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阻且躋—評中國「國內大循環」政策

道阻且躋—評中國「國內大循環」政策

受到美中貿易戰與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中國不僅面臨國外市場萎縮,更受到美國技術與專利的限制,使得中國無法獲得生產所需的零組件。
自習近平在7月提出「國內大循環」政策以來,吸引許多目光。
所謂「國內大循環」者,即希望解決中國過去因採用「兩頭在外」的發展模式而使當前經濟成長受到箝制的問題。

四年過後,政治學家比較了解川普支持者了嗎?

四年過後,政治學家比較了解川普支持者了嗎?

2016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打敗民主黨的希拉蕊時,震撼了美國許多大學。而在政治科學界內部,除了檢討民調測量所造成預測失準這件事之外,川普的當選更是整個改變了政治科學的研究議程,許多人開始正式關注川普為什麼可以當選美國總統。
這四年之內,政治科學家是怎麼研究川普的支持者呢?主要有四大流派互相競爭與合作:全球化、民粹主義、政治重組、以及川普個人的特性。

《反抗的共同體》推薦序:美中對抗下的香港抵抗運動

《反抗的共同體》推薦序:美中對抗下的香港抵抗運動

這篇推薦序,回應一個關於香港抵抗運動的根本問題:如何理解當前香港危機的性質?這個危機最深刻處,正是香港人正在凝聚的政治身份認同與中共急於建造的國族帝國計劃之間的衝突與對撞。反抗的共同體,其反抗之對象,就是正以國家暴力遏阻香港成為自治城邦的共產黨政權。

《巨人:美國帝國如何崛起,未來能否避免衰落》2020新版作者序

《巨人:美國帝國如何崛起,未來能否避免衰落》2020新版作者序

帝國的崛起、臻峰與衰落是不規律與難以預期的。事實上,帝國的壽命差異很大。它們可能突然崩潰,也可能復興與再生。
二十一世紀的今日,中國作為美國的競爭對手,將與歷史上的德國、日本、蘇聯有何不同?而美國會再度擊敗來自中國的極權主義,持續領導民主世界嗎?本書將帶領讀者一一去解答這些問題。

為何全國性民調估不準?談美國憲法中的選舉人團制度及州權的結構性因素

為何全國性民調估不準?談美國憲法中的選舉人團制度及州權的結構性因素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代表民主黨參選的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在選前各項民調均超前代表共和黨的川普(Donald Trump),最後卻跌破專家眼鏡,川普贏得總統大選的寶座。不過,希拉蕊得票率為48.2%,川普為46.1%,希拉蕊還比川普多2.1%,但是最後卻輸了總統大選,這是因為美國總統大選是採用間接選舉的「選舉人團」制度,而川普贏得304張選舉人票,遠遠超前當選門檻的270張。也因此這次2020年總統大選各家媒體都不敢把話說死,而是關注搖擺州(swing state)選民的投票意向。

從中國地緣政治利益看「監控絲路」的興起

從中國地緣政治利益看「監控絲路」的興起

當中國的政經影響力從新疆一路延伸至中亞與中、東歐,形成一條威權「監控絲路」(Surveillance Silk Road)時,來自中國的監視器與監控設備會對這些國家造成什麼影響呢?另一方面,向外輸出威權監控系統,對於中國自身而言又有什麼樣的商業利益與地緣政治策略呢?最後,本文將藉由回答上述問題,進一步思考面對這些接受中國數位威權模式的絲路國家以及中國,自由世界又應該如何回應或反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