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中國因素」成為全球日常:「建構主義」的警示

當「中國因素」成為全球日常:「建構主義」的警示

臺灣女孩周子瑜甫獲美國電影網站TC Candler評選為2019年全球第一美,但她的照片右上方,除了中華民國國旗之外,還被加上了一個略小的五星旗。從四年前爆發的周子瑜事件到最近引起關注的波特王事件,我們不斷看到中國政府在兩岸與國際社會致力於把臺灣「中國化」的各種作為,使臺灣的國際處境在無形之中變得更為艱難。

我們與中國科技監控的距離——淺談中國的數位威權輸出

我們與中國科技監控的距離——淺談中國的數位威權輸出

香港政府日前強推《逃犯條例》修訂引起香港民眾的憂慮,更在日前導致了百萬香港人上街頭的「反送中」抗爭運動爆發。但沒想到竟然有與抗爭相關的加密通訊軟體 Telegram 群組管理員被香港警方盯上與入門搜索,讓該群組名單與聊天記錄被港警掌握。這起事件不禁讓人開始反思,是否當我們高度依賴科技的同時,就難以逃離受到大規模的科技監控的可能,甚至更讓人擔憂的是,在這背後監視著你的「老大哥」,就是試圖對外輸出威權的中國政府。

從國際智庫的報告淺談美國政府對中國政策的轉變

從國際智庫的報告淺談美國政府對中國政策的轉變

美中兩國是現在世界上最重要的強權國家,以經濟體來說就是前兩大。然而近來兩國似乎正在走向「新冷戰」式的對抗。這樣的對抗除了在一些具體的政策面向(例如經貿政策上的衝突)之外,是否已提升到整個意識形態對決?美國各界怎麼看這樣的態勢?菁英們之間有共識嗎?本文承接前兩篇的討論,為大家做一個總結。

國際專家怎麼看中國經貿?一帶一路、經濟竊密與貿易戰

國際專家怎麼看中國經貿?一帶一路、經濟竊密與貿易戰

台灣人看中國,有許多人覺得是要「發大財」的所在,最近各種兩岸的農產訂單、「自經區」等討論又熱門起來。然而,全世界的政策界菁英、智庫、以及學者專家們如何看待中國經濟呢?近年來,整個「風向」已經有很大的變化。本文內容援引了非常多的智庫或學者的研究報告,等同一個小型資料庫,讓大家看到國際上許多專家報告們對中國的觀點。本文將聚焦在與中國的經貿關係,尤其是一帶一路、中國製造2025、經濟竊密以及貿易戰的部份。

中國的銳實力大平台:統戰、「大外宣」與假新聞

中國的銳實力大平台:統戰、「大外宣」與假新聞

台灣人看中國,有許多人覺得是要人進來、貨出去、發大財的所在;然而,全世界的政策界菁英、智庫、以及學者專家們如何看中國呢?近年來,整個「風向」已經有很大的變化。本文內容援引了非常多的智庫或學者的研究報告,等同一個小型資料庫一樣,讓大家看到「中國因素」是怎麼樣影響著世界,以及世界各國對它的看法。本文將聚焦在「銳實力」這個面向,尤其是中國的統戰和所謂的大外宣計劃。

一帶一路,經濟政策?政治陰謀?

一帶一路,經濟政策?政治陰謀?

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最近在華府智庫傳統基金會的演說中痛批中國「挾持非洲,目的是為了稱霸全球」,使「一帶一路」的議題又一次被搬上媒體版面。他提到,中國以國家資源為後盾,用不透明且賄賂式的協議,在非洲推行全盤並深思熟慮的布局,終欲令其因債務而受制於北京。波頓的看法,似乎代表了許多西方世界國家對中國一帶一路政策的想像,最近,斯里蘭卡與中國針對漢班托塔港99年的租借協議商定之後,這種想像理所當然地就更加堅固了。

欣欣向榮的民主支持?再探台灣的政治態度

欣欣向榮的民主支持?再探台灣的政治態度

前幾天菜市場政治學根據台灣民主基金會的調查,發表了一篇〈七成台灣人願意為台灣而戰、支持民主、反對統一:台灣年輕世代的政治態度〉,媒體也熱烈報導討論此調查結果。而文中有張統計圖如下,其中20-39的年輕世代,近年來對於民主制度的同意度相當高,有85%認為這是個最好的制度。然而,看到這個結果令人有些驚訝,覺得這跟之前的認知落差實在太大。

習近平稱帝?中共政治「制度化」的背景脈絡和其影響分析

習近平稱帝?中共政治「制度化」的背景脈絡和其影響分析

我們必須要了解到民主與獨裁的不同在哪裡。這是台灣與中國最大的不同所在,也是台灣人能夠保有自己生活方式的最關鍵所在。

獨裁國家跟民主國家最大的不同之一就在於「權力轉移」的方式。民主政治是以人民掌舵票選出公僕,由人民來決定政治權力的代言人和代理商的輪替,以定期的選舉來決定政府首長和民意代表。但獨裁國家通常不會有這樣的設計,政權轉移往往都是以非法手段收場。

關於中共政治的發展對地球來說當然是非常重要的。一方面中國的政治經濟影響力實在太大,它早就深深地影響我們的生活,也影響著全球企業做生意的方式;一方面兩岸如此毗鄰,而且中共對台灣的領土主權野心一直都毫不掩飾,中共就是對台灣民主體制的最大威脅,沒有之一。

政體變遷的國際面向:民主輸出、威權擴散與中國因素

政體變遷的國際面向:民主輸出、威權擴散與中國因素

西方民主輸出的成效不彰是因為中國在國際上的崛起嗎?

論者認為,西方歐美國家所推動的民主輸出成效不彰,很大一部分與民主輸出的方式及目的有關。這也牽涉到當地國家的政治制度、社經條件等國內因素,不完全都是因為中國的出現所導致。
雖然中國對外援助是透過其政經實力來影響這些國家,不過主要還是著眼在戰略考量與經濟利益,並非有目的性或意圖使這些國家更為不民主或威權,所以也有學者認為中國並非是主動在推動威權的擴散。
但在國際因素方面,中國的對外投資與援助仍發揮一定程度的影響,讓那些威權政權或獨裁統治者在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與國際組織等援助者外多了一個選項,得以避開改善人權等西方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