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投兩票,真的可以救小黨?

一人投兩票,真的可以救小黨?

從數據上來看,2016 年的立委選舉中,六成臺灣民眾即使有兩票,還是選擇把票集中給兩大黨。這很可能是因為兩大黨或顏色接近的支持者,會希望大黨可以順利過半,推動相關的政策。然而,確實也還是有 23% 的人在選區票投大黨、但在不分區選擇投給小黨,這 432 萬人,確實讓單一選區兩票制產生預期作用。

《極端政治的誕生》導讀序

《極端政治的誕生》導讀序

《極端政治的誕生》這本書,簡潔又連貫地介紹了美國政治科學界對於美國、以及全世界政治兩極化的最新實證研究。閱讀本書對於政治學的學者、政治工作者、乃至於對於當今兩極化政治憂心的選民們都有所助益。本書雖然沒有探討亞洲的案例,但本書的研究方法以及結論也跟亞洲各國息息相關。

誰在挺茶黨跟川普?柏克萊社會系教授找他們住了五年——閱讀《家鄉異邦人Strangers in Their Own Land》

誰在挺茶黨跟川普?柏克萊社會系教授找他們住了五年——閱讀《家鄉異邦人Strangers in Their Own Land》

正在台灣立法院通過同性婚姻之際,許多保守派的民眾也在另一處大聲抗議著。同時,在美國,阿拉巴馬州剛通過了禁止墮胎法案,其他州也躍躍欲試。這兩股力量背後,同樣是名為保守派的人們在力挺支撐著。為什麼會有保守派?他們到底在想甚麼?當然,從各種投票紀錄跟民調來看,我們可以整理出這些人的社經地位等背景資料。然而,我們並不知道他們在想甚麼、以及他們的整個世界觀是怎麼構成的。

大學念公共行政,會更愛促進公共利益嗎?來自實驗法的啟示

大學念公共行政,會更愛促進公共利益嗎?來自實驗法的啟示

政治哲學家霍布斯說,人們沒有政府的話,只會互相偷拐搶騙,讓人間陷入煉獄。所以人類成立政府,讓政府懲罰不守法、妨礙他人的人,讓政府來促進公共利益。然而,政府要能順利運作、要可以執行這些懲罰以促進公共利益,需要公務員。而公務員本身是否有動機為公共利益、為了更大的善努力付出,就成為政府能否有效運作的關鍵。在公共行政學界,近二十年來興起了對公共服務動機的研究,就是想研究在政府擔任公務員的人們,是否相較於在私人企業工作的人有著不一樣的工作動機,這動機驅使著公務員在行為與工作方式上與私部門有所不同、以及這些不同帶來怎樣的影響。

黨內初選殺紅眼,對大選結果有利還是有害?

黨內初選殺紅眼,對大選結果有利還是有害?

距離明年總統與立委選舉只剩下不到三百天,我國主要政黨也紛紛準備開始總統與立委候選人的提名作業。民進黨即將在四月中進行全民調初選,而國民黨光為了初選方式就吵翻天,目前仍未定案。假如大家為了爭奪初選殺得刀刀見骨,那麼到了大選豈不是無論誰代表出征都已經黑掉了嗎?這樣對大選結果到底是有幫助還是有害?

台灣人看移民政策有地域之別嗎?來自問卷實驗法的啟示

台灣人看移民政策有地域之別嗎?來自問卷實驗法的啟示

民眾對移民的看法及考量,是當前美國與歐洲政黨政治的重點之一。在台灣,對移民相關政策的辯論也與其他國家類似:贊成方認為勞動市場需要更多勞動力,尤其是非技術的勞工,因為本地勞工不能或不願意擔任這些工作,而反對方則考量到移民們對政治與社會造成的額外負擔。就在同時,在台灣的移工們也多次抗議台灣的工作條件惡劣等各種問題。

政治學家怎麼看待政治人物的網紅直播熱潮?

政治學家怎麼看待政治人物的網紅直播熱潮?

在去年年初大選開戰以來,許多候選人紛紛找了網路紅人一起開臉書直播或Youtube直播聊天,或者乾脆自己架起腳架在辦公室或吃消夜的時候跟網友們直播閒聊。在大選之後,進入總統大選初選提名起跑,各大黨黨內競爭鳴槍,潛在候選人更是紛紛搭上直播網紅熱潮。自從臉書在2016年初開始分段逐步開放粉絲頁乃至於個人專頁都可以直播之後,無論是商業上或政治上的應用都對台灣有重大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