

從蔡英文與賴清德之爭,看台灣的憲政體系「特色」

這幾天台灣政治好不熱鬧,從蔡總統元旦講話,到習近平的告台灣同胞書40週年講話,蔡總統的堅定回應,然後是四位綠營大老的公開信。在公開信中提到:請總統交出行政權,退居第二線。落實憲法第五十三條「行政院為國家最高行政機關」的明文規定。很多人可能會覺得很奇怪,這句話的意思是說現在的行政院「不是」國家最高行政機關嗎?還有,如果總統要交出行政權,是要交給誰?這樣有合憲嗎?趁這個機會,讓我們來看一下憲法怎麼規定的,以及為什麼要這樣規定。

「紅色滲透」不只一種:北京對台媒體控制的三種途徑

「紅色滲透」不只一種:北京對台媒體控制的三種途徑

旅美中國學者何清漣最近在台灣發表新書《紅色滲透》,闡述中國對外宣傳政策如何對香港、台灣、甚至海外媒體發揮影響。或許由於此書主要內容完成於中國「大外宣」(2009年起)後兩年的緣故,該書探討北京如何影響台灣媒體的部分,較側重「經濟吸納」的方式,而吸納的對象也只論及中時、聯合等一般認為偏向統派的媒體。事實上,根據新近研究,除了經濟吸納之外,北京對台灣媒體施加影響的方法,還包括「規範擴散」、「假訊息輸出」等途徑。

中國的銳實力大平台:統戰、「大外宣」與假新聞

中國的銳實力大平台:統戰、「大外宣」與假新聞

台灣人看中國,有許多人覺得是要人進來、貨出去、發大財的所在;然而,全世界的政策界菁英、智庫、以及學者專家們如何看中國呢?近年來,整個「風向」已經有很大的變化。本文內容援引了非常多的智庫或學者的研究報告,等同一個小型資料庫一樣,讓大家看到「中國因素」是怎麼樣影響著世界,以及世界各國對它的看法。本文將聚焦在「銳實力」這個面向,尤其是中國的統戰和所謂的大外宣計劃。

《尋租中國─台商、廣東模式與全球資本主義》導論

《尋租中國─台商、廣東模式與全球資本主義》導論

台商對中國經濟的「貢獻」,不但牽涉海峽兩岸各自的歷史進程與身分政治,更涉及對發展與分配的價值判斷,因此多年來一直「說不清」,甚至「不可說」。從中國政府角度,過度讚揚台商對中國經濟之「貢獻」,有失「顏面」。從台灣角度,對「威權發展主義」採取批判者,不會聚焦於「貢獻」,而著重分配與剝削。對台灣,台商的政治效應更不容易分析,畢竟台商這個集合名詞承載了負荷過重的意義,「奇美」、「旺旺」、「頂新」、「台積電」、「聯電」、「鴻海」等等,各自攜帶著差異的政治想像。西進的台商作為「傳統產業」或「高科技產業」,更被賦予迥異的工業價值標籤。

一帶一路,經濟政策?政治陰謀?

一帶一路,經濟政策?政治陰謀?

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最近在華府智庫傳統基金會的演說中痛批中國「挾持非洲,目的是為了稱霸全球」,使「一帶一路」的議題又一次被搬上媒體版面。他提到,中國以國家資源為後盾,用不透明且賄賂式的協議,在非洲推行全盤並深思熟慮的布局,終欲令其因債務而受制於北京。波頓的看法,似乎代表了許多西方世界國家對中國一帶一路政策的想像,最近,斯里蘭卡與中國針對漢班托塔港99年的租借協議商定之後,這種想像理所當然地就更加堅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