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獨裁政治?跟民主有何不同?我們為什麼要理解這些?

什麼是獨裁政治?跟民主有何不同?我們為什麼要理解這些?

幾乎絕大多數的獨裁國家都有選舉,該怎麼區分他們到底是不是民主國家呢?這時就要看這個選舉是否是「真實的」與「自由的」。在有些國家,雖然有選舉,但反對黨永遠不會贏。反對黨有可能被禁止成立,又或是獨裁者透過各種作弊的方式來贏得選舉,也有可能是透過修改選舉制度的方式,來確保自己可以一直執政。

獨裁者的進化:收編、分化、假民主(新版推薦序)

獨裁者的進化:收編、分化、假民主(新版推薦序)

二○一九年秋天,歐洲慶祝柏林圍牆倒塌三十週年。當時人人在粉碎的磚瓦上歡欣鼓舞,西方洋溢在冷戰勝利的狂喜中,法蘭西斯.福山說,沒有其他意識形態可以與自由民主競爭,歷史會終結於西方的自由民主體制。諷刺的是,就在東歐共產主義獨裁體制三十年前死亡之後,今日在匈牙利和波蘭等中東歐國家,民選政權竟然大幅度往威權逆轉。

致一場未完的革命-《烈火黑潮》導讀 (2)

致一場未完的革命-《烈火黑潮》導讀 (2)

當中國帝國主義、中國經濟民族主義、中國國家強盛的發展繼續擴張,香港就必須持續扮演吸引國際資本的角色,徹底被工具化。在中國國家大戰略之下,香港的民主法治毫無意義,北京只要維持香港作為形式上的國際金融中心的最低限度自由,能夠繼續為中國集資跟洗錢就好了。

致一場未完的革命-《烈火黑潮》導讀 (1)

致一場未完的革命-《烈火黑潮》導讀 (1)

2019年,因為《逃犯條例》修例而爆發了扭轉歷史軸線的反送中運動。一個台灣人毫不熟悉的香港,用震耳欲聾的方式向世界、向台灣展開自我。這樣的震撼,使得許多台灣人一時半刻無法勾勒和解釋香港的現貌。怎麼理解反送中運動半年來的現象背後,怎麼認識此刻隨時處於對峙狀態下的這座城市,對台灣而言,是一份遲來卻必要的功課。

為什麼中共要隱瞞疫情?認識獨裁者的統治邏輯及其困境

為什麼中共要隱瞞疫情?認識獨裁者的統治邏輯及其困境

面對新型傳染病,中共的作法在一開始是先嚴懲通報消息的人。十二月的時候有風聲傳出、同時我們事後知道中共在 12/31就向世衛組織通報有不明的新傳染病,但一直到到疫情大爆發、真的壓不住之後,才在1/20由習近平表態做好防疫工作,自此之後官方的確診數字才開始上升。即使如此,防疫似乎仍然不是最首要的重點。

台灣與香港:「好的」或「壞的」民族主義?

台灣與香港:「好的」或「壞的」民族主義?

以社群主義思想聞名的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艾齊歐尼在最新的一篇文章當中,討論了「好的」與「壞的」民族主義典範,他把新興的香港民族主義視為一種優質的民族主義發展,並預言香港民族主義很可能會「台灣化」,也就是說,他把台灣的民族主義也歸在同一個「好的」民族主義類別。不過,到底什麼是民族主義?什麼是好的或壞的民族主義?

我們與中國科技監控的距離——淺談中國的數位威權輸出

我們與中國科技監控的距離——淺談中國的數位威權輸出

香港政府日前強推《逃犯條例》修訂引起香港民眾的憂慮,更在日前導致了百萬香港人上街頭的「反送中」抗爭運動爆發。但沒想到竟然有與抗爭相關的加密通訊軟體 Telegram 群組管理員被香港警方盯上與入門搜索,讓該群組名單與聊天記錄被港警掌握。這起事件不禁讓人開始反思,是否當我們高度依賴科技的同時,就難以逃離受到大規模的科技監控的可能,甚至更讓人擔憂的是,在這背後監視著你的「老大哥」,就是試圖對外輸出威權的中國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