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全國性民調估不準?談美國憲法中的選舉人團制度及州權的結構性因素

為何全國性民調估不準?談美國憲法中的選舉人團制度及州權的結構性因素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代表民主黨參選的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在選前各項民調均超前代表共和黨的川普(Donald Trump),最後卻跌破專家眼鏡,川普贏得總統大選的寶座。不過,希拉蕊得票率為48.2%,川普為46.1%,希拉蕊還比川普多2.1%,但是最後卻輸了總統大選,這是因為美國總統大選是採用間接選舉的「選舉人團」制度,而川普贏得304張選舉人票,遠遠超前當選門檻的270張。也因此這次2020年總統大選各家媒體都不敢把話說死,而是關注搖擺州(swing state)選民的投票意向。

百老匯歌舞劇很(不)政治:Hamilton: An American Musical的歌舞與政治

百老匯歌舞劇很(不)政治:Hamilton: An American Musical的歌舞與政治

是誰說「戲劇歸戲劇,政治歸政治?」本文來帶大家看一部著名的美國百老匯歌舞劇《Hamilton: An American Musical》。
作者除了帶大家探討這部戲劇的歷史緣由,也將帶領讀者們穿梭今昔,來看現今的美國種族與階級議題與近日發生的Black Lives Matter運動。

聯邦法官拆健保:Obamacare危機一髮

聯邦法官拆健保:Obamacare危機一髮

被美國鄉民暱稱為「歐巴馬健保」的《病患保護及可負擔醫療法》,自2010年生效實施以來,擴大了美國人獲得健康保險的群體涵蓋率,加上其一系列的醫療改革措施,普遍被視為美國現代公共衛生與健康體系改革最主要成就之一。好不容易,作為高收入國家,而且醫療支出佔GDP百分比為已開發國家當中最高的美國,終於也擁有了某種意義上可稱為「公共健康體系」的東西了。自由派肯定是這麼想的。然而,保守派當然也不會就這樣放過在座的各位。

為什麼種族歧視會在選舉時扮演關鍵角色?和川普現象又有何關聯?

為什麼種族歧視會在選舉時扮演關鍵角色?和川普現象又有何關聯?

2018年十一月份,時值美國「期中選舉」,美國政治學界幾個期刊適時地刊出一系列文章、解讀「川普現象」,分析他會跌破眾人眼鏡當選的原因。許多文章都一致指出,支持川普的選民多半會顯著地較為歧視美國的少數族裔,像是黑人或者拉丁裔美國人。這些研究結果不免引人注目-2016年總統大選的兩位主要候選人都是白人,為何種族歧視會在這次選舉之中變得這麼重要呢?為什麼歧視少數族裔的人比較會支持川普呢?

歐巴馬健保:壓垮希拉蕊選情的最後一個炸彈

歐巴馬健保:壓垮希拉蕊選情的最後一個炸彈

歐巴馬健保(可負擔健保法案)是歐巴馬總統的重要政績之一,但是它卻成為川普總統所說「上任第一天就要廢除」的頭號政策!
為什麼歐巴馬健保無法為民主黨贏得美國總統大選?本文認為,ObamaCare的觸礁告訴我們,對一個已經「大到不能倒」的龐大體系,任何大幅度的改革都不容易。推行計畫的人有自己的想像,但其他人不見得會照你的想像去走,如果沒有把所有現實問題都想清楚,改革者常會意外造成許多人的痛苦。

這些「不被看到的痛苦」,或許就是標榜改革的希拉蕊敗選的最大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