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與香港:「好的」或「壞的」民族主義?

台灣與香港:「好的」或「壞的」民族主義?

以社群主義思想聞名的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艾齊歐尼在最新的一篇文章當中,討論了「好的」與「壞的」民族主義典範,他把新興的香港民族主義視為一種優質的民族主義發展,並預言香港民族主義很可能會「台灣化」,也就是說,他把台灣的民族主義也歸在同一個「好的」民族主義類別。不過,到底什麼是民族主義?什麼是好的或壞的民族主義?

台灣非是台灣人的台灣不可(3)-蔣渭水,台灣民眾黨,與右翼台灣民族論

台灣非是台灣人的台灣不可(3)-蔣渭水,台灣民眾黨,與右翼台灣民族論

議會請願運動前期的反同化主義論爭,確立了「名符其實的台灣人」與日本人的民族區隔。然而一九二五年以後,隨著殖民地經濟剝削的加深,農運、工運隨之興起,階級問題的浮現,引發先前台灣人民族統一戰線內部的激烈齟齬,造成「民族解放」與「階級鬥爭」的對峙

台灣非是台灣人的台灣不可 (1)-台灣人「民族國家」的論述,1919-1931

台灣非是台灣人的台灣不可 (1)-台灣人「民族國家」的論述,1919-1931

處於被中國遺棄,孤立無援,必須獨自面對日本帝國統治的現實中,台灣人菁英在一九二零年代的反殖民鬥爭過程中,逐步發展出一個政治的台灣民族主義論述;這個政治的台灣民族主義論述將台灣人想像成一個擁有民族自決權以及未來的國家主權的被壓迫的弱小民族。

台灣非是台灣人的台灣不可(2)-蔣渭水的民族觀、自治運動與同化的爭論

台灣非是台灣人的台灣不可(2)-蔣渭水的民族觀、自治運動與同化的爭論

原是來自中國的漢族裔移民的台灣人在面對一個與中國分離的政治現實下經歷了一段搜尋與重新確認自己認同的過程。台灣民族主義就是漢族裔台灣人在日本統治的政治現實下搜尋自我認同的產物。搜尋,意味著它不是一開始就確定的,它的意義也不是一直穩定的。

愛恨千年中國夢─評王飛凌《中華秩序》

愛恨千年中國夢─評王飛凌《中華秩序》

在台灣的我們,或是世界各國的讀者,為什麼需要瞭解一個獨裁政權所大聲倡言的「中國夢」?這本《中華秩序:中原、世界帝國與中國力量的本質》想要告訴讀者,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的中國政府,延續秦漢時代以來外儒內法的統治邏輯,意圖輸出其「中華秩序」(The China Order)至「整個已知世界」。

面對中國,台灣人選擇麵包或愛情?

面對中國,台灣人選擇麵包或愛情?

近日麵包師傅吳寶春發表的「中國台灣論」以及「九二共識論」,引發軒然大波。為了到中國做生意、推展事業,而必須對個人的認同與統獨偏好表態(不管是否為個人真實的意志),好像已經成為常態,每過一段時間就會有名人上演相同的戲碼。本文不是要論證吳寶春的商業與政治抉擇是否正確,而是要討論台灣的社會科學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主題:「來自中國的經濟利益之引誘,對新興的台灣民族認同造成何種影響?」事實上,對台灣人來說,族群認同、國家認同的考量,總是會受到感性因素與理性思維的影響。有篇非常有名的文章,題目就叫做「麵包與愛情」,此時來討論再適合不過了。

你的臺獨不是你的臺獨:從85度C事件看臺獨定義的轉變

你的臺獨不是你的臺獨:從85度C事件看臺獨定義的轉變

難道,面對一個朝向自由民主社會的無差別攻擊唯有扈從?其他是沒得討論的?

究竟臺獨什麼是意思呢?徵諸戰後臺獨運動之發展與演變,臺獨的認定並不是靜態的法律問題,而是動態的政治問題,事實上,有許多種不一樣的臺獨主張,經過很多人的論辯和不同的推動方式。有些人認為臺獨是要建立臺灣共和國、取代中華民國;有些人主張中華民國作為主權獨立的國家在臺灣地區,也是一種獨立的形式;也有些人強調兩岸統一的必然,指出沒有統一的分裂狀態就是臺獨。本文試圖以時序:臺灣解嚴的前後與中國崛起―來突顯早期和近期臺灣獨立運動之異同。筆者主張有三種臺獨的定義:早期臺獨、近期臺獨和中國政府認定的臺獨。

中國會打台灣嗎? 中國領導者眼中的理性是什麼?

中國會打台灣嗎? 中國領導者眼中的理性是什麼?

鑒於中國決策模式的不透明,我們沒有辦法知道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們到底如何決定是否對台動武,但是我們可以從過去做學者們關於中國安全政策的研究中推測他們是如何做決策。一般認為,中國領導人往往是「被某種因素推著做決定」,而非先訂定一個明確的目標並且一直向前去。至於那個因素到底是甚麼,學者們的答案約略可以分成三個類別。

為什麼西班牙跟加泰隆尼亞就不能和睦相處呢?

為什麼西班牙跟加泰隆尼亞就不能和睦相處呢?

2017年9月20日,西班牙警方在巴賽隆納逮捕了14名加泰隆尼亞官員。隨著預計於十月1日舉行的公投日益接近,加泰隆尼亞政府與西班牙政府間的衝突也在這幾週日漸升高。加泰隆尼亞人將在這場公投決定要留在西班牙還是成為獨立國家。許多朋友和同事都相當好奇:「為什麼西班牙政府要那麼強硬的不讓你們(加泰隆尼亞人)投自決公投?蘇格蘭不才剛投過嗎?」而同時他們也問:「為什麼加泰隆尼亞那麼堅持一定要舉行獨立公投?一定有其他方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