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安全承諾會影響台灣人們自我防衛的決心嗎?

美國的安全承諾會影響台灣人們自我防衛的決心嗎?

前陣子有一波關於「台灣自我防衛決心到底是高是低」的討論,這個問題在美國的政策圈也常常被問到。美國不少研究兩岸關係的人們都很好奇,到底美國的承諾會有什麼樣的效果?美國「承諾在危機時刻提供軍事協助」是否可以提振台灣士氣以及人們的參戰意願仍是一個未知數,過去還沒有人做過這樣的研究。透過民調實驗,我們發現美國的軍事協防承諾,確實能顯著地增加人們的自我防衛意願。

九二共識到底是什麼?我們該不該(重新)承認它?

九二共識到底是什麼?我們該不該(重新)承認它?

新任高雄市長韓國瑜在當選之夜發表談話,首要重點強調九二共識就是他的意識型態,要馬上成立「兩岸工作小組」,讓高雄可以「條條道路通賺錢」,隔天,新任台中市長盧秀燕、南投縣長林明溱也立刻跟進。大家有沒有覺得九二共識這個詞好熟悉?是的,從2008年兩岸開始用這個詞以來,這個詞在兩岸關係中扮演重要的角色。近幾年來,因為蔡英文當選總統後不承認九二共識的存在、只說1992年有一個歷史性的會談,因而受到中共祭出縮減觀光客、中止官方接觸等手段來抵制兩岸觀光的發展。因此,至今仍有非常多人呼籲台灣要趕快再(重新)承認九二共識以改善兩岸關係。不過,在做這個決定之前,我們應該先了解,九二共識的內涵是什麼?

「基進側翼」假說:光譜上極端的候選人會分裂選票並讓對手當選嗎?

「基進側翼」假說:光譜上極端的候選人會分裂選票並讓對手當選嗎?

在一場選舉當中,如果出現了一位立場比較鮮明、在光譜上面比較極端一邊的候選人,將如何影響選舉結果呢?對於主要大黨來說,該怎麼面對這樣的「側翼」對手?他們會把立場比較鮮明的選民都給吸走嗎?若從現實生活的例子來看,我們要怎麼解釋2016年大選時,民進黨選擇在立法委員選舉跟被認為是光譜上「同一邊」的時代力量合作,不怕被搶走選票嗎?

「除垢法」是一種政治操作嗎?政治學研究告訴我們除垢有其正面效果

「除垢法」是一種政治操作嗎?政治學研究告訴我們除垢有其正面效果

Lustratio:拉丁文,意指古希臘與古羅馬的淨化儀式,以豬、羊或牛等牲口作為獻禮,淨化新生的孩童、城市、特定的建築,以及曾經發生犯罪的場所,也可以用於祝福農作、牲口、接受校閱或出征前的軍隊以及新的殖民地。經過約千年之後,Lustratio在20世紀末被賦予法律上的意義,成為「除垢法」(Lustration Law)的主要精神,在中歐及東歐國家用以驅離前共產黨菁英,避免這些菁英擔任特定的政治、教育、軍事、傳媒之職務,確保民主轉型與避免舊菁英復辟。

《反民主》書評:民主價值的練習題

《反民主》書評:民主價值的練習題

各種跡象都顯示,當今世界最主要的政體形式「自由民主」正在經歷許多的危機,而且從很多不同的指標來看,全世界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都在衰退。本書作者布倫南是美國喬治城大學的講座教授,他從政治哲學的角度出發,結合許多經驗研究當做證據,來批判現今「全民普選式」的民主政治,並且提出他的修正方案:知識菁英制(epistocracy)——讓政治知識程度較高的公民,可以擁有比政治知識較低的公民更多的政治權力。他對民主政治的批評有道理嗎?替代方案合理嗎?本文嘗試做一個簡單的討論。

為什麼台灣的政治人物喜歡裝可愛?《撒嬌世代》的解答

為什麼台灣的政治人物喜歡裝可愛?《撒嬌世代》的解答

大家都知道美國總統川普的競選策略和個性:口無遮攔、大聲講出對所有少數族群的歧視想法,完全不掩飾自己對女性、對外來移民、對穆斯林、對少數族群例如非裔、拉丁裔美國人的不屑,用最草根的語言、最貼近人民的承諾、最顛覆現有政治體制和政治人物的型態出現,而這樣的方式也造就了許多川普「鐵粉」,許多人覺得他就是最能代表自己心中想法並且真的去實現的人。跟川普最像的台灣政治人物是誰呢?是的,很多人都會想起同樣是「政治素人」出身、以反對既有政治菁英為號召,而受到很多人支持的台北市長柯文哲。不過,最令人覺得有趣的事情或許不是兩個人有多像,而是:兩個人最不一樣的地方在哪裡?

中國崛起及其對台灣、香港和美國的意義

中國崛起及其對台灣、香港和美國的意義

第24屆的北美台灣研究學會年會,於2018年5月24至26日在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舉行。今年的公開論壇邀請到林夏如以及Harry Harding(何漢理)兩位老師來談「中國崛起」對台灣、香港以及美國的意義。兩位老師風格相異而互補,精彩的內容讓全場超過一百名觀眾留下深刻印象,在這裡將講座內容做個摘要。

「七成台灣人願為台灣而戰」:台灣的自我防衛決心是高是低?

「七成台灣人願為台灣而戰」:台灣的自我防衛決心是高是低?

本文主要提供的是研究方法層面對於TFD調查和國安調查的一些補充,尤其是討論為何不同調查之間呈現出來的數字給人印象是有落差的。簡單來說,過去不管是學術研究或一般媒體的民調,呈現出來的台灣人自我防衛決心都不低,而且滿一致的,至少從2005到現在跨越三任不同黨派執政者的民意分布皆是如此;即使國安調查的比例較低,但主因則是出自問卷的問法及選項的差異。
展望未來,從實際政策層面來看,到底臺灣人國防意識和抵抗決心該如何轉化為自我防衛的能量呢?而來自世界各地對調查結果的迴響來看,對臺灣人展現出防衛決心感到開不開心的人們所持的理由又是什麼呢?這些意見或有待後續觀察持續追蹤。

七成台灣人願意為台灣而戰、支持民主、反對統一:台灣年輕世代的政治態度

七成台灣人願意為台灣而戰、支持民主、反對統一:台灣年輕世代的政治態度

在一次世界大戰之前,曾經有位主張統一的宰相說政治不是科學,政治是可能的藝術。那麼民意調查的問卷題目的設計算不算也是種藝術呢?

研究問卷題目設計除了是否設有前提,若答題採開放式,由受訪者自行回答,將造成回應發散。且分析時也可能因為如此除了造成讓每一個選項的有效樣本數都變得非常少,在推論上面若還要加上別的條件來做交叉,也往往會低於統計上最低要求的數字。經過刻意宣傳之後,在外國人眼中就變成:台灣人只會不負責任挑釁中國而不願意防衛自己。

當然,台灣民主基金會委託政大選研中心所做的調查,並非出自前述的問題設計。調查結果呈現了台灣人的三個重要政治態度面向:
一、民主支持度:年輕人支持民主政治、反對威權
二、統獨立場:年輕人天然獨其實是「反統一」
三、自我防衛的決心:七成台灣人願意為台灣而戰