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挺茶黨跟川普?柏克萊社會系教授找他們住了五年——閱讀《家鄉異邦人Strangers in Their Own Land》

誰在挺茶黨跟川普?柏克萊社會系教授找他們住了五年——閱讀《家鄉異邦人Strangers in Their Own Land》

正在台灣立法院通過同性婚姻之際,許多保守派的民眾也在另一處大聲抗議著。同時,在美國,阿拉巴馬州剛通過了禁止墮胎法案,其他州也躍躍欲試。這兩股力量背後,同樣是名為保守派的人們在力挺支撐著。為什麼會有保守派?他們到底在想甚麼?當然,從各種投票紀錄跟民調來看,我們可以整理出這些人的社經地位等背景資料。然而,我們並不知道他們在想甚麼、以及他們的整個世界觀是怎麼構成的。

大學念公共行政,會更愛促進公共利益嗎?來自實驗法的啟示

大學念公共行政,會更愛促進公共利益嗎?來自實驗法的啟示

政治哲學家霍布斯說,人們沒有政府的話,只會互相偷拐搶騙,讓人間陷入煉獄。所以人類成立政府,讓政府懲罰不守法、妨礙他人的人,讓政府來促進公共利益。然而,政府要能順利運作、要可以執行這些懲罰以促進公共利益,需要公務員。而公務員本身是否有動機為公共利益、為了更大的善努力付出,就成為政府能否有效運作的關鍵。在公共行政學界,近二十年來興起了對公共服務動機的研究,就是想研究在政府擔任公務員的人們,是否相較於在私人企業工作的人有著不一樣的工作動機,這動機驅使著公務員在行為與工作方式上與私部門有所不同、以及這些不同帶來怎樣的影響。

黨內初選殺紅眼,對大選結果有利還是有害?

黨內初選殺紅眼,對大選結果有利還是有害?

距離明年總統與立委選舉只剩下不到三百天,我國主要政黨也紛紛準備開始總統與立委候選人的提名作業。民進黨即將在四月中進行全民調初選,而國民黨光為了初選方式就吵翻天,目前仍未定案。假如大家為了爭奪初選殺得刀刀見骨,那麼到了大選豈不是無論誰代表出征都已經黑掉了嗎?這樣對大選結果到底是有幫助還是有害?

台灣人看移民政策有地域之別嗎?來自問卷實驗法的啟示

台灣人看移民政策有地域之別嗎?來自問卷實驗法的啟示

民眾對移民的看法及考量,是當前美國與歐洲政黨政治的重點之一。在台灣,對移民相關政策的辯論也與其他國家類似:贊成方認為勞動市場需要更多勞動力,尤其是非技術的勞工,因為本地勞工不能或不願意擔任這些工作,而反對方則考量到移民們對政治與社會造成的額外負擔。就在同時,在台灣的移工們也多次抗議台灣的工作條件惡劣等各種問題。

政治學家怎麼看待政治人物的網紅直播熱潮?

政治學家怎麼看待政治人物的網紅直播熱潮?

在去年年初大選開戰以來,許多候選人紛紛找了網路紅人一起開臉書直播或Youtube直播聊天,或者乾脆自己架起腳架在辦公室或吃消夜的時候跟網友們直播閒聊。在大選之後,進入總統大選初選提名起跑,各大黨黨內競爭鳴槍,潛在候選人更是紛紛搭上直播網紅熱潮。自從臉書在2016年初開始分段逐步開放粉絲頁乃至於個人專頁都可以直播之後,無論是商業上或政治上的應用都對台灣有重大的影響。

美國的安全承諾會影響台灣人們自我防衛的決心嗎?

美國的安全承諾會影響台灣人們自我防衛的決心嗎?

前陣子有一波關於「台灣自我防衛決心到底是高是低」的討論,這個問題在美國的政策圈也常常被問到。美國不少研究兩岸關係的人們都很好奇,到底美國的承諾會有什麼樣的效果?美國「承諾在危機時刻提供軍事協助」是否可以提振台灣士氣以及人們的參戰意願仍是一個未知數,過去還沒有人做過這樣的研究。透過民調實驗,我們發現美國的軍事協防承諾,確實能顯著地增加人們的自我防衛意願。

九二共識到底是什麼?我們該不該(重新)承認它?

九二共識到底是什麼?我們該不該(重新)承認它?

新任高雄市長韓國瑜在當選之夜發表談話,首要重點強調九二共識就是他的意識型態,要馬上成立「兩岸工作小組」,讓高雄可以「條條道路通賺錢」,隔天,新任台中市長盧秀燕、南投縣長林明溱也立刻跟進。大家有沒有覺得九二共識這個詞好熟悉?是的,從2008年兩岸開始用這個詞以來,這個詞在兩岸關係中扮演重要的角色。近幾年來,因為蔡英文當選總統後不承認九二共識的存在、只說1992年有一個歷史性的會談,因而受到中共祭出縮減觀光客、中止官方接觸等手段來抵制兩岸觀光的發展。因此,至今仍有非常多人呼籲台灣要趕快再(重新)承認九二共識以改善兩岸關係。不過,在做這個決定之前,我們應該先了解,九二共識的內涵是什麼?

「基進側翼」假說:光譜上極端的候選人會分裂選票並讓對手當選嗎?

「基進側翼」假說:光譜上極端的候選人會分裂選票並讓對手當選嗎?

在一場選舉當中,如果出現了一位立場比較鮮明、在光譜上面比較極端一邊的候選人,將如何影響選舉結果呢?對於主要大黨來說,該怎麼面對這樣的「側翼」對手?他們會把立場比較鮮明的選民都給吸走嗎?若從現實生活的例子來看,我們要怎麼解釋2016年大選時,民進黨選擇在立法委員選舉跟被認為是光譜上「同一邊」的時代力量合作,不怕被搶走選票嗎?

歷史仍未終結—閱讀福山2018新書《身分政治Identity》

歷史仍未終結—閱讀福山2018新書《身分政治Identity》

史丹佛大學政治學教授法蘭西斯福山今年出版的重磅新書《Identity:The Demand For Dignity and The Politics of Resentment》,在前言就直接說他要面對兩大問題。第一,他要回應他自己曾在蘇聯倒台後提出的歷史終結論為何仍未終結,以及這些年來批評者對他的誤解;第二,他希望可以解釋為何川普的當選與民粹主義浪潮,是在「現在這個時候」,才在全世界各地出現。本書的整個理論架構,來自三大因素的匯流:(1)人類隨著歷史逐漸變化對於尋求尊嚴的天性; (2)歐美國家國內政治環境的變化,尤其在蘇聯解體之後; (3)快速的工業化與全球化。三個因素的匯流導致了民粹主義長期伏流,卻在近年來忽然崛起。

過半選民無黨派,政治學家怎麼探索這個現象?

過半選民無黨派,政治學家怎麼探索這個現象?

無論美國或台灣,近年來數量陡升的「無黨派選民」都是非常值得關注的現象。根據美國杜克大學委託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每年固定執行、全國電話抽樣的國家安全調查中,2017年是史上第一次,台灣有超過半數的選民認為自己「不屬於任何黨派」。過去會有泛藍執政就綠增藍減、泛綠執政就藍增綠減的正常平衡現象,在2015年以後卻未曾出現。取而代之的,是台灣民眾越來越多人同時表達不支持過去被標籤為泛綠或泛藍的政黨、甚至也不支持任何新興的小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