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即政治:透過實驗法找證據  

語言即政治:透過實驗法找證據  

行國語、禁說方言政策,不只直接影響到多年以來學生們學習的內容,更影響到後續一系列升學、就業等差異。但解嚴至今也已30年,在30年之後,許多研究也觀察到台語快速凋零的現象。除了語言使用之外,國語與台語在台灣民眾心中,是否仍有更多不同的意義與政治心理暗示?這篇由台灣大學政治系張佑宗教授與American University政治系教授Jie Lu,在Journal of East Asian Studies期刊2014發表的文章中,試著用科學實驗法來驗證這個問題。

誰會相信假新聞?該怎麼對抗假新聞?行為科學的啟示

誰會相信假新聞?該怎麼對抗假新聞?行為科學的啟示

當世界各地開始出現類似的立法措施,目的是想要對抗「假新聞」!
本文以為,莫單純把大眾都當作無知、而不去思考人們,否則會讓正確資訊的傳播事倍功半。政府或臉書可以做的,也許是試著尋找激勵每一個人們更願意表態、更願意分享事實的誘因,透過更多事實來壓下假新聞,而不是由上而下的想直接跟它對抗。
追根究底,對抗「假新聞」終究會是每個人對每個人之間的戰爭,而社群網站只是提供了戰場,可能並非假新聞出現的原因。那麼,所謂值得捍衛的「真新聞」又誰說了算?是本文未竟之處。

哈佛大學怎麼研究中國五毛黨?又有什麼發現?

哈佛大學怎麼研究中國五毛黨?又有什麼發現?

這是第一篇系統性的五毛黨實證研究,到底五毛黨是誰?他們做了哪些事?又有什麼可觀察到的脈絡呢?
本文介紹哈佛大學政府系Gary King教授關於五毛黨的研究發現,就方法論上可說是集大成之作,也不意外的登上了第一名的政治學期刊。但更重要的是,讓我們能一窺中共政府在刪文與禁關鍵字之外,另一種可能面對網路輿論的對應方式:轉移注意力。然而,會做這件事的只有中共政權嗎?

總統怎麼「使用」民調?白宮解密檔案的統計分析

總統怎麼「使用」民調?白宮解密檔案的統計分析

在傳統政治學裡的民主理論與模型中,民選政府是全民民意的代表,候選人為了追求最多選票,會讓自己的意見靠近全民的中間。這個模型有兩大假設,一是民眾都知道每個政策的重要性和偏好為何,二則是政治人物們只有乖乖聆聽選民的話然後照做。換句話說,每個政策在推動的時候,就是做個民調,然後總統照民調多數意見去做就對了!這兩個假設看似美好,但似乎好到無法致信——總統真的是乖乖聽多數民意在決策的嗎?信或不信,是要透過實證資料去檢驗的,但是要怎麼用科學方法去檢驗呢?

什麼是「現狀」?台灣人視自己為台灣人,不是中國人

什麼是「現狀」?台灣人視自己為台灣人,不是中國人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與蔡英文總統的通話,引起全球關注。許多人都擔心美國會改變長久以來的一個中國政策,造成中美關係的不穩定。而即將卸任的歐巴馬總統在白宮的年終記者會上面,也針對一中政策和台灣問題發表了一段談話,以總統身份談論台灣問題,尤其是明確講出美國認為的現狀定義,算是很罕見的事。本文運用台灣國家安全調查報告和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的長期調查資料,來描述台灣人是怎麼看待兩岸關係的現狀。本文的英文原版投稿至華盛頓郵報的Monkey Cage專欄,標題為:The Taiwanese see themselves as Taiwanese, not as Chinese。

當選舉做不到課責也做不到選賢與能,民主還剩下什麼?

當選舉做不到課責也做不到選賢與能,民主還剩下什麼?

在百年來民主推動者對於民主的美好想像中,主要有兩大論調:第一,人民是主人,人民決定政策,政府要代表民意,政府運作有問題時就需要更直接與更多的民主。第二,人民可能沒時間參與每一個決策,但人民有辦法選賢與能,選擇好的民意代表、淘汰不好的民意代表,讓民意代表們互相競爭提高品質,並且讓政府效能越來越好。

本文介紹的這本2016政治科學新書《現實主義談民主:為何選舉無法促進責任政治?》,則企圖一次單挑這兩個民主理論的基石。這本書的兩位作者Christopher H. Achen與Larry M. Bartels 都是政治行為與選舉研究裡的一方之霸,他們認為為了要支持民主,我們需要新的理論,也就是現實主義者的理論,放棄這些對民主政治的基本預設。

放颱風假真能討好小確幸選民嗎?統計結果顯示:放對假才會

放颱風假真能討好小確幸選民嗎?統計結果顯示:放對假才會

在近日颱風假的爭議中,除了預測準確率的爭議以及半天假的辯論外,對於坐鎮在防災中心的縣市長們來說,最擔心的大概就是決定放不放颱風假是否會影響到自己、或同黨同伴連任了。然而,到底該不該放假呢?台北市長柯文哲說放錯假會對不起國家民族,而謝金河則大力抨擊台灣民眾只愛放假小確幸。真的是如此嗎?台灣民眾是怎麼回應縣市長們的颱風假決策表現呢?

在爬完近六萬筆的公務出國報告後,我們發現什麼趨勢?

在爬完近六萬筆的公務出國報告後,我們發現什麼趨勢?

根據前監察委員周陽山的調查報告,2008至2010年台灣公務員每年公務出國的費用平均高達30億元,而前幾年爆發的幾樁『妖受讚』 與抄襲事件,也引起大家不少的討論與關注。立法院預算中心也特別在上週公佈了新的檢討報告,但裡面僅限於中央機關。到底我國官員的出國情況如何?錢真的有花在刀口上嗎?出國考察是考察了什麼?

政治科學2016新書介紹:《Uninformed 無知大眾》

政治科學2016新書介紹:《Uninformed 無知大眾》

Arthur Lupia是美國政治學界頂尖學府密西根大學的政治學教授,專長為研究人類行為、民調、實驗法。尤其,他的一大研究重點與貢獻,在於研究人類如何獲得、更新資訊,以及人類資訊運用以及民主之間的關係。這本今年剛出版的新出《Uninformed》結合了他過去幾年對於政治傳播與政治知識的研究結果。
從政治科學的角度來說,這本書全面反省、也重新振興(或摧毀)了政治知識近半世紀的研究結果。而從公共領域及公共知識的角度來說,這本書則提點了無數的知識社群經營者該怎麼做。

中研院長選舉改制,結果會不一樣嗎?35%的機率會

中研院長選舉改制,結果會不一樣嗎?35%的機率會

最近中央研究院在院長選舉前,因為臨時動議更改院長投票辦法,引起爭議。 有人認為改變選制是讓結果更為「公平」,但也有人對此舉抱持懷疑。投票方式改變,真的會更公平、更有效率嗎?會不會有什麼其它東西 — 尤其,最重要的選舉結果 — 也跟著改變了?

人們希望可以透過民主制度,來制衡政府、來反映民意,但選舉制度的不同,確實會顯著的影響選舉結果,因此人們如何選擇或改變選制、選制如何改變人們的投票行為,這些研究努力串起了民主的理想面與現實面。
然而,是否改變選制和結果之間到底有多不一樣?會不會其實只有在極端狀況才會結果不同、大多數的情況其實沒差?是本文探究的問題。除了選舉結果可能因制度改變外,本文也討論人們想改選制的動機、以及背後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